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Road Trip in U.S.  ~ 1999.08.01 to  1999.08.11 

    

San Francisco 8

          

          

              

  在舊金山出亂子 (上)

       

         

L.V. 開到 SF,使我們習慣了高速公路的寬廣及平直,在進入舊金山市區後,車流驟增,老妹開始手忙腳亂,應付不了此處陡峭,窄小的道路,加上我看了地圖卻與實際道路配不起來.(視力不好,看不清楚路標).三轉四轉後,老妹放棄的將駕駛權交給我.說也奇怪,本來已亂了方向的我,一坐上駕駛座,胡亂轉了幾圈,方向就抓到了(有時開車迷路,我會憑直覺抓方向,往往會抓對),開始努力尋找今晚的落腳處.
 
我手上有一大疊老妹從網路上印下來的飯店資料,加上沿路休息站拿到的資料,實在多得不怕沒地方住,只怕挑不出我要的飯店.仗勢著飯店多,我還先給它跑到花街去玩玩.(就是因為Samyoyo 如此的認為,不僅僅害得我憋尿差點憋不住,還差點讓我露宿街頭.)
 
花街 ( Lombard St. ---這條令我朝思暮想的街道,六年前跟團因為無法到此一遊,還與導遊鬧得不大愉快.今日,我終於實現願望,與老妹兩人開了車在此"遊玩".我開了兩趟,老妹卻懼怕它的彎道與坡度而不敢嚐試.(呦!妳倒好,"美夢成真"了,那我的"胡坲水壩"呢?各位網友看到此可能有句話浮現在心裡"哩嘛麥溝貢阿啦",不好意思啦!不如此提醒 Samyoyo 她下次仍舊會放我鴿子的!)
 
〔真的很好開,不騙妳,比台灣的考 S 型還簡單.〕經不住我的慫恿,老妹也下場開了兩趟.帶著花街愉快的駕駛回憶,到 5:15 才專心找飯店.但第一家 Van Ness Motel 就碰壁.(回想起來,喂!我們不止阿花,好像還有些"秀斗"耶!大家可以想像兩個東方女子在花街一直繞圈圈的矬樣嗎?)
 
〔一夜 120 元.〕
〔可是 Coupons 上註明是 74 元.〕我覺得受騙,與老闆辯論. 
〔那是九月的價格.〕老闆姿態也很高.
 
哼!我回頭就走,我討厭被騙的感覺.接著又問了好多家,都是類似情況,不然就是優惠價的房間已客滿,剩下高價房.要住高價房,我不如去住聯合廣場附近,於是我半賭氣的跑到聯合廣場.這兒更慘,不是客滿,就是連停車位都沒有無法下車問房價.(此處可不流行併排停車,單行道上已塞滿車潮,你膽敢暫停,馬上有交通巡邏員開單.)更慘的是老妹急得想上廁所,已急到臉色鐵青了.我趕緊找到個可停車的漢堡店,放她下去,才一分鐘她又跑回來,說什麼廁所門鎖著,不給人家上.我立刻又轉到一家有停車場的 Motel 內.
 
〔我進去問房間,妳到斜對面的肯德基上廁所,上完來這兒會合.〕我憂心的盯著她瘦弱的背影走向五十公尺遠的肯德基,路旁的遊民也盯著她瞧.我想公共場所應該不會有事吧!所以我獨自走進 Motel
 
〔客滿了.〕旅店老闆隔著鐵柵欄對我說. 
 
由他們須隔著鐵柵欄做生意的模樣來看,市中心真的很亂,很不安全.我無聊的坐在車上等老妹與我會合,等著等著,15 分鐘過去了,還不見人影,我正估量是否該去肯德基一趟時,見到我的寶妹像逃難似的朝我奔來,她身後竟跟著一個穿著黑大衣的黑人浪民對她叫囂,黑人浪民身後又跟了個警衛.
 
我見狀不妙立刻發動引擊,開了車門迎向她.她跳上車喊著:〔快開走!快開走!〕我馬上加速離去,還不忘從照後鏡瞄著那追不上來的流浪漢.老妹立即連珠炮式的述說事情經過:
 
原來肯德基的廁所門也上了鎖,但急得快尿褲子的老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喚來警衛要求他打開.警衛原先是盯著在櫃台前做怪的黑人流浪漢,後來被老妹一叫,只好上前說明廁所只開放給顧客使用,而老妹也回嘴:〔我會消費,等我上完廁所後.〕
You Promise?〕
YesI Promise!〕老妹真想踹他一腳.
 
此時搗蛋的黑人好似找到新樂子似的上前起鬨說:〔她不是消費顧客,你不能讓她上廁所.〕
 
老妹心想這下子一定要消費了,要不然...上完廁所後,老妹本著良好國民的態度,言出必行的走到隊伍的尾端開始等候,這時黑人又朝著她叫嚷,警衛不得已,只好走到門口監視老妹是否會真心消費而不會開溜. 
 
"
我的媽呀!等排隊買完大概快九點了"老妹心裡低滴咕著(因為人實在太多了,而且服務人員的動作實在是很慢),這時黑人不知哪根筋不對又開始在櫃台旁吵鬧滋事了,而且還有愈鬧愈大的趨勢,警衛又無奈的往櫃台走去想制止他.此時老妹,靈機一動,看看離身後僅一步之遙的大門,"此時不溜待何時",馬上轉身推門就跑,耳邊還聽到那黑人猛喊:
〔你讓她跑了!她沒有消費!你讓她跑了!〕
〔妳不可以走,妳要消費...〕警衛也大嚷.
 
〔其實我是真的很想買個熱湯來喝,但人真的很多,隊伍排得快到門口了,而且他這樣鬧,連警衛都走向前去,我此時跑,他們要追我,還要穿過一群人,此時不跑待何時呢?〕老妹對我作了最後辯結.
 
上個廁所也能引來如此風波,我差點笑岔了氣.
 
這就是我們初抵舊金山所出的第一個亂子.心得是:在 SF 要把握上廁所的機會與場所,否則...
 
(其實妹子我平日是粉溫柔婉約的,也不知道是否是尿毒在做遂,突然之間勇氣大增,通常碰到上鎖的廁所我就算了,不上拉倒,但那天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找警衛,連破破的英文頓時也變得流利了,想上廁所的魔力如此之大,當日我終能體會了.這個故事給了我們大家一個小小的啟示就是∼不要一直在花街繞圈圈,要繞圈圈請先如廁後在再做.最後在此謝謝各位耐心的觀賞此篇日記.)
 

   
  
  

 Next to Road Trip in U.S. 9        Back to U.S.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