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Bahamas, 縱情巴哈馬 Aug-2016


  

 

 

 

 

豬島 奇航大冒險 (下集)
 

 

在船上看寶妹拍攝的照片神遊這晶鑽藍洞窟過乾癮。照片看著看著,船艇速度稍減並繞了一圈,往一個蠻普通的無人沙灘接近。我正疑惑來這兒幹嘛?突然,沙灘上小樹叢裡奔出兩個粉色移動物體,寶妹一聲驚呼:「豬啊!」

我不敢置信的揉揉眼睛,轉頭望向 Peter 以眼神提問:「這是豬島嗎?不是應該充斥著許多遊客與遊艇嗎?怎麼只有我們而已?這是假的嗎?」Peter 心領神會的回答:「因為颶風與熱帶氣旋預測,有很多 tours 取消了。」這就是我們今天所到之處都沒有人的原因。
 

船艇速度稍減並繞了一圈,往一個蠻普通的無人沙灘接近。沙灘上小樹叢裡奔出兩個粉色移動物體「豬啊!」


但豬島有假的嗎?且聽我解釋。說法一,早在海盜縱橫此地的時代,海盜就丟了幾隻活豬在時常往返經過並有天然水源,名為 Big Major's Cay 的荒島上,做為肉類食品補給。不料,海盜卻沒回來,豬隻遂順利的世代繁衍。另一說法則是海盜遇上船難,全船的人罹難,但船上的豬卻游上岸,適者生存歷經百年活了下來。

如今 Big Major's Cay 豬島成了伊克蘇馬非常熱門的 MUST GO。但它所在位置極難抵達,最近最方便的走法是搭小飛機到 Staniel Cay 再轉搭船隻十分鐘就到了。可是航班選擇不多,時間上也許無法與水上活動公司配合。雖然也可自行租船駕駛前往,但因淺灘多,遇上低潮時對駕船新手考驗極大;若是漲潮,對付暗礁也不容易。

另一種走法就像我們,上午十點二十登船玩了沙洲,霹靂彈石窟,下午一點十分到豬島,夠遠吧?於是,Great Exuma 因為飯店林立遂在此區最北端,也就是我們的出海點 Barraterre 碼頭以北約十分鐘船程處產生了第二個豬島,以方便住宿在 Great Exuma 的遊客。所以也不能稱它假,也許能稱之為山寨豬島吧!好,介紹完畢,接下來與豬玩。

當我確定所在地是 Big Major's Cay 並眼見豬隻奮力划動四肢游向我們,那充滿熱情渴望的歡迎眼神,我的心頓時發熱感動到幾乎熱淚盈眶。啊!豬豬對我如此強烈的愛意,我該如何回報?再一次,不顧海水深淺,我拿起包裹完美如披薩盒裝的早餐,馬上跳下海,寶妹也跟在身後趕上說道:「姐,妳看那些小豬,好瘦好瘦喔。」
 

那充滿熱情渴望的歡迎眼神!豬豬對我如此強烈的愛意!不顧海水深淺,我拿起包裹完美如披薩盒裝的早餐,馬上跳下海!

 

寶妹也跟在身後趕上說道:「姐,妳看那些小豬,好瘦好瘦喔。」


是的,帶頭的兩隻粉紅肥大豬後方是三隻怎麼用力都游不快的瘦小豬,我隨即朝小豬走去並引導牠們上岸別再游了。正預備打開早餐盒,大肥豬竟!然!衝!撞!我!重心不穩的我身體一歪倒向另一隻豬,被硬生生的豬毛刺得哎哎叫疼不打緊,餓昏的大豬更猛力擠我,豬蹄狠狠踩上我右足部蹠骨。我吃痛咬牙拔腿就跑,牠卻緊追不捨,我只得邊跑邊丟食物才有甩脫牠的空間,再趕回小豬仔面前撒下一堆吃食。小豬仔正吃得開心,突然大肥豬衝過來張大口咬住小豬,一個搖頭擺尾將小豬甩滾在沙上。
 

二隻大野蠻豬發瘋似地追著 YoYo 跑,在豬眼中 YoYo 就是食物 ∼ 一路狂追!!!!


我驚愕得說不出話,腦中浮現:弱肉強食的字眼,也瞭解為何小豬骨瘦如材,更重要的是豬隻對我毫無愛意,我在牠眼裡不過是食物的代名詞,一切都是我自做多情。看清了事實,我遂將餐盤交給寶妹。

她似乎比我會駕馭豬群,或許與豬有緣,也可能她是小豬投胎,更確定的是因為家人常常叫寶妹是小豬,使她容易與豬打成一片。在如此和諧氣氛中,寶妹抱著小豬仔開心大笑,小粉豬舒服得瞇眼如上天堂。看得我好生羨慕也搶著要抱,沒想到小豬撕心裂肺的狂叫反抗奔逃,死也不要我抱。我氣急敗壞的換另一隻,手才輕觸到牠,就叫得像被宰了般。
 

YoYo 餵豬宛若上演 "驚聲尖叫" 戲碼,而我呢?難不成我是豬豬的好朋友?看我們玩得多麻吉!
 

在如此和諧氣氛中,寶妹抱著小豬仔開心大笑,小粉豬舒服得瞇眼如上天堂 (你問我抱小豬的感覺嗎?就 ㄒ一ㄥ  ㄒ一ㄥ的小豬味!)

 
哼!不碰你們可以了吧。我再回頭餵豬的動作就變得無感機械化,大豬們卻不改貪婪吞咬快速到我都來不及動作,牠索性連我的手都想吞下,我被咬得尖叫求饒:「沒了,沒了,都被你們吃光了。」我朝海中船艇落荒而逃。
  

YoYo 尖叫求饒:「沒了,沒了,都被你們吃光了。」朝海中船艇落荒而逃;野蠻豬說:將子就不玩了喲?再來玩啊!


在船上忙著做海螺沙拉的 Peter 一心二用,趕忙丟一條吐司給我。這下不得了,壯豬直接當我是白吐司的欺攻上身,Peter 看了不對,居高臨下大聲喝斥,並叫我丟回吐司給他,我也雙手空空高舉叫道:「別過來!我不能吃!」才阻止貪婪豬的攻擊。

我的餵豬行動搞得傷痕累累,拖著已在流血的腳掌慢慢跺步到遊艇後方預備上船,卻驚見剛才對付我的惡豬似轉了性般,乖乖聽從寶妹指示擺出不同角度拍照。

吼。。。。這是什麼豬社會模式啊?寶妹拍完照還不獎賞牠,反而教訓起牠,牠也靜靜聽訓的同時,還轉頭偷瞄尋找我,一見到我躲在船引擎後方就昂頭看我手上是否有東西?牠吃定我了!我竟然被豬欺負如此徹底?!
 

驚見剛才對付我的惡豬似轉了性般,乖乖聽指示拍照,寶妹拍完照還不獎賞牠,反而教訓起牠,牠也靜靜聽訓的同時,還轉頭偷瞄尋找我

 

乖乖聽從寶妹指示擺出不同角度拍照


Peter 似安慰般給了我一杯現做的海螺沙拉:切成塊狀的生鮮海螺加上洋蔥絲,蕃茄,胡椒,鹽,倒些柳橙汁,最後擠入萊姆汁,就成了可口的開胃菜,撫平我被狠豬攻擊的傷痛。這真是我在巴哈馬期間吃過最好吃的海螺。
 

切成塊狀的生鮮海螺加上洋蔥絲,蕃茄,胡椒,鹽,倒些柳橙汁,最後擠入萊姆汁,就成了可口的開胃菜


離開豬島再次於海上勁飆,原本溫熱的海風夾雜了股涼意,毫無預警地,迎面撲來一陣雨水,力量之大彷彿被打了記耳光般,連回頭向 Peter 求救都來不及,我和寶妹迅速將大毛巾往頭臉一包,十分鐘後船速漸慢,雨勢稍歇的空檔抵達了 Staniel Cay Yacht Club。

位於 Staniel 島上的這家 Staniel Cay Yacht Club 遊艇俱樂部在 1956 年開張,十幾間獨棟木屋別墅漆上了亮麗搶眼鮮豔的色彩,配上長腳木樁豎立於海岸邊,形成一股獨特的水岸童話氛圍。加上電影 007 霹靂彈拍攝期間,工作團隊都住在這裡,更使此地聲名大噪。我則接受前四季飯店的總經理提議,特別指定要到此吃它的龍蝦沙拉。這家餐廳風格就如美式酒吧,我們在此停留一小時午餐,剛好躲過隨之而來的另一場大雨。
 

雨勢稍歇的空檔抵達了 Staniel Cay Yacht Club

 

特別指定要到此吃它的龍蝦沙拉。這家餐廳風格就如美式酒吧,我們在此停留一小時午餐,剛好躲過隨之而來的另一場大雨


雨來得急,也去得快。飯後漫步於碼頭棧道,角落有群人在殺魚,我隨意看看,竟見他們將魚屍往海堨寣CPeter 遂拉著寶妹走下碼頭往海堨h,我身邊一位男子指著寶妹在我耳邊說:「她好勇敢。」勇敢什麼?我一頭霧水往下過雨以致有些混濁的海底一探:哇!鯊魚!與我在大溪地和馬爾地夫所見完全不同的新款鯊魚,既大又黑,眼神猙獰的護士鯊大口吃著那些魚肉,寶妹就站在海中,不知鯊魚分得清楚魚肉與人肉的差別嗎?難怪那男子會說寶妹勇敢。
 

飯後漫步於碼頭棧道,角落有群人在殺魚,我隨意看看,竟見他們將魚屍往海堨寣CPeter 遂拉著寶妹走下碼頭往海堨h

 

看了許多與 Nurse Sharks 共泳的旅遊照片總感覺沒什麼好怕的,但還是看看 Nurse Shark Policy 所有活動存在危險性仍需注意

 
最後,寶妹平安的全身而退,再次上路的天氣完全見不到太陽。Peter 翻出兩件大 size 防風雨衣叫我們穿上,並將所有貴重怕濕怕撞擊物品如攝影器材全包好鎖入櫃子,還要我們改坐到他身後的座椅。他會做此動作應該猜得到接下來會經歷何種海象?但我卻一點都不害怕,主要是信任他的經驗與專業,並興奮期待這新的挑戰體驗。

果然沒多久,船隻就衝入暴雨中,強風大雨像個巨大的隱形牆壁不斷阻撓著我們的小船前進,顛簸的浪頭令兩姐妹根本坐不住被震得半天高,我倆索性抓著欄干採半蹲姿,又如騎馬般隨海浪擺盪下半身,那模樣蠻像兒童樂園玩旋轉木馬似的,Peter 見狀輕鬆一笑。

海上的大雨下不久,兇猛一陣卻後續無力的停了。在這空檔下,Peter 將船駛近一座往內凹出個洞穴的礁島對我說:「妳早上沒下水進去霹靂彈石窟,給妳看看水上石窟。」他朝上方比了個手勢,我順勢抬頭一望,穴窟上方赫然有兩個洞正滴下殘留的雨水。
 

Musha Cay 附近區域空拍圖可以明顯看到早上造訪過的 SandBar,體驗過狂風暴雨中的水上石窟讓我回國後上網找到這張晴空下的照片

(Images _ Musha Cay a Copperfield Bay_ Luxury Retreats)


看完水上石窟,緊接著又來到一處小型靜謐,完全沒有人與船隻的小碼頭附近,Peter 關掉引擎,非常環保的取出早上處理海螺剩下的殘餘物等待著,等什麼呢?似乎約好了般,海龜來了,魟魚也來了,牠們來吃點心啦!

餵完牠們的點心,下一站來到尼可拉斯凱吉的私人島。到了這時刻,我們才驚覺:怎麼剛剛都忘了拍照?!(老實說我有想到,但被雨淋得十分狼狽,已喪失拍照意願。)Peter 趕緊打開鎖櫃,不想再麻煩他翻找防濕包裹,寶妹拿了手機就準備登島。因為漲潮,Peter 直接將船開向海岸邊,咱們立刻從船頭躍下沙灘,如原石參雜紅色澤的岩鬣蜥已在沙上靜靜的看著我們。

當初尼可拉斯凱吉一頭熱的買下了這個島,卻因為這些瀕臨絕種的岩鬣蜥而禁止任何開發破壞等行為,以致閒置多年並重新放在拍賣市場待售。此種岩鬣蜥分佈於加勒比海石灰島上,一般雄蜥皆有高度強烈的地盤性,唯獨伊克蘇馬這兒的雄蜥無地盤觀念。約是如此,與貪婪饑餓的游泳豬相比,岩鬣蜥可以慢條斯理,氣質高雅,溫柔敦厚到反應遲頓 ,呆呆傻傻來形容。可能因為牠們吃素吧!餵牠們吃個葡萄,幾乎等於要送到牠嘴角才肯吃,若不小心葡萄從嘴角溜掉了,牠也一動也不動,眼睜睜看著葡萄在沙灘上翻滾。如此毫無競爭力,我真怕牠早晚餓死絕種啊!
 

接下來停泊今日最後一個點, Leaf Cay (尼可拉斯凱吉的私人島) 見見 Iguanas


整袋葡萄終於餵完了,遠在一段距離的 Peter 立刻開船過來並大喊警告:「不要入海!水很深。」那如何登船呢?簡單。巨碩的 Peter 站在船頭,一手抓一隻一拎,咱們兩隻就回到船上啦!

今天所有的行程景點都跑完啦!下午五點十五分回到 Barraterre 碼頭,坐上 Patrick 的白色箱型車準時在五點四十五分抵達 GGT 機場。但飛機仍卡在首都拿騷還沒飛來,直等到七點整,飛機終於降落跑道,十四分鐘後再次起飛,於七點五十五分飛抵雨中的拿騷。
 

今天所有的行程景點都跑完啦!下午五點十五分回到 Barraterre 碼頭


雖然飛機誤點近半小時,一出機場見到,溫文儒雅的 Henry 仍等著我們,迅速躲入他溫暖的車裡,真的很感謝他的耐心與守信用,也慶幸因為 One&Only 才有機會認識這麼好的司機。

Henry 說:「拿騷下了一天雨,鎮日灰濛陰沉。」
「什麼?!」我驚呼:「差好多哦!我們度過了半天晴,半天 ......... 豪雨。」
我的聲音漸漸變小,今天真的半晴半雨嗎?
腦中揮之不去的是晴空下 Exumas 的雪白沙洲,透澈藍海,石穴洞窟,粉紅豬豬 ...........

 

腦中揮之不去的是晴空下 Exumas 的雪白沙洲,透澈藍海,石穴洞窟,粉紅豬豬

 

         
Back to Menu Back to Bahamas > Tahiti vs. Maldives vs. Bahamas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巴哈馬主頁 大溪地 vs. 馬爾地夫 vs. 巴哈馬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