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Australia 2008.01.30 ~ 02.09 

    

The Great Ocean Road 3

        

     

    

  啟程大洋路

       

             

海洋公路之旅
 
從小,愛玩的父母就用一輛車載了我們進行多次台灣環島之旅,在我幼小的心靈裡,旅遊與車子幾乎劃上了等號.即使跟團到國外經歷了許多遊覽車的旅遊,雖然必到景點可以輕鬆一網打盡,但總有時間不夠充足,景點不夠深入與不夠自主自由的遺憾.這份不足的遺憾,待我考取手排駕照後,更加擴大.於是, 1997 年九月,我第一次在夏威夷大島開始國外租車之旅.
 
這是一段迷人的啟蒙.此後,我將幼時父母帶給我的經歷延續到國外,美西既迷濛又壯麗秀美的"一號海岸公路",我們難忘到"八年後又重溫走一遭"外,還加上了美得讓人心疼的"夢得昔諾".
 
還有沒有如此兼具美景壯闊的海洋公路呢?當我看到澳洲大洋路連綿三百多公里海岸的相片時,我得到答案了.
  

我很多數的旅遊與車子幾乎劃上了等號

迷濛又壯麗秀美的美西一號海岸公路

   
    
美得會哀鳴哭泣的大洋路
 
說來慚愧. 1995 年跟團旅遊澳洲也沒聽過這一條大洋路 The Great Ocean Road.出過 "220 天環遊世界"的阿鏗去過大洋路.但那時我只注意阿鏗筆下的希臘.
 
直到那一張攝我心魄的照片幾乎將我魂魄吸住,我才開始對大洋路興起非去不可,而且管它左駕右駕,一定要自己開車走這一遭才甘心的決定.
 
在預知了大洋路的美麗後細究發現,其實大洋路是一條充滿汗水,艱困,死亡,悲悼,怪異,讓人一路走來憶起過往會有些悲傷的道路.
 
大家都知道澳洲被庫克船長發現,經由回報祖國的敘述,十八年後,這片大陸成了英國的後監獄.(聽過"後花園"嗎?對!這邊是"後監獄".)但這些罪犯的後代仍是心向祖國,在兩次大戰皆順著祖國的風向決定敵對國,出人出錢出力的迎向北半球戰場,而造成從無戰爭的土地卻也有為戰爭死傷那麼多的人口.
 
第一次戰後退伍的士官兵在異地征戰多年回鄉,重新返回現實生活又是一番挑戰.在南極風寒颯如鋒刀相逼,霜劍相迎的南澳峭壁海岸線,這群官兵找到了另一處面對大自然的極酷戰場.沒有大型機具,全靠人手開挖與炸藥爆破,這樣一路艱辛開闢十四年,成就出這一段驚心動魄的公路.
 
公路闢建有歷史,海上無情驚濤留下的故事更讓人掉淚.在此迷航撞礁沉船不計其數,堪稱是南澳的海洋死亡路.
 
搜羅歷史資料至此,我對大洋路已有了初步認識.對於這個美得會哀鳴哭泣的海岸公路,未出發,我已深深愛上它,並想親臨體會感受它的滄桑.
 
 
我經歷的現代滄桑
 

離開 Avalon 航空站小路併入 M1 高速公路,我走上通往南方的道路.路面維修十分良好,足夠寬廣讓我分心偏道又抓得回方向盤;租賃的車種狀況差強人意,車速一過百,方向盤就給我抖得像全車要解體.用這種方式提醒我勿超速也不錯.唯一讓我神經緊繃,左肩緊張到夜晚就寢發疼的原因是:澳洲靠左行.
 
在國外租右駕車已有多次經驗,卻次次不同感受.第一次普吉島右駕最驚恐,歸咎為當地人民交通守法觀念不足;之後到紐西蘭如魚得水的在山澗水湄中狂飆,低頭吃草的牛羊群,井水不犯河水的只在美如畫的連綿牧場上,唯一只有遇到圓環不知向左向右或該讓該行的困擾;後來到了歐屬的" Seychelles ",雖有小驚嚇加上久未開車,但承受的驚嚇指數是"如開電玩",這多少有點遊戲人間的吊兒啷噹.
 
到了澳洲,車一租就是四天,行駛路線涵蓋鄉間海岸與都市高速公路,逼得我一定要在短期內認識,瞭解,同化於澳洲的公路模式.
 
第一個模式:澳洲抓超速特嚴,所以澳洲人開車很守法,
守法很好!尤其最懂變通,視周遭環境改變守法觀念的台灣人最好.一切不講情面照規矩來,直來直往的我最喜歡這一套.當我乖乖守法時,我卻發現澳洲人也沒有很守法啊!一輛輛車超過限速行駛的我,愛飆車的我就受不了龜速行駛了.
 
車行約二十多公里,我已漸漸習慣 M1 高速公路的模式,大洋路的東邊起點吉隆 (Geelong)到了.我多不想離開已熟悉的高速公路啊!所以我悶不做聲的繼續前行,直到紅燈亮起.(第二模式:澳洲高速公路與城市交接處常有紅綠燈.)拿著地圖的寶妹說話了:〔我們錯過了吉隆.在這兒左轉進去吧!繞一繞還是可以找到 Visitor Center.〕
 
見我不動又不吭聲,寶妹命令道:〔轉彎啊!〕
我不情願的左轉離開了高速公路,隨即在路邊車格停車.〔進來吉隆幹什麼?〕
〔我們不是原訂計劃在吉隆的 Visitor Center 拿取免費又精細的大洋路地圖與資料嗎?我剛才沒注意錯過了吉隆市區出口,現在應該來得及挽救.妳怎麼了?〕
我能跟她說:我還不習慣右駕,不敢進市區街道嗎?算了!進來都進來了,只好努力找旅客中心.
 
好在吉隆的道路還算可親,沒有我想像的困難,順利找到旅客中心,麻煩的是停好車我卻不知如何繳費?繳費機器上說明要輸入一個號碼,什麼號碼啊?看來又不是車號這麼簡單.這種情況我在" Seychelles "受過教訓,停車不繳費,罰單很快就追來.在更有法制效率的澳洲土地上,我不敢心存僥倖.無法繳費下,我根本不敢停車.最後只好勞煩寶妹跑一趟,我坐在車上等她.這時我已渴得快脫水了.算了算,我們已八小時未進食,五個半小時未喝一滴水了.
 
待寶妹拿回地圖,馬上轉往 711 買了包洋芋片和兩瓶水補充體力.三點正式從吉隆出發,走上 B100 公路.
 
 
不算精彩的前半段
 

旅客中心的人員說到 Apollo Bay 約兩個半小時,加上此地此時約晚上九點才會天黑.我像吃了定心丸般,沒有壓力的駕著車.而過了吉隆這個維多利亞省第二大城後的公路,就像進入鄉間林道,不僅令人心曠神怡,更讓我忘了右駕的困難嘻笑:〔若這一路就是如此,與開左駕車幾乎一模一樣嘛!〕
 
確實,過了聞名的衝浪小鎮 Torquay 之後,整條公路的中央以高大濃密的樹木做為分隔島,在看不到對向來車的路上行駛,怎會擔憂右駕問題呢?更令人高興的是太陽出來了!亮晃晃的照耀著眼前一片平坦的平原地.但旋即不久,我靠著窗邊的右手被陽光曬到發痛.喝!澳洲的陽光真是不可小覷.難怪澳洲人罹患皮膚癌的機率那麼高.
 
過了 Anglesea,分隔島不見了,公路變成了兩線道,貝士海峽 Bass Strait 在左方出現,同時,大洋路的入口門牌也到了.隨後的這一路依傍著海洋的景色無特別值得一書,看起來還沒有台灣北海岸來得有味道.倒是陽光正好,映照出湛藍的海水光芒,強勁的風勢捲起一波波的長浪白濤,讓我真想對著這片海景發呆喝咖啡.
  

大家都會在此拍一張照

大洋路的入口門牌

  

強勁的風勢捲起一波波的長浪白濤

陽光正好,映照出湛藍的海水光芒

  
忍耐點吧!寶妹在大洋路上所訂的住宿,據說就有這樣的美麗海洋可供我發傻.思及此,我馬上加速離開了海域轉進一段山林彎路.在這兒左拐右轉了二十五分鐘,到了 Lorne 前方一家 Foodwork 超市,立刻停車進去逛逛(因為我的左肩因這段山路,似乎引發長期伏案而得到類似五十肩的舊疾).
  
〔姐,妳說今天剛抵達一定最累,晚上下廚就隨便吃個泡麵,但水果總要買吧!〕
真要吃泡麵嗎?寶妹訂的住宿含有全套的廚具,讓看了 "Fish 與富吉紐西蘭之旅" 的我,也想師法賢慧能幹的 Fish 在海外親煮美食.但此刻,我連煮泡麵的力氣都在消散,氣若游絲的說:〔再看看吧!不知路程還有多遠?〕
  
果真老天不讓我煮泡麵!從 Lorne Apollo Bay 僅五十分鐘車程,這一路全是如蘇花公路般多彎曲折的兩線道.只是斷崖不高,缺少了點驚心動魄.開到最後,我不斷喃唸:〔Chocolate Gannets,這家是不是 Chocolate Gannets?到底是不是?〕更失魂的轉入幾個疑似 Chocolate Gannets 的入口巷道,再失望的掉頭回到公路上.今晚我們的住宿點叫 Chocolate Gannets
  
五點半,我們終於到了 Chocolate Gannets 的四號 Villa.用密碼開鎖進入後,整片的落地玻璃窗外就是我要的海景.但我沒力氣看,累癱在沙發上.
  
〔妹啊!我累了!連泡麵都不想煮了.我要別人煮,我乖乖坐著等吃.〕
寶妹可不是煮飯給我吃的料.於是我們旋即出門到五分鐘車程的 Apollo Bay 小鎮上找晚餐.
 
之前看外國網友幾乎無法推薦出什麼好餐廳,凡吃過都頗有怨言,讓我們尋覓餐廳時也特別傷腦筋.好不容易挑中了一家有提供生蠔者,在門口等帶位沒人帶,猜想是自己找位子吧!我就在餐廳晃了一圈,竟沒人招呼理會.生意桌數又沒好到那種地步,怎麼如此待客呢?猜想大概是澳洲人工貴,餐廳服務生較少.我遂大喇喇的步出餐廳.
  
  
Buffs Bistro
 

〔這家餐廳只有兩桌客人,大概時間還早,上菜會比較快,就這家吧!〕當時餓慘的我就是以這樣的理由選擇了 Buffs Bistro.網友筆下的地雷餐廳那麼多,就隨便碰運氣吧!反正吃壞一餐也不會死,我現在累得只想填飽肚子睡覺.
 
Buffs Bistro
的裝潢佈置有些繁雜,各桌位間的距離也過於擁擠,但它是 Bistro,總不能用高級餐廳的等級去要求吧!我會如此龜毛實在是因為其價格不像 Bistro.一盤希臘沙拉十二澳幣,一碗巧達湯二十三元,一份明蝦十六元.加上一瓶氣泡水,不含小費共五十八塊五.兩個人在澳洲的第一餐可以到君悅飯店凱菲屋吃 buffet 了.這就是澳洲的物價.
  

Buffs Bistro 小餐館

裝潢佈置有些繁雜

 

希臘沙拉十二澳幣 (NT$ 348)

明蝦十六元  (NT$ 465)

     

可是在餐食熱騰騰上桌後,我知道這不是地雷餐廳,我們瞎碰到一家好餐廳了.用陶器盛裝的熱湯料多實在,撫慰了我這一路遙迢疲憊,溫熱立時從胃際迷漫全身,我和寶妹分食輪了一圈再回到我眼前的湯仍會燙舌.習慣了凱薩沙拉,這次到最多希臘人移民的澳洲,遂嘗嘗羊乳酪為主角的希臘沙拉,也滿足我對新鮮生菜的需求.吃到主菜明蝦時,整個餐廳自我們進入後,已陸續進來了七八桌食客.
 
整體而言,這家只有一個服務生和老闆兼跑堂,桌數多時上菜可能會慢些.但各色酒類齊全的吧台,表示這是頗有法式 Bistro 風格的餐廳,上菜慢剛好可品酒閒聊.只是不適合像我這樣已十二小時未食,又長途開了兩百公里路的餓鬼.但這一餐吃下來,我仍獲得很大的滿足與飽脹.回家用按摩浴缸泡澡恢復體力後,看著明日行程的地圖模擬一番,我竟也能撐到晚上十二點五十分才入睡.
 
啊!大洋路的第一天雖不夠精彩,但我仍十分滿意快樂.
   
          

 Next to Great Ocean Road 4 Back to Great Ocean Road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