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Maldives ~ 2005.09.23 to  2005.09.30 

 

     

Return One&Only Reethi Rah ~ 10

 

  

  

喝不完的香檳

     

    

寫文章時,我非常注重細微小節,常有緇誅必較,字字推敲的毛病.但回到現世,為了平衡人生,我是個大而化之,有話說話完全不知粉飾的粗心鬼.尤其出遊時,見到大海,大漠與一望無際的青草地,更想馳騁快馬瘋狂一番後,在星空下與新識友人於營火下,大塊吃肉,大口喝酒交換彼此不同的人生觀與意念.
 
這種幻想讓我在旅遊時愛上可以大啖的啤酒.每到陌生旅遊地夜晚將臨之際,別人尋覓的可能是哪家夜店好玩?我選擇的卻是貴國哪種啤酒最知名?然後買它個兩三瓶,帶回飯店好好品嚐.
 
到了禁酒的馬爾地夫曾教我非常沮喪!一個沒有啤酒歷史文化的國家,怎麼開門做觀光生意呢?尤其此國人民對足球現場轉播又是如此狂熱,沒有啤酒助興,足球觀戰總少了點熱絡氣氛.
 
One&Only 卻讓我在燦亮金黃的香檳氣泡中,體驗另一種層次的奢華風情.繼而差點讓我養成此類奢侈習慣,在日後縮衣節食,儉省下一站旅費的抗拒過程中產生痛不欲生的回憶苦楚.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緣自於那全世界銷路最廣,最幅員遼闊的 Moet Chandon.與同一酒廠出品最昂貴,被列為極品香檳王 Don Perignon 比較下, Moet Chandon 在入口時清楚感覺到略酸略苦,失之品嚐過程中的漸進程序.但卻因為我個人較喜歡酸澀的口感,所以一嚐就愛上.總讓它在舌尖唇齒間緩動,眼盯那晶瑩亮麗持久的氣泡,配上馬爾地夫的大海,連海景都變得更為燦爛.
 
就像愛情最美的階段就是發生在曖昧不明,情竇初開的過程中.少了香檳王智者般的沉穩低調, Moet Chandon 就像囂張美麗的青春,在一夜之間以奪目亮麗,擄獲了你全心的,震顫的靈魂.我想我可以這樣形容: Moet Chandon 就似 Don Perignon 的年輕副牌.
 
說完我對氣泡香檳品嚐後的淺見,接著就要談談 One&Only 怎麼讓我沉浸此等豪華飲品的細微經歷.
 

 Moet & Chandon

 Don Perignon 香檳王

漂亮透明的氣泡

     

重返入住時,房內桌上就放著一瓶冰鎮的南非氣泡酒(它實在稱不上香檳).第一晚,因為我們的住房與發電機頗近,而那該死的發電機吵了我整夜,終於停下來後,我被突然的靜寂嚇醒而起床上廁所,竟發現停電了?!我趕緊把老妹吵醒告知此狀況.
 
上次遇到暴風雨全島停電,我們就體驗了馬爾地夫各個島嶼雖水電供應,污水垃圾處理都是各島獨立開發.但遇上大自然突然而至的變化,多少可能造成電壓不穩的現象.難怪我到各島嶼飯店房內都有手電筒提供.
 
〔怎麼會這樣呢?我若第一次入住半夜停電,準會嚇壞.〕
 
寶妹話剛說完,發電機又開始怒吼了,接著電來了,冷氣也運轉了!啊∼∼∼原來如此!看妳是要電?還是要發電機吵?為了全島住客著想,我就讓發電機吵我,明天我再去吵管家吧!
 
就這樣,在我的抱怨中,除了第一天的迎賓香檳外,第二天,我們又得到第二瓶因發電機擾人賠償的 Moet Chandon.而香檳送達的同時,發電機也如他們承諾的時點搶修完成,恢復寧靜.
 
我真怕自己被飯店列為侍寵而驕的澳客,不好意思的詢問管家得知:〔這附近幾間 Villa 都有贈送香檳以表達這突發狀況的歉意.〕這個回答讓我稍稍放寬了心.
 

 第一晚的南非氣泡酒

 南非 Graham Beck 氣泡酒

第二天贈送的酩悅香檳

     

免費贈送的香檳喝完了.接著週日的 Sunday Champagne Brunch 又讓我們在正午時分就開始品嚐這金黃.傚仿李白習慣的我倒是習以為常,沒有酒量的寶妹幾杯下肚,開始在泳池畔燒烤檯前,對著馬爾地夫少見的小豬豬扮鬼臉,展示可笑舞姿.看在我眼中,卻覺得喝了酒的妹妹紅著臉,寶裡寶氣可愛至極.
 

 Champagne Brunch

 馬爾地夫少見的小豬

寶妹對豬豬跳舞

     

Champagne Brunch 喝完後,以為可以休息一下.沒想到邀請函又在當夜送達,立下明天傍晚夕照的雞尾酒之約.而地點還是我初訪後立即愛上的 Fanditha
 
在觀賞完向晚夕陽的婚禮,將新人送入洞房後,我們隨即與 Wella 走向 Fanditha 參加雞尾酒會.才一坐定,那迷醉的樂音又起.這次 Fanditha 表演的魔術叫呼風喚雨.那海風突然強勁猛吹並伴隨一陣輕飄的細雨.我望著左手邊的海上,紅霞雲朵絢爛絕色;右手邊的海域卻風起雲湧佈滿鴿灰色的雲層,將此處的海水硬是染成一股很詭異的青綠色澤.
 
我真是被這兩極景色驚呆了.一位來自新加坡的中年女子頗含世故的對我說:〔剛才那對結婚的儷人會很幸福.〕見我一臉疑惑,她又解釋:〔一般婚禮後要下點小雨,這樣他們才會幸福.要小雨喔!雨太大就不好了.〕
 
幸福的不只那對新人. Wella 此時拉著一位印度裔男子對我介紹:〔他是我的未婚夫.〕
她任職於 Rah Bar 的未婚夫有禮的問了我和老妹要喝什麼酒後,轉向 Wella 時,眼神整個一變.那是一雙充滿寵愛,光望著妳就永不厭倦的多情繾綣目光,他輕柔的問 Wella:〔妳呢?喝什麼?〕
〔你說呢?〕 Wella 像個小女人般嬌柔的反問.
他未婚夫笑得更開心了.〔就喝我專門調給妳的那種.〕
Wella 點點頭.他們兩人在我面前打啞謎!但,這是多麼幸福的啞謎啊!
 
Fanditha 的多變幻彩夕照與週邊幸福人兒的嬌言笑語下,金黃香檳泉湧的晶亮泡泡為美麗加分與浪漫劃上等號至亙久.
 

 婚禮上的冰鎮香檳

 婚禮需佐以香檳

Fanditha 吊床與夕照

     

夠了!夠了!這樣喝下去真的會上癮成酒鬼.不料!一張重中之重的邀請函令人無法抗拒.偏偏這活動與本安排的浮潛撞期.不得已,只好求教管家徵詢選擇.得到的回答是:
 
本島最高層級的大家長 Michael 秉持讓住客一再重返的高規格服務水準,對重返住客更是禮遇有嘉的視為上賓,進而有了不定期舉行的"重返住客專屬的夕照巡航"活動---只有重返入住才得以受邀參加.全程享受免費豪華遊艇上的點心香檳招待外,運氣好還可看到海豚在遊艇旁追風逐浪.
 
〔我認為妳們應該參加 Sunset Cruise.一定讓妳們回味難忘.〕管家 Alan 給了我們迫切需要的答案.
 
於是,我們對浮潛老師 Sten 毀約的登上 One&Only VI 遊艇.在 Ashvin 帥氣臉龐夾帶歡樂微笑的陪伴,在樂團歌曲起舞熱力下,我們將香檳當啤酒般的大灌.最後連自制力極強的我都頭昏目醺的敗在這魔力飲品下.
   

香檳喝不完,旅程卻有終結的一刻.淚眼揮別友人的同時,有更多的綺麗憶念與不甘,該是建構在此等傳世飲品營造出的歡愉氛圍與只知今朝偶一為之的放縱頹廢.
  
或許這些記憶情節無法重現;這份場景旅地無法重遊.但留存齒間的酒氣芬芳放大了迷醉憶往的美麗片斷.
 
回到台北正常時序,平凡生活下的我,仍會駐足停留在各賣場展示的酒類飲品,尤其對著那 Moet Chandon 香檳瓶身久駐---那是一段鮮明亮麗,屬於透淨海水,白淨沙灘,風拂椰梢的回憶.
 
曾幾何時,禁酒的馬爾地夫在我心中竟然與 Moet Chandon 香檳劃上了等號.原來不止是 Fanditha 會耍魔術, One&Only 也會耍弄人心,讓入住者在內心最底層掀起一絲醺然酒香的溫柔.
 
啊!喝不完的香檳,帶來無盡止不住的金色泡沫憶舊.
 
P.S. 酒能助興,也能敗興.此篇不是歌頌鼓勵今朝有酒今朝醉.在限量飲酒,能自我控制下,微醺又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時的酒意是最大快樂的.不能免俗,我必須乖乖加上一句飲酒勿過量.
 
 
          Next to Return One&Only 11            Back to One&Only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