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Seychelles ~ 2006.05.12 to  2006.05.19 

 

  

 Seychelles ~ 2

 

  

  

  

艱辛遙迢路 

 

Seychelles (賽席爾) 與馬爾地夫,模里西斯同被譽為印度洋上的三顆明珠.
 

  

印度洋上的三顆明珠

Seychelles 跳島之旅

 

Seychelles,全名為 Republic of  Seychelles.位在非洲東邊的印度洋上,也就是在馬達加斯加島東北方九百多公里,散布了 115 個島嶼,總面積約 455 平方公里,人口約八萬人,九成居住在最大島 Mahe 馬黑島上,而首都 Victoria 號稱是世界上最小的首都,位在馬黑島東北部幾條街就是整個首都了.

全國有 46 % 的國土因蘊藏了珍貴瀕臨絕種的動植物,故被規劃為不容開發破壞的國家公園.以致於到 Seychelles 旅遊成了真正的跳島之旅.你可以到鳥島看萬鳥齊飛或靠近他們的巢穴看新生雛鳥;也可以到世上最大珊瑚礁島 Aldabra 潛水看稀有魚群;更有目前全球排名奢華高價渡假飯店島 Fregate;愛照相的專業攝影師則專往 La Digue Praslin 跑; Praslin 島上的五月谷地更有四千株僅此地生長的海椰子.當然還有各島隨處可見十萬隻的巨龜.

Seychelles 原是無人島,直到十六世紀才被葡萄牙人發現.曾先後被英國與法國輪流統治,於 1976 年六月底正式獨立,獨立第二天就立即與中國建交.他們的電視竟會出現中國神州的旅遊廣告,在 1978 年四月勒內總統造訪中國,還將國寶海椰子致贈給中國政府當見面禮,足見此國與中國大陸關係十分良好.旅遊過這麼多的海島國家,我們第一次沒被誤認為日本人,在這片通法語和英語的國土上,卻聽到他們精準的對我們用中文喊道:〔你好!中國人!〕

基本介紹先到此,還是說說怎麼去吧!比起大溪地之路, Seychelles 的國際航次還算是方便容易.首先從台北搭傍晚班機於十點多飛抵新加坡,然後轉搭十二點多的 Air  Seychelles 飛個六小時四十五分就到了它的最大主島 Mahe .感覺好像飛馬爾地夫一樣簡單.較需擔心的是飛抵新加坡下機時是第二航廈,你必須跑到第一航廈櫃檯重新辦理轉機 check in.真正讓我擔心的是行李.新加坡飛 Seychelles 每週僅週五一班,若行李轉機不順,後果是可能一週後才能與行李相見.這點我在掛送行李時,連新航地勤人員都不安的幫我們多加掛一些識別標籤.而行李條也被我特別收好,以防遺失行李可利尋找或進行索賠.
 

先飛新加坡,再轉 Air Seychelles

登機門人滿為患

 

此航班前艙全是空少服務

!妳在拍我嗎?

對不起!你太小!我在拍空少.

 

簡單的說完,接著說困難的部份,其實這困難算是我自找的.原本航班在週六凌晨三點多抵達時,待客尊寵的悅榕飯店早約好半夜到機場將我們接回飯店提早 Check in 休息.但卡在五月十七日要看球賽,所以變成後三天住悅榕;前兩天住在沒有電視可看的 La Digue.而到 La Digue 的所有交通工具都不在夜間運輸.這意味著我們一到機場唯一可做的事就是等天亮.在等天亮之前,我們還要找 Mason's Travel 的迎賓人員向他拿船票,機票與頭兩天的住宿券.

到馬爾地夫三次的旅遊經驗讓我草率的以為出了關就可見到舉牌認領的人員.到了 Seychelles 卻不是這一回事兒!沒有人舉牌迎接!堂堂國家認可的 Mason's Travel 是怎麼回事?哪個環節錯了?拿出 Mason 給我們列印下來的收據再確認,找到關鍵性的一句話: Kindly note that Mason's Travel representative will be at the airport outside the arrival lounge and thank you for making yourself known to them..... 哈哈!這麼害羞啊!還要我去認他,而不是他來認我.好吧!讓妹妹看行李,我就扯著臉皮開始在入境大廳人群中叫著:〔 Mason's Travel Are you the staff of Mason's Travel?〕沒有半個人回應我!我索性跑到機場櫃檯邊亮著燈卻上了鎖的 Mason's 辦公室外偷窺,也沒見個人影.

我放棄的找了張椅子坐下來對老妹說:〔我擔心的事真的發生了!〕因為我們要轉搭第一班六點四十五分起飛的國內班機,我想過最糟的狀況就是 Mason 的人員可能在六點左右才會出現,他才不管你幾點國際航班到達.現在此情況該是被我料中了.只好乖乖坐著等待.

五點整,有個人在 Mason's 辦公室門口開鎖了,老妹一個箭步衝過去.反正她行動,我就坐著顧行李.果然對方真的是想在國內航班開始 check in 時才來接我們.在我們的埋怨聲中,他自知理虧的請我們去一旁的餐廳喝咖啡休息.坐在半露天的咖啡桌旁,老妹笑著說:〔好像馬爾地夫喔!〕這場景真的很像,但空氣濕度不像馬爾地夫乾爽,我受不了的將長褲一折再折的穿成了七分褲.

 

通關處,清一色幾乎是國內居民

入境大廳的水準比不上馬爾地夫

 

入境廳旁的餐廳吧台

昏黃燈光下的餐廳

咖啡加花生米就是早餐

 

國內航班櫃檯

國內航班的登機證與行李條

 

六點整 Check in 國內航班,早早進入登機室吹冷氣.行前我就知道這個國家小歸小,但交通工具都很遵照時刻表.果然,六點二十分登上這二十人座的 De Havilland Stol Twin Otter,飛機馬上就在跑道上跑了起來,比正式起飛時間提早十分鐘.

我卻不想這麼急.因為飛個十五分鐘到
Praslin (帕爾戀)後,我們又要等第一班九點的船班到 La Digue (拉蒂哥).開展於前是不斷等待乾耗的遙迢路.急什麼呢?

七點降落在
Praslin 機場.這次 Mason's Travel 即具效率的把我們送上冷氣小巴士.笑容可掬的司機說:〔我載妳們到碼頭,這路程僅十分鐘而已.〕

唉!我多希望機場距碼頭有一小時那麼遠.司機大概看出了我的渴望,把十分鐘路程開成二十分鐘.這段路讓我倆開始興奮起來.

〔姐,
Praslin 好像大溪地的 Moorea 喔!妳覺得呢?〕妹盯著窗外美景說.

〔是有點像.不過若論自然山海景觀
Moorea 比較美;但就住家環境營造來看...〕我看著每戶小巧木造的殖民地小屋與細心栽植的花草,不像 Moorea 家家戶戶的花草就任它自生自長的火豔.〔這兒比較細緻講情調; Moorea 比較粗獷原始.〕

〔姐,怎麼辦?憑直覺就好想在這兒住喔!兩天都住
La Digue,這邊都沒住會不會後悔?〕

〔不會!我相信
La Digue 更美!相信我!住 La Digue 兩天我還覺得不夠呢!〕不知會何,我對 La Digue 就是這麼有信心到支撐我渡過這一段艱辛的旅途.因為我相信值得.
 

Praslin 港邊猶似大溪地 Moorea 的美景 

   

從平地上到山林,經過五月谷國家公園時,司機還自豪的介紹全世界僅此地生長的家鄉國寶:〔 Coco de Mer.〕我馬上入境隨俗的用筆記下它的正確發音.

不這樣做不行.我記得在機場通關時,海關問我投宿的飯店時,我說:〔
Hotel Ocean.〕他竟聽不懂.我只好說:〔頭兩天 L' Ocean,後三天 Banyan Tree.〕
他點點頭,糾正我發音的說:〔拉西翁
and 巴央 Tree.〕
什麼?!
L' Ocean "拉西翁"就算了!貝央 Tree 竟發音"巴央 Tree",而且""還要給它很用力拖長音的"" 下去.這一次旅程剛好可學學法文,現學現賣的學習最讓我喜歡也最不易忘記.

0720 AM 車抵碼頭時,興奮快樂又被無盡的等候取代.還好候船休息室如穿堂般兩側洞開,前後海風吹拂走不少熱氣.可是瀰漫的濕度讓我的七分褲變成五分褲,我還在試圖努力能否將它折成短褲.

0810 AM 一旁的早餐店開了,可是我們已熱得毫無胃口,只買了兩瓶 500 C.C. 的水解渴.這兩瓶水價值十五盧比,折合台幣六十六元.(這是第一次黑市換的錢,匯率較優.有關此地匯率問題十分嚴重,嚴重到讓我產生比大溪地物價還可怕的恐慌感,甚至花到沒錢,要向悅榕飯店刷信用卡換現金給小費.這經驗值得另開一篇大書特書,請容我日後詳述於" 阮囊羞澀錢長腳 "
 

Parslin 機場算是 Seychelles 最具水準的機場

Samyoyo 的七分褲

 

本土 Mason's Travel

港口邊成排的計程車

Praslin to La Digue Ferry

 

對鏡笑開的當地小孩

早餐店終於開門了

Praslin to La Digue 的船班

 

我們已經耗多久了?從深夜三點四十分下機,到現在早晨八點四十五登船,真正的目的地距離我們還有半小時的船程.

九點整,船班準時開航駛向 La Digue.聽過前輩的話說坐上甲板常會被風浪濺濕,浪大時極易暈船.所以我們選坐內艙.浪雖大,但船行還算平穩,使我還可以拍攝鄰近島嶼的風光.

九點二十八分,深藍的波濤大海上出現了幾塊零星卻令人驚豔的花崗石塊.那活脫脫就是行前嚮往欲見的巨形美石. La Digue 用這嶙峋石塊迎接遠來的客人,立時消除了我整段旅程的困頓與辛勞.我和老妹各執相機與 DV,搶拍這屏息美景.這幾塊美石,充分證明我對 La Digue 的信心是正確的.我可以大膽的說: La Digue 給我的感受算是印度洋中的 Bora Bora!不同的是 Bora Broa 以飛行高空多層次藍海呈現; La Digue 用藍洋配多色變化頑石體現剛毅美感.
  

經過半個小時船程, La Digue 以這幾塊巨石開門迎客

     

La Digue 這座長六公里,寬約四公里的小島,因島嶼過小,車輛數目限制發展,除了幾輛計程車與消防救火車外,代步工具以腳踏車與牛車(Ox Cart)為主.
   

牛車?!沒錯!真真切切以牛拉車,後方配木製座椅可搭載多人的牛車,緩行於此小小道路上,成了此島特殊一景.尤其遇彎道或坡道過陡,牛隻體力不堪負荷,常會發生牛司機拒載前進的狀況.這時只好請遊客下車自行徒步.雖如此,搭這牛車的價格可不便宜,三百公尺約十歐元.這樣的價錢嚇壞不少觀光客,網路言論也多所批評.

在我親見觀察此島風貌後,我知道:牛車勢微了,再過不了多久, La Digue 小島上將再也見不到牛車載人的情景.有些地方真的要趕快去---趁它未改變前.

同樣的,我也要說: La Digue 要趕快去!距離我造訪前收集資料與實地踩踏到這個島嶼上,眼前所見已讓我明瞭:屬於 La Digue 的質樸原始已消散到了末端,只餘一抹淡淡的原味,供我在碼頭邊用力吸取,在吐納間換取一丁點對過往逝去的堅持追求.

豔陽下的 Mason's Travel 人員,同樣高效的將我們送上本以為是牛車,卻被休旅計程車取代的交通工具.在司機預備送我們到北海岸的飯店前,我要求:〔能不能載我們先到當地小雜貨店買些飲料?我渴得快昏倒了.〕

司機 Cliff 將車轉入一個觀光客不易發現的小巷弄雜貨舖中,我趕緊抓了礦泉水與幾瓶此地有名的 Seybew 啤酒結帳後,重回到車上.

0945 AM,我們終於到達真正的落腳處: Hotel L' Ocean.距離我們飛離台北已整整過了十九個小時.費盡辛苦萬苦,流汗發呆,我們終於來到 La Digue

來個黃金心得結論吧!去大溪地難是難在國際航班!去 Seychelles 難是難在國內銜接.

去大溪地國際航班轉機等待時刻,讓你一次痛苦完成!去 Seychelles 卻在國內跳島過程中,讓你一個步驟,一個間隔的領會每一個兩小時的凌遲等待.

如何避免去 Seychelles 的痛苦呢?找一家好飯店,不論時差,不論班機多晚到達立刻入住還不加價!不然就等國際航班改換抵達時刻不是週六或週日吧!(Seychelles 國內第一航班平日約是六點,船班約七點.但遇週末日會順延.這也加深我們這一趟遙迢路的痛苦指數.能怪誰呢?怪自己找罪受?或,該死的 Air Seychelles 怎麼只有一班週五新加坡飛 Seychelles 呢?)


           
Next to Seychelles 3                   Back to Seychelles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