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COMO Maldives Experience

  

 

 

 

 

走不入雞尾酒會
 

 

待在平靜安寧 Cocoa 的時光進入倒數,我們將於今天中午搭機飛往距離首都馬列一小時飛行航程的西南端 Thaa 環礁同屬 COMO 集團姐妹島的 Maalifushi。
 

將要跟 Cocoa 道別前往 Maalifushi,早餐後在充份的陽光下跟管家 Razeen 合影,Razeen 找來了另一位好哥們 Shifaz這個小淘氣來掌鏡


我依依不捨的與管家聊著 Maalifushi,Razeen 強調:「放心!那兒也有妳喜歡的溫水按摩池,也有 paddle board。」
「不過沒有夢幻沙洲,也不像這兒安詳吧?」我真的好喜歡這裡。
Razeen 停了幾秒。「我雖沒去過 Maalifushi,但我有朋友調去那兒,他說水上屋附近連綿五個島嶼很值得冒險玩玩。希望等下機上沒什麼乘客,Belinda 就可趁降落時高空搶拍 Maalifushi 附近連綿排列十多個島的畫面。」
 

Razeen 陪同我們去搭水上飛機,今日的接泊十分順暢,水上飛機從 Cocoa 直接飛向 Maalifushi 不用回到馬列


誰要玩五個島啊?我不悅嘟著嘴,我只要一片沙洲,讓我深愛的那片沙洲就夠了。抱著此難捨心態勉強搭上可搭載十五人 DHC-6 300 機型的水上飛機辭別了 Razeen。機上客滿僅剩最後一排三個位子,我與寶妹又分坐左右兩邊。

正午陽光正烈,但難掩離情低落的我望著窗外的藍白景色,總與昨日愛戀上的藍白有落差。飛行四十五分鐘準備降落了,透過小小景觀窗看到足足大 Cocoa 一倍有餘的 Maalifushi,我嚇傻了!難怪此班機會客滿。哦!不!我剛離開一個小巧寧靜讓我深深愛戀如私屬的小島,現在卻來到大型渡假村了!很!難!接!受!

 

正午陽光正烈,但難掩離情低落的我望著窗外的藍白景色,總與昨日愛戀上的藍白有落差

 

快降落 Maalifushi 時,從水上飛機望去真的看到 Razeen 所說的連綿五個島嶼,但 ...... 來到這種大型渡假村一時很!難!接!受!


下機踏到水上浮板先領取隨身行李,接著穿救生衣登上一旁的快艇,駛入 Maalifushi 上岸接受 GM 相迎,這一連串動作我看出我們與另一位白種女子是優先服務對象,其他同機者全是工作人員。
 

下機踏到水上浮板先領取隨身行李,我們與另一位白種女子是優先服務對象,其他同機者全是工作人員


但,這仍然無法改變我所見觀感,我看到這個島 ....... 好多人!好多工作人員之外,還有攜家帶眷一大家族的中東住客,我格格不入來到了親子歡樂渡假營!我的心情與心態完全無法轉換,無法調適,無法適應,我怎麼會來到這兒?我不要!不喜歡!我不愛!對了!我突然憶起行前寶妹曾問我想住哪家飯店?我堅定的回答:「只要飯店 Water sport 有提供 paddle board 就好。」所以此刻,我到了這兒。

直到坐上高爾夫球車島上巡禮認識一圈,我冷靜下來了。原來離開 Cocoa 彷彿失戀的痛楚使我強烈無法接受下一段戀情(旅程),全然否決眼下可憐無辜的 Maalifushi。

進入僅開幕使用不到四個月嶄新原木色調中透露優雅時尚的水上屋,從客廳起居間一路行至臥室與走進式衣櫥與更衣化妝區,再至後段衛浴間,那雲石浴缸既大器又沈潛低調往下佔據另一方,在所有動線流暢很快適應,一絲空間毫不浪費虛設也無保留下,這樣的住宿環境實在挑不出毛病。
 

進入僅開幕使用不到四個月嶄新原木色調中透露優雅時尚的水上屋,從客廳起居間一路行至臥室

 

走進式衣櫥與更衣化妝區,再至後段衛浴間,那雲石浴缸既大器又沈潛低調往下佔據另一方,在所有動線流暢


已過了午飯用餐時刻,餓壞的我們只好到 Thila Bar 點了沙拉與蒸魚果腹。人生地不熟,這兒又沒管家服務,真嚐到沒人理你放牛吃草之感。用完午晚餐散步至 SPA 區尋覓按摩池。哦哦!對不起!這兒的按摩池不是溫水池,加上它設計新穎摩登,一扇小小玻璃門的隔離就將 Cocoa 按摩池所有純淨天然靜謐優點完全轉換阻擋。同樣是按摩池,我卻回不去了,因為你和 Cocoa 不一樣,所以在 Maalifushi 沒使用過按摩池。不是它不好,只能說,我難忘不久前的那場與大自然的愛戀。

 

已過了午飯用餐時刻,餓壞的我們只好到 Thila Bar 點了沙拉與蒸魚果腹 .... 怎麼辦真的回不去了 .....


為了治癒我對 Cocoa 的失戀情傷,GM Andrew Drummond 竟在正對西方日本餐廳的夕陽時刻,破天荒舉行此島營運後第一次的雞尾酒會,我們恭逢其盛參加。
 

GM Andrew Drummond 竟在正對西方日本餐廳的夕陽時刻,破天荒舉行此島營運後第一次的雞尾酒會


Maalifushi 島嶼的大寬廣度,彷彿帶我回到 2005 年的 One&Only。那年九月,我們在 O&O 七天玩到失心瘋不捨痛哭離開。那種痛離別,在過往所有旅途從未出現過。甚至,離開我們最愛的大溪地時,也沒哭得如此慘痛。十年後,我們到了比 O&O 小一半的 Maalifushi 卻嚴重水土不服。我終於瞭解一句話:什麼年紀,什麼心境該體驗什麼,就要去體驗!過了那年紀心境,甚至體力 ..... 得到的感受絕對折損虧蝕。
 

Maalifushi 島嶼的大寬廣度,彷彿帶我回到 2005 年的 One&Only Reethi Rah


杜秋娘所言真矣!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就像這場雞尾酒會,點心飲品服務夕陽風迎,不論天然人為處處到位。專研海洋生物學家人員希望我參加浮潛之旅;駕船技術純熟的船長直推薦本島亮麗之星:長達六十八英呎豪華快艇客製私屬行程 .... 也許是馬爾地夫重返多次,所有的璀璨精華過去盡享難忘;也可能是過去幾年投身飯店服務業,瞭解前線行銷與幕後運作底細練就出的精刮老練。我就是無法投入,走不進酒會放送的微醺幸福感。我懷疑,O&O 阿拉伯餐廳旁的雞尾酒會該是我最深層,無法取代推翻的酒會愛戀回憶吧!

酒會進入結尾時刻,我端著酒杯閃躲入角落尋求寧靜迎向夕照,一位嬌小身著制服黃皮膚女子與我攀談:「妳可能沒注意到我,我們下午同班機飛到此,我來自菲律賓是飯店餐飲部員工,我叫瑪莉亞。」

Maalifushi 不提供管家服務,但如果你需要,他們能提供付費管家。在搞不清楚狀況下,瑪莉亞是我在 Maalifushi 不需付費的真誠服務人員,她的服務如管家全面,但她付出的心力態度是另一層面 ..... 該如何形容呢?天使。她是咱們姐妹倆在 Maalifushi 遇到的天使!

  

瑪莉亞 ~ 咱們姐妹倆在 Maalifushi 遇到的天使!剛初抵她幫我們拍攝的照片

 

 

         
Back to Menu <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COMO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上一篇 回到 2015 COMO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