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Tahiti ~ 2003.09.06 to  2003.09.16 

 

  

Tahiti (French Polynesia) ~ 4

 

   

    

    

  

大溪地(4)∼ 轉往 Moorea 

 

      

旅行社的專車準時的出現在飯店門口,不到十分鐘我們又回到昨晚抵達的機場,它的右側就是國內機場.
 
乍見國內機場的規模實在令人發笑:右方一個小櫃台就是劃位處,領到一張如書籤護貝須回收的登機證就算完成手續了.左方則是個點心酒吧,吧台前的高腳椅上坐了幾位男子,其中有一位還穿著飛行員的制服.
 
媽媽呀!希望不是載我們飛
Moorea 的飛行員.
 
機場可笑歸可笑,但班機倒準時得很.時間一到,鐵柵一開,乘客交出了登機證就往那架可載客二十人的小飛機走去.登上機後,我連頭都無法抬起,彎著腰駝著背就坐(大溪地的國內島嶼班機皆不劃位,因此可選擇自己喜好的位置就坐.).接著,駕駛員也上來了!沒錯!就是剛才坐在吧台逍遙的飛行員.
 
〔要起飛啦!請把安全帶綁起來!〕機長邊走進開放式機艙邊喊道.
 
就這樣,我把我的生命交給他足足七分鐘!然後,飛機降落在
Moorea
 
一領到行李,留著長髮即腰,擁有四分之一中國血統的接機女子即迎上前獻花,我則抓著她看我昨夜電梯前摔的腿傷是否對餵鯊活動有影響?司機也很有效率的忙趕著我上車要送我們去飯店.
  

抵達還未滿12小時,我們又轉往下個島

可愛又陽春的國內機場

      

坐酒吧台的飛行員?

飛往 Moorea 的十人坐小飛機

 

扣好安全帶,準備起飛啦!!

起飛啦!!

      

起飛後約五分鐘就見到了 Moorea

Moorea 小機場

       

匆忙間,我們的小巴士已行駛在 Moorea 唯一的一條主要道路.我突然對 Moorea 有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 有點馬來西亞蘭卡威小島的蔥綠,卻沒有橡膠樹成林;又似帛琉般純樸,又不像帛琉那般原始;那尖銳的火山峰頂彷如夏威夷離島風光,但目光調向公路,又不似夏威夷交通道路平穩進步.這段路,我不斷在飛越的景象間尋找我熟悉的軌跡點滴,一路行來如夢似幻.
 
我注意到幾個在行前死背的地點名稱:
Pao Pao,這是靠近知名海灣 Cook's Bay 的熱鬧小鎮,許多餐廳都聚集在這兒.但以城市人的眼光來看,根本談不上熱鬧,幾無路人活動的路旁甚至連小鎮都談不上.但,在此刻,我終於發現我對 Moorea 似曾相識的原因了:電影"南太平洋 South Pacific"中最美的一景就是在 Cook's Bay 取景的.現場目睹比電影鏡頭更美更扣人心弦.
 
曾經有位當地的導遊說了他帶日本團的奇事.大溪地在日本人心中堪稱是蜜月旅行的第一選擇,若無法到此蜜月,起碼一生也要來朝聖一次.結果他帶的這一團日本客年齡稍長,八成花了半輩子的時間嚮往大溪地,到了
Moorea ,竟然遇到美景就開始高唱電影 "南太平洋" 的歌曲;到訪 Cook's Bay 時,就吵著一定要到 Bali Hai "南太平洋" 中杜撰的一個海上仙島名稱).日本觀光客的執著令這位導遊開了眼界,也疑惑在 Moorea 拍攝取景的"南太平洋"給了日本人多少幻想?
 
為此,我在行前特別找了
"南太平洋"這部老片來看.片子真的是太老,比起當今的電影科技, Moorea 拍得並沒有我親眼瞧見的美.
 
從電影故事回到現實中,我們抵達
Sheraton Moorea Lagoon Resort Spa.喝下甘純的鳳梨迎賓果汁,立刻在現實中體驗到人間該有的挫折.行前熟讀一切旅遊資訊,我已摸透這家高級飯店水上屋的座落位置所觀賞景致差異與房號,當下被分配的水上屋卻是叫我避之唯恐不及的房間.
 
老妹立刻要求願多付金錢以換取較佳景致的
Horizon-overwater Bungalow
 
〔對不起!因為客滿了,現在是旺季,又接了一團,所有的地平線水上屋全滿,晚一點或明早有
no show 的,我再幫妳們換房好不好?〕櫃檯人員 Geroge 和緩的說.
 
此地台灣客不多,為避免造成台灣人是
"澳客"的印象,我們無異議的進入了他安排的水上屋.老妹被房內該有的硬體設施眩惑,拿起相機左拍右拍一番;我則像個風水勘輿師父專在室外甲板找尋太陽起落方位.終於,"風水師"發難了:
 
〔不行!夕陽看不到我已退而求其次的尋求朝陽晨曦,可
......這間水上屋之方位實在.......唉!〕我長嘆一聲,果斷的說:〔讓我們做個"澳客"吧!錢不能白花!我才不信他什麼今晚明天換房的說詞,現在就給我搞定!〕
 
有了我
"發飆"的斷言,老妹勇氣十足的拿著信用卡到櫃檯非搶到好景致的房間不可,終於得到網站上列名有 great view 卻不用加價的房間.
 
真是有吵有糖吃!有時真的不要太客氣,努力爭取權益!否則吃虧的是自己!
 

竟然配到我避之唯恐不及的房間

這排水上屋最靠外側之景觀

      

看到我們來,喬治馬上低頭裝忙

我不管!給我有景觀的水上屋!

      

YA!要到了景觀不錯的 91 號房

91 號房視野極佳,另一側可賞夕陽

      

雖得到最後的勝利,換得日後三晚住宿的安逸,卻也耗費了一個多小時.為了追回這一個多小時,我忙著以電話聯絡今晚的晚餐訂位接送與餵鯊活動確認.
 
Moorea 的第一晚行程就在既定的 Alfredo's 義大利餐廳豐盛的晚餐後該劃上完美句點.
 
慢點!晚餐吃得太飽太脹的結果,咱們兩姐妹想消化腹中物,不得不央求警衛開鎖讓我們進入健身房運動(飯店健身房是
24 小時開放,但需請警衛開鎖,無限制開放給住客使用).
 
警衛大概很少見到台灣人,開了鎖後竟不離開與我們大聊特聊起來.我困難的踩著腳踏車也與他哈拉.話題就從他教我們大溪地簡單問候語,我教他中文問候語開始,然後聊到他的經歷.
 
原來他曾在夏威夷的
Lanai 唸過四年書,最終還是回到 Moorea 擔任警衛的工作.
 
〔你不會不習慣嗎?〕玩過夏威夷四個島嶼的我們,自認對夏威夷很熟的我問:〔這兒和夏威夷任何一個島嶼比較都顯得很...純樸.〕
 
〔沒錯!這兒的生活很簡單!我有很多親友散居在南太平洋各地,包括大溪地,東加,薩摩亞.〕警衛
Theodeo 說:〔其實生活可以很簡單,端視妳要怎麼去讓它簡單.經歷了一些複雜的生活,我覺得 Moorea 的生活讓我如魚得水,所以我覺得在這兒很快樂.〕
 
〔如果你有機會到夏威夷發展事業,你會考慮離開這兒嗎?〕我以一貫的台灣觀點問.
 
〔不會!〕他很快的回答我:〔在這兒真的就很好過了.〕
 
〔可是這邊物價貴得嚇人!〕老妹踩著跑步機也加入話題.
 
〔那是對妳們觀光客才貴,我們...不貴!不貴!〕
Theodeo 笑著說.
 
〔怎麼會不貴?!〕我抓出我口袋中所有的
CFP 銅板,走到健身房角落的販賣機預備買瓶可樂.買可樂也是我到健身房運動的原因之一.因為房內的 minibar 一瓶易開罐可樂 CFP 三百四,這兒才兩百八十多.
 
〔妳要買什麼?〕
Theodeo 瞇著眼注視我的動作.
 
〔我想買可樂.〕
 
〔不要在這兒買!我帶妳到另一個地方買便宜的.〕
 
此處超市五,六點就打烊了;也沒有方便的
7-11 Sheraton 飯店出去的公路夜晚荒涼又沒路燈,他要帶我們去哪買?〔很遠嗎?〕我半信半疑.
 
〔不遠!走路不到兩分鐘!〕他已走到門口.
 
〔好吧!〕我看他不是壞人,跟他去看看吧!〔你要不要先關燈鎖門?我們也運動夠了.〕我擔心他的職務範圍.
 
他做了個
"沒關係,別管它"的手勢,隨手將門一關,就帶著我們姐妹往飯店餐廳走去.
 
我還在懷疑餐廳怎麼可能買到便宜可樂時,他又領著我們往餐廳後方走去.原來這兒有個員工休息室,門口就放了台販賣機.我馬上跑過去一看,天啊!沒有幾步遠的距離,一瓶可樂價錢從兩百八變成一百五.我樂得投幣買了兩瓶可樂,一瓶送給他以感謝他的好心.
 
他歪著頭看看那可口可樂以中文道謝一番說:〔我們大多喝百事可樂,不大喜歡喝可口可樂.〕他這句話提醒了我:美國文化與歐洲文化的較勁真是無孔不入.不僅波及這糖水飲料,連殖民地人民都深受影響.接著,
Theodeo 還不忘考我:〔"謝謝"大溪地語怎麼說?〕
 
Maururu(馬嚕嚕)!〕我快速回答,又加了句法文:〔Merci.〕
 
〔嗯!〕他讚賞有佳的點頭.在我們預備回房話別時,他又考了句:〔再見怎麼說?〕
 
Nana(娜娜).〕我驕傲的答.哎!真是考不倒我.
 
〔晚安呢?〕
 
〔偷
..... .....〕哇!這難倒我,我的舌頭打結了.
 
Taoto Maitai.〕他提醒我,還加重 "tao" 舌頭打轉的音節.
 
〔對!對!對!偷兒偷買泰!〕嘻嘻!大溪地語還不難學嘛!
 
回房後,我興奮的對妹妹直誇
Theodeo 熱心助人,日後想喝可樂就可以去那台販賣機.老妹卻翻了個白眼說:〔姐界,我知道妳數學不好,但這麼簡單的除法妳都不會嗎?妳自己算算看,一百五十元的可樂折合台幣多少?〕
  

一百五除以三..........
  
〔哇!五十塊!〕我慘叫一聲!〔台北
7-11 才賣十八塊,這兒.....算便宜的可樂還.....哇!!!〕
  
   
  
   
      Next to Tahiti 5            Back to Tahiti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