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COMO Maldives Experience

  

 

 

 

 

神奇的陰錯陽差
 

 

二月初的大溪地旅程使我蓄積樂觀面對挑戰的能量,回台短短一星期就找到新職,簽了離職單,計算所剩的年假,一過完農曆年後,就要消化掉 10 天的年假,我與寶妹又開始計劃新旅程了,但,要去哪呢?

在 Dhoni Mighili 認識的管家 Haneef 一直對我們招手。時間過得真快,我們與 Haneef 竟然已認識十年了。這段時間他為人夫,為人父,只見到臉書照片上的他愈發成熟,腦裡記憶的仍是十年前他取笑寶妹:兩杯香檳就醉!結果他被寶妹強灌一杯就醉的可笑情節。該是重返與他敘舊的時刻了。

 

在 Dhoni Mighili 認識的管家 Haneef 轉眼間我們與 Haneef 竟然已認識十年了。這段時間他為人夫,為人父,只見到臉書照片上的他愈發成熟

 

離開 Dhoni Mighili 前跟最親愛的管家 Haneef 及最佳 Bulter Team 合影 ..... 十分美好的回憶


但我們出訪的時機他服務的飯店始終無法順利放出房間,寶妹只好請 樂子旅遊 幫忙 hold 住備胎,沒想到備胎住客率也滿滿滿!好可怕!我們竟然在出發前兩天才確定渡假島嶼住房,該給 樂子旅遊 一個讚!同時,我們與 Haneef 無緣這十年之約的給個憾!

因為住宿的被動更改下,寶妹問了我一句:「這次第一夜想住馬列?還是住新加坡?」
我想了想。「還是早早抵達馬爾地夫住機場島的 Hulhule 吧!夜長夢多,住新加坡一夜萬一生事變化不好。」

於是我們的旅程就如以往過去馬爾地夫的方式,近午從家裡出發,搭兩點的飛機傍晚抵達新加坡轉接 8 點飛機,當晚當地時間 10 點就到馬列。應該一切順利吧!但接送的司機比我們還緊張的說:「因為二二八連假,匝道管控會塞要等, 妳們可能會趕不上 ......」幸好一個鐘頭後到達機場。

Check in 發現我才四年沒回馬爾地夫,沒機會搭新航其會員資格就被取消了,只好入貴賓室時重新申請入會。

2 點 10 分起飛的班機,新航拖延至 1 點 55 分才開放登機,印象中這不大可能發生在新航上。不過二二八連假嘛!前陣子農曆春節桃機不是也大爆滿造成起降塞機。

登機坐定第一時間我翻閱機上雜誌找尋消磨飛行時間的電影頻道。唉呀!這下比較出:大溪地航空什麼都好,就是電影小氣不給看!新加坡航空上 288 部電影加上 471 電視影集,我好像參加一場多彩繽紛的電影秀。加上奧斯卡頒獎典禮剛落幕,八成得獎作品全在搖控器選項中等待我按下 Play。在這次來回飛行中,我幾乎看遍奧斯卡得獎佳片,又重看了一次"控制",僅有"我想念我自已"為遺珠之憾。

這是電影巡禮興奮後話。但此刻已 2 點 50 分了怎麼還不飛啊?機門還不關上,工程人員上下來回,怎麼了?一個月前對人生失望得想死在大溪地,這次不一樣了,我願意好好渡假回來迎戰未來,怎麼還沒出發就讓我毛毛的?

沒事幹卻熱誠的空少努力在走道間來回送飲品,我的酒杯就如此灌了許多 Taittinger Pre 香檳,仍無法減輕我毛毛的害怕。真可笑!原來你想死時,置之死地而後生的信念會使你勇敢面對一切。但如果你不想死,反而懦弱無法承受壓力閃躲,正如此刻,我想辦法以酒灌倒我自已逃避。

 

起飛前的等待,除了一翻再翻的機上雜誌配上一再填滿的香檳,很少旅程是如此起啟程的 .....


3 點 25 分,機長宣布左邊一號引擎故障未達飛航安全標準,全體乘客必須下機。今日SQ877 飛不出台灣了。混亂騷擾中重回 D6 登機室,一位老經驗的地勤人員緊急應變將乘客分別輸送到減少怨言之處安置。

再度回到新航貴賓室看歐足聯賽曼城對巴塞賽事,巴塞零比二領先多少撫慰班機不順的心情,唯獨何時能飛是唯一問題?

4 點 50 分,我拿到下一班 SQ879 登機證,確定我可以在深夜 11 點飛到新加坡,但預定 8 點多飛往馬爾地夫的班機註定接不上了。

 

等到眼睛快閉起來後才被趕下飛機,這感受真的不好!再次登機姐姐沈浸電影世界,妹妹則選擇音樂伴隨


以前覺得大溪地難以抵達,相較下馬爾地夫的航班接法想去就可去,這次卻非常不順。5 點 40 分再度登機,在座位上又呆坐一小時,真擔心機長宣布要我們再度下機!終於,6 點 40 分班機起飛了。完全鬆口氣的我,以"飢餓遊戲 3"與"愛的萬物論"配晚餐,看完半部"鳥人"就到了新加坡。

 

好久沒搭乘新航,但此趟飛行的第一頓餐點感覺上較之前的體驗來得些微遜色,不若以往驚艷


甫下機,一張長桌上羅列許多不同地名與文件,我指著馬列這地名不語,地勤人員立刻展現五星級服務問:「兩位楊小姐嗎?我們已幫您排好明早 10 點 SQ462 飛馬列的班機,這是登機證。今晚要麻煩妳們搭計程車到這家 Capri 住一晚,車資全由我們負擔,妳到了 Capri,飯店櫃檯會幫妳付車錢。再一次對航班延誤造成的不便向您致歉。」

新加坡人行事效率真的快速高超,而且是環環相扣,毫不延宕。我們順利通關出了大廳碰上計程車司機才出現不順,司機趕快跑去問同行:Capri 在哪?

車行上路,我猜 Capri 該是新加坡政府新興開發區域中的一家新開幕飯店。果然,我們在有許多圍籬與行道綠樹間的寬廣道路繞了繞,看到 Capri 的大樓字眼,卻怎麼繞都繞不到它大廳正門口。最後終得其門而入,櫃檯人員沒有二話掏出 14 元新幣給司機。雖然多繞路,但從機場到此也才花了五分鐘而已。

Capri 外觀與客房走得是商務格調,隸屬 Frasers Hospitality 旗下。第一次認識 Frasers 這集團,才知道旗下飯店已遍佈全球。

因為講究效率,我也不想浪費時間提領大行李出關。幸好客房內該有的都無缺,也正好考驗自己對旅遊小意外插曲的適應能力。沐浴刷牙設好鬧鐘起床號於 2 點上床。

就寢前,我對寶妹說:「該來的逃不掉!記得妳問我這次第一夜要住新加坡還是馬列?我怕夜長夢多選擇了馬列,結果,今晚我們竟在新加坡過夜!我根本無從選擇,好奇怪的陰錯陽差啊!」

寶妹也頗憂心。「從來沒碰過此事,雖然新航將一切安排好好的,但一出發就生事,難免毛毛的。」

「妳也毛毛的喔?我也是。」我失笑。「在台灣飛不出去時我也發毛了一陣。」
兩姐妹的睡前聊天漸漸變囈語無聲沉睡。

 

夜深了!好累!拍了一些 Capri 簡單照片記錄下這段插曲 ..... 好奇怪的陰錯陽差啊!


 

 

         
Back to Menu Back to Maldives Back to 2015 COMO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馬爾地夫主頁 回到 2015 COMO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