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Seychelles ~ 2006.05.12 to  2006.05.19 

 

  

 Seychelles ~ 9

 

     

     

     

在五月谷捐血

    

大清早起床,為的是趕第一班七點半啟航的船班離開 La Digue.昨晚飯店就備好早餐,放置於房內冰箱中.此時天空將明未明之際,我和老妹坐在陽台上,啃著吐司.這吐司與昨天現烤溫熱吐司真是天差地別.咀嚼著那冰涼的起士夾麵包,配上開始覓食啁啾不歇的自然鳥語...這就是我們在 La Digue 最真實,純樸的早餐.
  
為什麼要搭第一班船到
Praslin 呢?就是為了已約好八點正在 Praslin 碼頭取車,計劃這一天環遊全島.但有兩大重點需多一點的停留時間: Vallee de Mai --- 五月谷與此島上最美也適合弄潮戲水的 Anse Lazio.然後在下午三點多還車並搭上四點半飛 Mahe 的班機.
  
接著的動作彷彿如跟團般機械化:留下小費與思念於案頭;行李匆匆被甩上車;車行至離別碼頭,
Mason's Travel 的迎接人員卻告知一件不大妙的事:我們的班機會延遲一小時起飛.這一改變讓我們花上好多時間與航空公司和 Banyan Tree 接機人員聯繫.在離別之際, L' Ocean 的大家長---總被我稱為模里西斯老爸的 Bernar,在船將啟航之際,送上了他承諾要送給我們的物品.再見了!模里西斯老爸!希望你身體健康,香煙少抽一點. 

  

在房內陽台食用的早餐

 即將消失於日出後的月兒

   

Praslin 開來 La Digue 的船班

  早晨風平浪靜 

 清晨出航

     

半小時後,我們又回到了 Praslin 碼頭.收了兩島迎賓費用四十歐元的 Mason's 竟沒人出現,迎接我們的成了 Explorer Cars Robinson.但 Robinson 效率很快,大致講解了一下車內各個控制面板,交出十五美元的保險費後,我開始害怕了!因為...自從大溪地玩回來,我成了無車階級,很久很久沒開車不打緊,現在要駕駛一輛手排五檔休旅車,而且是靠左駕駛!!! Robinson 看我臉色不對,馬上問:〔妳們國家靠左還是靠右.〕他得到答案後,立刻寫下緊急聯絡電話,手機號碼.在他體貼教人窩心的揮手下,我將車開上路了.
  
手排車,尤其是租來的手排車,剛開始換檔一定不太順,因為它早就被多人操得檔位不大正了.以致我每次換三檔時,總會不幸打到五檔或一檔.加上已習慣用左手抓方向盤,現在左手必須忙著換檔,而我那右手竟抓不太準方向盤,常讓車車跑到對向去.更恐怖的是跑到對向車道反而有股熟悉釋懷感.果然,沒有天天開車,就算很會開車,在反應上還是差了一截!
  
左轉上山前往五月谷的道路狹小,每一個過彎,我都被對向出現的車輛嚇到.有幾次差點對撞下,我根本不躲了,直接踩煞車,將閃避角度完全交給對車處理.太可怕!這次租車的感覺彷彿是打電玩飛車.
  

終於到了五月谷.我像丟了燙手山芋般,將車停好喘口氣,開心的買票進入山谷中.在還未進入谷中,我先講一個在網路上搜到的故事:(因原文出處不可考,若有觸版權者,請來信告知.)在很久很久以前,馬爾地夫的漁夫在海上捕魚時,捕撈到一個狀似女性臀部的硬殼,剝開內裡的果肉又與椰子十分相近,故稱之為海椰子.
   
雖然不知這個故事的真實性,但地球上真真確確有這種名為
Coco de Mer 的海椰子,而且目前全球僅有四千株生長在 Praslin 島上的 Vallee de Mai (五月谷)裡.故 1983 年此地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中.
  
號稱植物國度中最大物種的
Coco de Mer ---海椰子生長速度非常慢,就像人類活了二十幾歲結婚生子,此種椰樹雖有分雌雄,但兩者卻繾綣緊靠在一起,真似對相愛夫妻,使 Seychelles 有了伊甸花園的美譽.其樹種生命力強,約成長二十幾年後結果.雌性的果實就像女性的臀部形狀;雄性的果實(雄性也結果?)則像男性生殖器.有趣的是觀光此國,有些地方的廁所外就是以海椰子的果實標誌區分男女廁.海椰子的果實約九個月後,殼內的汁液就會十分香濃甜膩,常被製成甜酒,我有幸在此旅遊的最後一晚嘗到了這甜酒滋味.而一個果實需要長達八年時光才會完全成熟.
 

 這就是我們在 Praslin 所租的車車

Vallee de Mai (五月谷)入口處

     

必須先進去買票拿地圖

  Coco de Mer ---海椰子

 解說牌上有多種語言說明

      

靠著這傳奇,我們當然要來走一遭,更要抱抱那重達二十公斤的海椰子果.走入被濃密椰樹遮蔭而略顯幽黯的谷中,我立刻感到很靜很靜卻又很吵很吵,這兩種不可能共存的聽覺衝突感官:四下安靜得不聞一丁點的人聲,只有我與寶妹二人站立在樹下齊齊仰望最高可達一百多英呎的 Coco de Mer,我們彷彿深入至一個自然原始森林.但,這個保護原生物種的屬地,可不容許 Coco de Mer 專斷搶戲,奪取旅人一切的注目.
   
於是,一旁草叢中的壁虎,變色龍,蚓蝯發出超大聲響的悉索聲;頭頂上更有只在此地生長的藍鴿,黑鸚鵡,茶隼,褐雨燕放肆翩飛,翅打櫚葉.如果飛翔是有聲音的,我在這靜寂的時刻,聆聽到此處受到優良保護的動植物最狂放囂張的存活尊嚴.  

   
不久,我竟聽到熟悉的豆大雨滴降臨聲.那明明就是雨打芭蕉的樂音,卻偏偏感受不到任何水滴的淋濕.莫非,我在這原始森林中錯亂了?真的下雨了!只是海椰子巨大的闊葉像護衛我們般,接收了所有天霖,可見其葉片有多麼寬廣!
  
林中有個小小的展示台,供解說員展示海椰子.我不客氣的抱起較小顆的海椰子果實.平日抱家中重達十二公斤重的寶貝狗習慣了,無形中,令
Samyoyo 臂力還不錯的輕鬆舉起.但換了另一個較大的果實,我臂膀突爆的青筋足可證明我抱起這果實有多困難!
   

 雌性果實狀如女性臀部; 雄性則如男性生殖器.

 

 谷中有片展示說明台,不定期有人員在此解說,並供旅客親手接觸這些珍寶

   

展示長桌上的海椰子果實

   雌性海椰子果實

  ~~~~重死我了!

   

果實內剖面圖

 谷中步道

綠林中,人們顯得渺小

      

雄性海椰子果實說明

 這幾乎成了Seychelles 國家的象徵

  

抱二十公斤重的海椰子果實有困難外,我們還碰到了另一個更大困難:五月谷蚊子多得不得了!行前曾看過一位婦女宣稱她是蚊子愛好者,不論到何處旅行,總被各地飛蚊吸取許多血液.但到了 Seychelles 竟沒被蚊子叮咬.我相信了!但我們卻在五月谷流連一小時間,身上外露肌膚被叮咬得紅腫發癢.此谷中的蚊子可能很愛黃種人的血液吧!我和老妹一身紅斑,互相對視以無聲交換了語言:咱們來這兒捐了許多血!!捐血沒關係!請別讓我們發癢!可憐的我倆,再也無視身旁珍貴遺產,開始努力的抓扒身上紅點.(所以,每個人膚質不同,蚊子咬不咬?真的因人而異,即使你真的不會被蚊咬,出門在外,防蚊驅蚊措施還是預備以防萬一.別像我,從五月旅遊至今日寫這篇遊記時,已是台灣時間八月底,我還會抓搔右上臂內側此地蚊子血吻後的部位.)
  
〔我受夠了!我不想千里迢迢來此捐血,妳還想繼續走下去嗎?〕我無奈的問老妹.
〔嗯..不要!快走!〕老妹無力的揮趕飛蚊回答我.
  
於是我們逃出五月谷,也逃出了強悍蚊子領域.

  
       

         
          Next to Seychelles  10                       Back to Seychelles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