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Tahiti ~ 2003.09.06 to  2003.09.16 

 

  

Tahiti (French Polynesia) ~ 3

 

   

   

   

 

大溪地(3)∼ 抵達 Papeete

 

     

一般俗稱的大溪地實為社會群島,主要由 Tahiti Moorea Bora Bora Huahine Raiatea Tahaa 等組成.這幾個島嶼都各有特色,美得不染塵煙.正因為島嶼太多分佈又廣,有幾個知名的遊輪航行於南太平洋上,如:保羅高更號,大溪地公主號......類似愛之船的多日航程,可將南太平洋風光一次飽覽.只是郵輪之旅比較靜態,適合年紀大一點的人.對於旅程中彷彿過動兒般的 Samyoyo Belinda 姐妹,似乎不大適合此類跟團般的遊程.所以我們這次的大溪地之旅以搭機為主要交通工具,而且不想走馬看花只挑了兩個最知名的島嶼.路線是從大溪地主島開展,然後到 Moorea 住三晚,再轉往 Bora Bora 獃兩夜.最後返回 Tahiti 主島,深夜三點再搭國際航班離開.總共在大溪地獃了七天六夜.
 

Moorea 先住三晚

 再轉往 Bora Bora 獃兩夜

     

費了近二十二小時終於抵達 Tahiti 首府 Papeete ,雖近深夜,已打烊的機場銀行卻再度開門服務.我見機不可失,也不管接機人員是否在等我們,快速排隊換了台灣難見的法屬玻里尼西亞幣.美金兩百元換了一萬九千多法玻幣,合台幣約一比三.
     

這一耽擱,直到半夜十二點半才到達 Sheraton Hotel .整個飯店大廳只有櫃檯人員服務,一台車把我們載來已讓他們忙著 check in 忙到忘了提供迎賓果汁與冰毛巾;行李員大概夜班人少,忙給每人套完花環,從遊覽車上搬行李下來就不見人影了.
  

台灣難見的法屬玻里尼西亞幣

法屬玻里尼西亞幣合約台幣一比三

  

遊覽車沿路放下旅客

半夜十二點半才到達 Sheraton Hotel

        

對他們輕忽的服務我蠻體諒並不會產生不悅,因為我將目光完全放在大廳中的一位已 check out 的女住客身上.她的皮膚看來已受到陽光多日的洗禮,身旁雖有大件行李,但不會讓人錯認是剛抵達等著 check in 的住客.
 
我會注意到她是因她臭著一張不能再臭的臉,彷彿寫著:我怎麼會來到這鬼地方!正疑惑她的臭臉時,我的腦海突然搜尋到讀過的外國旅遊網站上的日記內容,猜測她八成是在等夜班兩,三點起飛的班機,又因為無處可去,只好在這兒擺臭臉吧!
 
順利拿到房間鑰匙後,自己提了行李去找電梯.倒不是為了省小費不讓行李員服務,而且大溪地並沒有小費文化.而是為了明日要搭很小的飛機飛
Moorea,行李限重是以國內航班為標準,咱們兩位小姐的行李我可以一手一件就提起,何必煩擾行李員呢!
 
就這樣,姐妹倆到了電梯門前,〔叮噹!〕電梯門開了,我率先步入電梯,沒想到不過才兩秒鐘,電梯門就在我毫無預警下關上,我迅速一閃,閃過了電梯門卻沒閃過腳邊的行李.當場,我摔在堅硬的石塊地上,還將行李給撞翻了.
 
〔妳有沒有怎樣?〕妹妹驚呼!
 
〔沒怎樣!〕我的右膝很痛,但我逞強的說:〔還好!沒事!什麼怪電梯啊!〕
 
其實認識我的親友大都知道我是一個很會摔跤的人,摔多了,對一些小傷都會淡漠視之.反而是摔跤之外的一些不可解釋的預兆才使人不安.我當下想的一句話是老爸千叮嚀萬交代:〔絕對不可以跑去參加餵鯊魚活動.〕(上次去可愛島當乖女兒不敢搭直昇機鳥瞰全島造成諸多憾恨,此次我是鐵了心一定要去餵鯊魚.老天該不是用這種方式阻止我參加餵鯊行動吧?!)
 
〔哇!妳膝蓋流血了!怎麼這麼嚴重?妳不是說沒事嗎?〕老妹盯著我的右膝問.
 
血???!!!鯊魚最嗜血!
 
〔沒關係啦!〕我還是要去餵鯊魚,必須先趕走老妹的疑慮.〔我有帶酒精片消消毒就好了.〕
 
老妹看出我對傷口的不耐煩口氣,遂不再多提的入房梳洗.進入房內,見到它們的陳設會有種錯覺:我們八成飛過整個太平洋抵達了美國本土,住進了一家美式飯店,而不是在一個熱帶天堂小島的飯店裡.這種情況同樣也發生在辛苦初抵馬爾地夫的第一夜.這大概是到天堂前的一段人生必經的無聊住宿吧!才可體會出天堂的難以抵達.
 
第一夜,躺在大溪地飯店的床上,我倆竟了無睡意的以聊天打發.
 
〔好像飛大溪地的時差沒有飛夏威夷嚴重喔!〕重眠的妹妹竟如此說.
 
〔那是因為過去二十多個小時轉機亂睡睡飽了!〕我失笑.
 
〔那我們明天幾點起床?〕
 
〔反正明天星期天,大溪地的商店都不開門,下午又要趕三點的飛機,我看我們就睡到自然醒,有時間就在飯店泳池游泳,沒時間就逛逛飯店精品店等下午飛機囉!〕
 
聊著聊著,我最後一次看鐘是凌晨三點即進入夢鄉,直睡到第二天早上的十點四十分才自然醒來.為了要搭下午三點的飛機,我整個人懶洋洋的不想安排任何活動,遂叫了客義大利麵送入房內,算是將早午餐一次解決.
 
雖說大溪地沒有小費文化,但請人送餐飯入房總該感謝一下吧!嘿!那大溪地姑娘真不吃這一套!端著個托盤,用眼神示意:〔放哪好呢?〕我才在桌上清出一個空位,忙回頭掏錢時,她拖盤一丟,回身就走,真不帶走任何一片雲彩或錢財.這動作行為真讓我相信了:大溪地沒有小費文化!
  

房間很美式風格的 Sheraton Hotel Tahiti

洋溢著熱帶南島風情

         

拖盤一丟,拔腿就跑

填飽肚子後開始逛飯店

         

遠方就是 Moorea 的島影

還沒到外島就看到上空女子

        

在房內用完餐,我們頂著正午的太陽踱步到飯店的游泳池.哈!早預料這趟旅行會親見歐洲大膽女子上空曬日光浴,但我以為該是到了外島才會見到,沒想到此刻就讓我親眼目睹.
 
老實說,走過她們身旁還真不自在,雙眼不知該往哪溜轉.但幾天下來,我和老妹也穿著泳衣當
T-shirt 環島兜風逛街(老妹的泳衣還是比基尼呢!).
 
站在泳池旁另一座位置較高卻無人享受的熱水按摩池畔,一眼望去就是湛藍的南太平洋;西北方向的翠綠小島即是我們今晚落腳的
Moorea.看到 Moorea 的島影,提醒我快快回房整理行李好趕飛機.
 
回想我的這次旅程,說實話,我整整浪費了前三天,尤其是這一天!週日千萬別獃在
Papeete,除非你也和當地人一樣虔誠的上教堂做禮拜.加上卡在要搭機飛外島,租車出去玩的時間都不夠.這種無法自我決定而被限制的旅程真教人心痛流失的時光.
 
好吧!就讓我們的假期從
Moorea 真正開始吧! 
  
 
   

   
    Next to Tahiti 4            
Back to Tahiti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