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2015 New Caledonia

  

 

 

 

 

絕美 Nokanhui 與 Ilot Brosse
 

 

冷!在松樹島第二天的行程是出海,天氣仍是不帶陽光的陰冷。出發前預報說此地氣溫 23 度,體感溫度為 28,我就是被這體感溫度所騙,它一點都不 28,反而很像 18 度。而我所帶的衣物全是適合 28 度穿的,不得已只好在飯店精品店翻找長袖 T- shirt,但大多老外 size 就罷了,價格還兩千台幣起跳。我決定繼續冷下去,也不願買不喜歡不愛穿的保暖衣。

於是,我發著抖開始享受松樹島上 Le Meridien 不算太高檔豐盛,該有的也不缺的早餐,其中較值得讚揚的是濃濃純純真豆味的豆漿。用完餐就坐上由不諳英文的司機駕駛的飯店公務車,在幾乎沒什麼人車的路上開了十多分鐘,接著車子離開主要公路彎進一條小巷,再轉入更小的巷子,再進入長滿荒草不像路的荒涼地,直到面前出現一片海域,司機示意我們可以下車了。

什麼?!我要出海玩,這兒根本不像港口碼頭,司機只簡單說:"這兒是 St. Joseph Bay。等!在這等。" 然後他離開了。

事實上,這海灣兼具靜態與動態美。放眼所及廣達兩公里猶如平靜湖水的海域下擁有豐富的小珊瑚群與魚類;海面上分佈了當地傳統帶舷外支架的帆船 outrigger canoe,法文是 pirogues,充分顯示漁民村落在地風情。只可惜,強風吹襲,天氣灰暗蒙塵了整片海。
 

St. Joseph Bay 海灣兼具靜態與動態美,充分顯示漁民村落在地風情。只可惜,強風吹襲,天氣灰暗蒙塵了整片海 (此時陰沈到不行)


我和寶妹就站著吹了十五分鐘海風,荒涼巷口駛來一輛小雷諾,車上一男一女其年輕的體格與穿著很像是要來衝浪,那女子從副駕駛座跳下車對我們喊問:「楊小姐嗎?」是啊!一確定身分,開車的男子就下車搬了些工具與冰箱往海堥咱h。

「妳。。。是我們今天出海的。。導遊嗎?」我對這女子提問。
「不是,我不去。是他帶妳們去。」她指著一百公尺遠一艘約三十五尺的白色汽艇,剛才那男子已上了汽艇做準備工作。
「他會說英文嗎?」糟糕!預訂時忘了提醒要說英文的導遊。
「不會。妳會法文嗎?」她反問我。
 

吹了十五分鐘海風,還好有隻好奇的阿狗陪著我們,終於等到有人出現了,一確定身分,開車的男子就下車搬了些工具與冰箱往海堥咱h


算了!語言不重要了,我請她轉述我的疑慮:我們都不會游泳,船上有救生衣嗎?
然後我們就上船啦!說真的,我非常不信任這位小少年,他根本是語言不通的衝浪男孩嘛!他能保護我們?導覽景點嗎?咳咳咳!咳咳!天啊!他還生病感冒了,他有體力在此低溫下帶我們玩一天嗎?

小汽艇加速出航風力大增,吹得我全身寒凍起雞皮疙瘩,趕緊拿沙灘浴巾將自己包緊緊。直到離岸一段距離後,船速放慢並繞圈打著轉,衝浪男簡單說明此處常有海龜出沒,請準備好相機。話剛說完,海龜立刻上場表演,繞著小艇打圈圈,衝浪男遂熄掉引擎,舉起船錨往海堣@丟。我一驚,心想:不會吧?他感冒咳嗽耶!不用這麼拼吧!
 

小汽艇加速出航,我們漸漸被翠綠亮藍的海水包圍

 

小汽艇加速出航風力大增,吹得我全身寒凍起雞皮疙瘩,趕緊拿沙灘浴巾將自己包緊緊,寶妹還可以咬牙抵寒風


他真的拼了:脫掉白色羽絨外套,再將短恤一脫,半裸噗通跳入水中與海龜共遊!我是愛肌肉線條的大色胚,這男子全身無一絲贅肉還有漂亮腹肌,配上美拉尼西亞特有的濃密蓬鬆捲髮,使他像頭威猛的獅子於藍色大海中潛泳,而這獅子捕獵住海龜 ....... 我真是昏了!昏在他的拼勁下。
 

衝浪男簡單說明此處常有海龜出沒,請準備好相機。話剛說完,衝浪男遂熄掉引擎,,半裸噗通跳入水中與海龜共遊!

 

男子全身無一絲贅肉還有漂亮腹肌,配上美拉尼西亞特有的濃密蓬鬆捲髮,使他像頭威猛的獅子於藍色大海中潛泳


海龜表演告一段落,肌肉男神回到船上,我對他的態度完全不同了,充滿信任關心感激的說:「請問你如何稱呼?」
「我叫喬瑟夫 Joseph。」他將衣服夾克一套,加足馬力往今日行程第一重頭戲:南方的Nokanhui Atoll 飆去。
 

加足馬力往今日行程第一重頭戲:南方的Nokanhui Atoll 飆去


位於松樹島東南方的 Nokanhui Atoll 實際上是由三個小島組成,分別是 Kontumuru,Nuu Ami 與 Nuu Ana。其中 Kontumuru 嚴格說還稱不上是島,根本就像片隨潮汐時有時無隱現的沙洲,僅有一株攀附在珊瑚礁石上的樹木區域是固定存在的。

我們要感謝老天厚愛,一接近 Kontumuru 所有烏雲全部退散,陽光就這麼破雲而出將海水照映成深層亮麗的寶藍;整片沙洲更是白潔奪目如雪,這毫無預期的美艷畫面如此撞進心坎,當下,我和寶妹都被這美景震懾傻了好幾秒。回神後,我瞄了 Joseph 一眼,他一臉掩不住的自信驕傲:「怎樣?夠美吧!」親眼所見才瞭解 New Caledonia 新喀里多尼亞觀光局為何以 Kontumuru 沙洲空拍照做為官網宣傳照。
 

我們要感謝老天厚愛,一接近 Kontumuru 所有烏雲全部退散,陽光就這麼破雲而出將海水照映成深層亮麗的寶藍

 

我們登上 Kontumuru 沙洲上空無一人,真真實實屬於我們姐妹二人的天堂沙洲

 

海水從二個方向衝擊沙洲,潮來潮退讓沙洲上留下宛若鏡面的白色沙灘,是我特別喜愛的海島景緻


Joseph 將咱們姐妹留在這片美麗的沙洲,他則去張羅午餐。陰晴不定的天氣適巧讓我們瞧見 Kontumuru 的多面性。約四十五分鐘後,Joseph 來載我們到 Nuu Ana 吃中飯。
 

海水溫度雖低,風勢仍強不減,好在是太陽公公賞臉,暖陽灑在肩上,步入海裡踏浪空氣中的寒凍也稍為能接受及習慣了

 

愈玩愈起勁,愈笑愈開懷,太陽加持的海∼真的是人間極品

 

Joseph 將咱們姐妹留在這片美麗的沙洲,他則去張羅午餐,我們從沙洲頭現到沙洲尾再玩回頭,從另一個角度看回松樹島


與美得出塵靈秀的 Kontumuru 沙洲相比,珊瑚礁地質的 Nuu Ana 實在談不上美,但卻擁有許多生物群,包括築巢海鳥,下蛋海龜等。一登岸 Joseph 沿途介紹海鳥蛋與"蛇"。我指著那黑黃色蛇詢問:「有毒嗎?」他點點頭。我望進他眼中尋求真相,有些懷疑他知道英文"毒"的意思嗎?既然是毒蛇,他又放任牠在步道邊,害我來回經過總提心弔膽。
 

約四十五分鐘後,Joseph 來載我們到 Nuu Ana 吃中飯,沿途 Kontumuru 的沙洲拖尾綿延不斷,時而隱入海水中時而浮現

 

接近 Nuu Ana ,沿途有些零星小島及海中枯樹,處處可見海島飛翔盤旋

 

Nuu Ana 雖談不上極美,但卻擁有許多生物群,包括築巢海鳥,下蛋海龜等。一登岸 Joseph 沿途介紹海鳥蛋與"蛇"


蠻以為 Nuu Ana 荒蕪,但進入島中央樹蔭下才發現別有洞天:長長木頭餐桌椅上的彩艷貝殼鮮花擺設增添用餐氣氛;遮陰的茅草屋頂垂掛鮮豔的燈籠與珊瑚串;空氣中瀰漫著烤龍蝦的香味,這就是我們今天的午餐。被冷過又活動過的我們胃口大開,連平日不大吃的白米飯(我都吃紫米糙米)也吞下一半。用餐時,Joseph 預告下午的行程是到"梳頭島"還是"刷子島"?他一直比劃著梳頭的樣子。
 

蠻以為 Nuu Ana 荒蕪,但進入島中央樹蔭下才發現別有洞天:一間島上小茅草涼亭裡長長木頭餐桌椅上的彩艷貝殼鮮花擺設增添用餐氣氛


午後一點半,我們抵達了 Brush Island,法文為 Ilot Brosse。要說今天的 Kontumuru 是驚天絕色美女,可惜不耐久看,早上待了四十多分就夠了。Ilot Brosse 則是溫柔優雅沈靜,似有挖掘不完的美感,有內涵氣質,讓人不想離開。

Ilot Brosse 霧兜樹叢裡也有許多茅草屋頂涼亭與木頭野餐桌椅,但收拾得非常乾淨,寶特瓶也都收集成堆。以我在馬爾地夫玩過的無人島比較,此地的無人島幾乎沒有漂流垃圾,咱們從沙灘這一端漫步至底端礁岩成型的神秘半洞穴,乾淨綿細的白沙灘上唯一僅有的垃圾是枯木垂樹,遂成了拍照最佳背景。
 

乾淨綿細的白沙灘上唯一僅有的垃圾是枯木垂樹,遂成了拍照最佳背景

 

此地的無人島幾乎沒有漂流垃圾,咱們從沙灘這一端漫步至底端礁岩成型的神秘半洞穴,跑跳於乾淨綿細的白沙灘

 

Ilot Brosse 則是溫柔優雅沈靜,似有挖掘不完的美感,有內涵氣質,讓人不想離開


我們靜靜的眺望對岸 Ile Des Pins 松樹島上高 262 公尺的最高峰 Pic N'ga,其峰頂聚滿烏雲,我在內心祈禱:希望明日能順利登上峰頂。才如此設想,一陣充滿水氣強風撲面而來,是所謂的山雨欲來風滿樓嗎?在這兒可說不準,因為在似雨非雨的海域下遊玩了一整天的我,已經知道今天的雨水不會那麼容易落下。

下午近三點,陽光又揮灑普照,我們依依不捨登船離開了 Brush Island,同時也結束這一天豔美潔淨的出海行程。
 

謝謝你喲∼喬瑟夫 Joseph!雖然語言上的不通,但我們還是渡過了十分快樂享樂的一天 (看看喬瑟夫穿多少就可以知道有多冷了!)

 

下午近三點,陽光又揮灑普照,我們依依不捨登船離開了 Brush Island,同時也結束這一天豔美潔淨的出海行程

 

 

         
Back to Menu New Caledonia Travel 3 Back to New Caledonia > New Caledonia Travel 5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新喀里多尼亞旅遊遊記 3 回到新喀里多尼亞旅遊選單 新喀里多尼亞旅遊遊記 5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