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COMO Maldives Experience

  

 

 

 

 

乾渴遇難無人島
 

 

清晨 7 點,睡足九小時的我全無痠痛鐵腿狀況,反而精力充沛的在腦中打轉計劃今天該怎麼玩?而在 Cocoa 每天起早趕日出拍攝的寶妹,因為 Maalifushi 房間方位面西無日出可拍,她終可放縱睡到自然醒。

雖無日出可拍,她又有新主意:早餐前一拍。意思是在早餐前拍照好留存當天是穿哪件泳衣的記憶。更重要的是:還未用早餐前的腹肌馬甲線條十分明顯漂亮,吃完早餐馬甲線就會開始朦朧,加上每日基本必灌 2,000 CC 礦泉水,有時天熱流汗怕脫水,可能還追加灌到 3 到 4,000CC。那時別說馬甲線全糊了,可能都快成圓腹孕婦了。

 

早餐前一拍。我姐 YoYo 早餐前的腹肌馬甲線條十分明顯漂亮,她說吃完早餐馬甲線就會開始朦,我倒覺得還好!她標準太高了!


寶妹這主意我欣然接受,每早餓著肚皮強顏歡笑拍完腹肌 ..... 哦!不是,拍完泳衣後,我總抱著感激恩賜的心情走入 Madi 餐廳領受餓死鬼投胎的第一餐。

不由分說,口味特殊的兩姐妹點了咖哩恰帕地,醬汁多一些,魚肉雞塊少一點,如果能變成全素更好,再外加一小碟當地生辣椒好嗎?

"有一對東方姐妹很能吃辣,竟然禁受住馬爾地夫當地辣香料。" 我相信我們的名聲是如此傳播而出。所以我的點單出現不久,瑪莉亞就出現桌邊道早安招呼的第一句話:「妳們真能吃辣!這兒的辣椒我第一次碰就嚇到再也不碰,可是我在我國家也吃很辣很酸,否則天氣熱完全沒胃口。」接著她開口:「昨天在 Maalifushi 玩得還愉快嗎?昨晚睡得好嗎?今天有何計劃?」我不打擾瑪莉亞,讓她如背台詞的說出飯店服務人員早晨遇住客一貫問候語。不能怪他們,這是標準熱誠表現,接下來如何發展就看客人反應了。
 

不由分說,口味特殊的兩姐妹點了咖哩恰帕地,醬汁多一些,魚肉雞塊少一點,再外加一小碟當地生辣椒好嗎?


「妳猜!我們昨天玩了什麼?」我從未如此興奮莫名的在早餐時與人分享旅程點滴,彷彿自說自話自接口:「我們划獨木舟探險到第三個島,妳相信嗎?我們姐妹都不會游泳還怕水,但昨天太好玩有趣了!我今天想用 Paddle board 去玩。」

「太勇敢了!妳們有穿救生衣嗎?我來這工作後,曾被人帶著去浮潛玩樂。是玩得很開心,但此地的海域潮流 .... 我會怕!我一定要當地人陪同帶領才安心。」瑪莉亞語調緩慢,似乎憂心另一層面的安危不敢與我興奮起舞。「如果今天妳計劃這樣玩 ..... 我認為妳們該帶些補充品。」她瞄向果汁吧台。「我們的 Shambhala 養生果汁很健康天然,完全無人工添加物,帶個兩瓶到無人島玩吧!它們能迅速補充妳流失的養分。」

啊?!果汁?!一向習慣飲用清清如水的我,寧願直接食用水果纖維不喝果汁。難拒瑪莉亞盛情,我們拿了兩瓶果汁離開餐廳,裝入本該放置蛙鞋卻被我清空的浮潛袋。加上我多吃了片 Eddie Tin 推薦的麵包,使我的恰帕地只吃了一半也被瑪莉亞打包好。蓄勢待發的 paddle board 跳島臨出發之際,寶妹突然喊卡改換單人獨木舟。(為何換成獨木舟? 因為我要帶單眼相機 .... 昨日已測試過獨木舟穩定性了,寶妹也是無法承受翻船攝影器材泡水的慘劇啊!)

 

蓄勢待發的 paddle board 及單人獨木舟是今日的交通工具 .... 為何換成獨木舟? 因為我要帶單眼相機 .... 昨日已測試過獨木舟穩定性了


這一路目標確定,PB 輕速如飛超前,我不得不在兩方海流衝擊危險區域停留,等待後方寶妹的小舟追上,很快抵達一號島尾端面向陽光,被清理還算乾淨的沙灘。將寶妹的獨木舟與我的板子拖到安全不被海潮帶走的沙地後,我乾渴疲累軟癱在野餐亭動也不動。

我終於瞭解在海上遇難的第一感覺:渴!好渴!極渴!我脫水了!

很可怕駭人!同樣一段海程,昨日獨木輕舟與今日 paddle board 最大不同在於 PB 看似簡單快速,但經由全身性肌肉運作,穿戴救生衣的我汗水就如沒關上的水籠頭直流,使根本沒下水的泳衣與救生衣完全溼透,而塗了防曬乳的臉部也被豆大汗水洗掉,真的乾渴缺水到最高點!我拿起其中一瓶果汁灌了一大口,不夠,準備再灌,卻發現我的一口已去掉半瓶,僅帶兩瓶果汁的我們還玩什麼啊?等著脫水曬昏吧。
 

今天有了 paddle board 同行第一站來到山寨沙洲當然要來個記錄水上飛飄一下,大概玩瘋了到了島尾涼亭後 YoYo 馬上灌掉半瓶果汁


兩姐妹立刻討論危機解決之道,寶妹務實的說:「姐,反正妳很愛玩 paddle board,妳划回家再載水過來,這是很有意義又兼具娛樂運動的救援工作。」

乾渴快死的我知道這是好主意!「妳自己待在這兒沒問題?」刻不容緩,我馬上將些空瓶垃圾裝入浮潛袋背上。「自己小心!我會快去快回。」
 

沒有想到 2015 年初的馬爾地夫之旅竟然上演了真實的即刻救援,但主角從最強老爸換成了最強阿姐


這是很有意義的救援工作,可以解救兩姐妹不致在荒島脫水!抱著此目標,我努力加速划板,但速度總快不了,因為逆風又遇上漲潮,這些都可克服,真正的挑戰是穿越水上屋棧道,我足足在棧道下方卡住兩分鐘打轉過不去。索性不划槳,抓著石支柱以反作用力推,再推,將整個板子推離棧道下石柱糾纏範圍區,馬上揮槳快速划離上岸把板子一拖一丟,趕快跳上棧道飛奔回房。

一進入水上屋玄關,我急迫的將浮潛袋中的空瓶垃圾清空,然後打開冰箱 Mini bar 如瘋子般將啤酒,餅乾,洋芋片全掃入浮潛袋。你看!絕處逢生與生命存活挑戰就是如此瘋狂,什麼養生好食材全拋到九霄雲外。趁隙喘口氣灌下清甜礦泉水,我缺水雜亂的腦袋頓時清醒理智的偷瞄到時鐘:12 點 40 分。距離我勇闖荒島出發已過了兩小時,這兩小時不僅大量流汗,而只補充 250CC 果汁,難怪我會脫水快昏厥,還在荒島的妹妹怎麼辦?

我抓了板子飛衝入海,謝謝順流潮水賜予我無限能量。順風順水趕赴目的,但因爲身上背負的重量使我在雙潮交界區一時失控摔跌高跪在板上。信心險中求!在 Cocoa 摔板學到如何對付雙向潮汐,使我學到如何不落海。
 

然而一個待在無人島上的寶妹也沒閒著,赤足探險深入無人島中,其實乾淨的讓人意外,塑膠垃圾隨著海流漂來,但島內幽靜安祥


12 分鐘後,寶妹拿著相機在沙灘又跑又跳紀錄迎接我英雄式的回返。在無人島飢渴難耐的經歷,使我收斂不敢燥進冒險,乖乖在一號島尾端放輕鬆享受姐妹專屬的無人境界,開心吃著打包仍不失美味的早餐變野餐。不渴不餓了,寶妹又忙著拍照,我則站在 PB 板上亂走亂跳亂扭打轉,學習如何在各方潮流下的平衡適應以及 ..... 不怕水!
 

救援行動大成功!好的!下次回訪海島妳可以再拍續集了∼


不遠處的海上浮板旁,藍白色的水上飛機光鮮亮麗的在陽光下挺立著。我彷彿漂流孤島擁有全然的空靈寂靜,但這機身的存在使我安心放心離文明不遠。

完美的陽光天氣與時不時的海風吹散酷熱,雖然好玩也好曬,但我們玩得非常開懷快樂,彷彿回到童稚未就學前,什麼都不想不理不管,每天活著就是好奇好動尋野趣的玩耍傻乎乎大笑。這一號島竟將我帶回童年 5 歲的單純!

 

彷彿回到童稚未就學前,什麼都不想不理不管,每天活著就是好奇好動尋野趣的玩耍傻乎乎大笑


下午 2:30 回到 Maalifushi 歸還(藏起)板子,到圖書館喝薑桔茶 (這是 Cocoa 按摩池養成的習慣。但來到這兒不想泡池,還是會跑去圖書館解渴。),回家大洗特洗一番。

傍晚 6 點多,我們赤腳走進 Thila Bar,在來自斯里蘭卡酒吧 Dilum 主持下,他教我們如何調製出雞尾酒,然後自己享用。
 

走進 Thila Bar,在來自斯里蘭卡酒吧 Dilum 主持下,他教我們如何調製出雞尾酒


喝完餐前酒,我們叫了 Buggy 趕赴號稱島上最高格調,位於另一端的日本餐廳用晚餐。可能是寄望過高,以致略為失望。例如食材新鮮度或擺盤細膩度夠水準,但較為一般的菜色就輪為普通毫不出彩。加上 MSB 與 Eddie Tin 推薦必吃的菜色都抱歉缺貨沒有!是怎樣啦?中東親子大家族一走,你們就不進鮮貨嗎?

對比幾週前在大溪地 The Brando 島上頂級 Les Mutines 餐廳的細緻,這日本餐廳似還有進步空間。唯一好處是:較為清淡不油不膩的日本料理雖仍讓我們飽足到十一點多還睡不著,起碼寶妹沒有吐!
 

喝完餐前酒,我們叫了 Buggy 趕赴號稱島上最高格調,位於另一端的日本餐廳用晚餐


好飽好脹的我抬起略痠疼的小腿按摩 ..... 一面思索明天怎麼玩板? .... 11 點半 ..... 再也受不了,我睡了........
 

.... 11 點半 ..... 再也受不了,我睡了........ 晚安

 

 

         
Back to Menu <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COMO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上一篇 回到 2015 COMO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