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COMO Maldives Experience

  

 

 

 

 

悠閒寧靜 Cocoa
 

 

不讓管家帶領浮潛,但相信管家真心推薦的準備走上 Cocoa 知名的天然沙洲是我今日第一計劃。


第一天快艇行駛接近 Cocoa 遠方即可看到這片 Cocoa 知名的天然沙洲


早晨陽光強烈,島上綿密細緻的沙灘彷如白雪映照刺眼逼人目盲,潟湖內深淺不一的海水透出不同層次的土耳其藍。如此夢幻景緻無預警悄然呈現,我們在這美麗沙灘靜默緩行拍照流連忘返,始終走不上沙洲。
 

島上綿密細緻的沙灘彷如白雪映照刺眼逼人目盲,潟湖內深淺不一的海水透出不同層次的土耳其藍

 

四週太沉靜安詳,可能連續兩夜都未睡足眠,漫步到樹蔭下的陽傘躺椅旁,我無力懶散噗通躺下,望著寶妹精力無限獨自往沙洲行去,一向於遠程夜班飛機都很難入睡的我竟在寧靜悠閒的 Cocoa 開放空間澈底放鬆睡著了。
 

無力懶散噗通躺下,望著寶妹精力無限獨自往沙洲行去


這一覺睡到寶妹叫醒已是正午 12 點多,已經多年未在白日懶睡的我,搖頭晃腦如吃錯藥般的審視周遭。不是夢!環視夢幻美景都是真實的,但 Cocoa 就是有股將你拖往深層安詳引導的力量。

如夢似醒似睡,我呆望著遠遠無邊際沙洲許久許久 ....... 以為這就是人生唯美盡頭而產生綣念不捨的恐慌,而懂得珍惜當下,想努力活下去。

 

漫步到樹蔭下的陽傘躺椅旁,我無力懶散噗通躺下,環視夢幻美景都是真實的,但 Cocoa 就是有股將你拖往深層安詳引導的力量


我真的睡醒了!乾脆直接到餐廳享用午餐。我點了黃鰭鮪魚沙拉,妹妹吃生魚片。從大溪地包三餐任你點的 The Brando 吃到這兒,我們已知道自己不需大餐饗宴,有了美景,只靠生菜生魚就不會餓。
 

我點了黃鰭鮪魚沙拉,妹妹吃生魚片


午後,我們來到 Water Sport 巧遇身著潛水衣正預備出海潛水的管家,原來他不帶我們浮潛,自己也要去潛ㄧ下。揮手與他道別不久,我也抓了 Paddle board 往海裡去。

基本上,我僅在大溪地 The Brando 馬龍白蘭度私人小島裡保護極好的環礁淺灘有過三次的 PB 玩樂經驗,我根本還是個 PB 菜鳥!
 


今天初次上陣印度洋,它的海流潮汐,風向力度都必需重新瞭解適應。唉!想太多,划出去就是了。太喜愛與執著一定要玩 PB 使我勇氣大增的。。拼了!今天風浪很大,還是印度洋風浪一向這麼大?

我顫巍巍困難的從跪姿起立穩住板子,立刻發現腳下的海水色澤從淺藍變成了深藍,我的雙腳開始不爭氣的發抖 ..... 海水深不可測,當然深啊!昨天撘快艇就是在這片海域登島上岸,不深快艇怎能行駛?如此深到 ...... 我抖 ...... 雙腿抖 ...... 繼續抖 .......
「好美的珊瑚礁喔!」寶妹驚呼,她還會觀賞珊瑚礁,可見她很安全不會抖。

而忙著發抖的我,急朝著淺海區域猛力划去,正當我快抵達早上寶妹獨闖那片長長沙洲時,自以為安全無虞卻在這淺灘遭受兩方完全相反,不同強度的水流相互衝撃,沒經歷過這交向海流,無法應變的我頓失平衡硬生生直接摔下板子,加上吃水淺板子被沙子卡住,我這一摔剛巧迎上板子 一掌摑,整個人暈眩歪斜倒下。

好痛,但卻不知痛源在哪的我緩緩起身,撐著吃疼的身子在沙洲上做了些伸展放鬆動作,也看到跌倒時板子刮過我右後小腿的傷痕並無大礙下,我堅強的抱起板子往另一方潟湖扔去,勇敢爬上板子立刻站起迎向更強烈的西風挑戰。

此時書寫遊記回想這一段我就失控大笑。因為兩姐妹在看似風平浪靜的潟湖裡,往西短短 20 公尺距離可花上足足 10 分鐘如鬼打牆般被風向海流耍玩的打轉無法駕馭方向。一旦轉向東划行則只消兩分鐘就順風順水完成同等距離,還可在板上優雅玩玩瑜珈表演強化核心肌群。然後再回頭往西吃奶逆風奮戰,如此來回好幾趟將體能折騰到底限前,速速歸還板子,強榨出雙腿僅存的力量奔向 SPA 區,沖洗掉身上細沙,朝完全無人使用的溫水按摩池躍下。
 

接下來就在這一方潟湖裡,勇敢爬上板子立刻站起迎向更強烈的西風挑戰


以為體力已耗盡,卻在溫熱強力水柱對準穴位衝擊不到五分鐘即得到重生恢復的救贖。太棒了!Cocoa 整個天然海景環境加硬體設施與兩姐妹所需一切無縫接上合拍了。突然,溫水池上方接近屋頂的二樓健身房窗戶有個人影對我們揮手招呼,逆光看不清是誰?不管他!按摩時間,勿擾!

完全沒干擾!整個水池只有水柱衝擊我需修復的穴道回音。 Cocoa island 住客全滿,管家一再保證我能夠感受全然的寧靜。我稍存疑?

果然,不速之客從健身房揮手招呼下樓接近,直接走向我們,原來他是昨天禮貌擦身而過的白種男子,他開口了,但水療噴射聲音太大,完全聽不清他說什麼?我只好關掉按摩鍵,當下瞬間寂靜無聲,營造出很好的聊天空間。

「我看到妳們剛剛玩一種板子,好有趣,我想試試,請問它叫什麼?還有,妳們的工作是舞者嗎?因為妳們在板上的樣子很像專業舞者。」略為害羞的他提問。

舞者?!寶妹曾多次被人以為是模特兒;我也被人誤以為是攝影師或記者,但被認為是舞者還是頭一遭。這位白種男子到底打哪來會如此錯斷?原來他住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至於是否是土耳其人?因為他表情靦腆,我不追問放他走吧,因為接下來我很忙。

 
Cocoa island resort by COMO 傍晚夕照時分,酒吧有買一送一的歡樂時刻。但今天歡樂時刻之後的生蠔饗宴才是我的主要目標。
 

Cocoa island resort by COMO 傍晚夕照時分,酒吧有買一送一的歡樂時刻


今早從澳洲空運至此的生蠔,由主廚現撥現開,不新鮮直接丟棄。我審視一段時間後,抱了半打不沾任何人工醬汁沾料的生蠔回到吧台享用。生蠔大小適合一口吞下,其鮮甜滋味配上海水的鹹味完美匹配。意猶未盡的兩姐妹望著那六個空殼思索半晌,不囉嗦,馬上又追加半打。主廚見我們吃得開心歡樂,他似乎比我們還開心頻頻關注吃蠔進度。
 

今天歡樂時刻之後的生蠔饗宴才是我的主要目標 ∼ 一打生蠔+雞尾酒+滿肚子花生堅果 ...... 超飽

 
還未磨合細膩的管家在酒吧旁出現,見我們如此愛吃生蠔頗為意外。我喝完以 Tequila 為基酒的 Margarita,寶妹也乾掉 Red shell 雞尾酒作勢回房。管家一驚一愣:「妳們不用晚餐嗎?」
「吃過了啊!」寶妹指指生蠔殼,理所當然回答:「我們晚餐一向吃很少。」
從昨晚 room service 生菜沙拉到今晚的生蠔,管家真瞭解這對姐妹飲食習性了。


回到白淨簡約素雅一如十一年前 "阿貓夫婦蜜月的水上屋", Cocoa 這家老飯店到底是如何維護保持使它完全不顯老態陳舊?雖然客滿,我竟在今天沙灘躺椅上睡掉半天晨光,下午又在幾乎無人的潟湖裡以 Paddle board 來回多次。從原來連飯店名稱都記錯的不解不熟悉到今夜此刻,我突然好愛好愛這小小靜謐漂亮的島嶼。

夜深人靜時,我又再度上網想更認識這個島,於是我找到 Eddie Tin,由他旅遊足跡可發現他跟我們同屬不可救藥海島控。而他的海島遊記深入淺出,對需要旅遊資訊的初訪者給予適度建議又為旅者保留了未來的想像空間。同時他也是位身體力行的深度旅行者,想透過自己的視野觀察發掘出屬於自已獨有的海島經歷。


於是我找到 Eddie Tin (Photos courtesy : Eddie Tin)


於是在他引領下,我又回到大溪地 Bora Bora 與 Patrick 重逢。不久,他又把我拉回久遠以前只有椰子樹的荒島 ..... 11 點半,我半迷糊的入睡,夢中強撐努力算著島上十二株原生椰子樹。


我半迷糊的入睡,夢中強撐努力算著島上十二株原生椰子樹


Eddie Tin 書寫有關 十二顆椰子樹  遊記連結

 

 

         
Back to Menu <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COMO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上一篇 回到 2015 COMO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