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French Polynesia

  

 

 

 

 

已無遺憾的大溪地
 

 

賭贏的寶妹似笑似憂的看我如何接招?黑手黨隨著她身影走向我。
「你沒收到我臉書私訊嗎?」我問。
「沒!什麼時候妳傳私訊?」他反問。「妳說了什麼?」
我平板說出寶妹的話:「我累了!明天趕早班機,今晚只想早早睡,不想吃晚餐。」
「怎麼回事?我想帶妳們玩,享受大溪地,妳卻跟我說想早早睡,不吃晚餐?」他回完我,馬上抓住寶妹詢問:「我可以帶妳們去玩嗎?」
「一切決定在她!她說了算!我全聽她的。」將我一軍的寶妹很無辜的笑著。

Michele 立刻展現專業將我們的大小行李,連同寶妹一起擺上接送車後,開始努力說服我讓他帶領遊大溪地本島。唉!我真的低估南義大利人熱情磨功的強悍,也錯估以為他想玩一夜情的躲閃逃避。我們茫茫然提前一小時飛回大溪地,他都能在機場適時出現,證明我翻轉不出他掌心,加上寶妹敲邊鼓,一切又回歸他計劃中。

午後三點四十五分,我們再度回到這輩子旅遊紀錄中重返多達六次居冠的大溪地洲際飯店。可能因為此紀錄加上會員身份與同集團頂級 The Brando 住客經歷,擁有金鑰匙身為 Chef concierge 的 Teiva Milz 親自相迎,喝了迎賓果汁馬上帶領我們入房。

 

洲際.....有家的感覺....這應該算是我最喜愛的過境旅館...不是她豪華不是她服務好...而是一種情感!


多麼頂級灰姑娘際遇啊!我陶醉金鑰匙尊崇服務,但網路使用不順的寶妹馬上到大廳櫃檯找 Milz 麻煩。同一時間, 換了便服的 Michele 在洲際大廳與我最熟悉的資深行李員和 Milz 打過招呼,然後在他們眼下光明正大的帶我們出遊。這個宣示動作使我與寶妹安心坐上他的座車展開大溪地之旅。

「這次的台灣空難真驚人!」常飛返離島航線的 Michele 說:「我們從 Tikehau 坐的飛機都是十幾年的老飛機,為何你們台灣使用同機型新飛機會出事?這證明還是老飛機穩當!」因為網路消息混亂,我不敢肯定到底是否復航更動非原廠零件而釀禍的無言以對。

 

為什麼同機型卻發生這種意外?你問我.....我無解...人!生命無常!不是嗎?


見我不語,他馬上轉換話題問:「妳們到過大溪地哪些地方?」車子開出洲際停車場右轉。已有兩次在大溪地租車經驗的我,快速講出我們曾到之處,因為前方不遠的叉路將決定接下來的路線。Michele 在叉路口當機立斷左轉往東北駛去。

接下來的路程我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我曾經在腦海死背平面地圖與現實路況奮戰,如此看到的風景非常局限。也就是這局限性,使我今日重新看到多年前的道路如此陌生?
 

大溪地會塞車!沒錯!但上路了!我在後面監視前坐的二位!你們要說我大電燈炮我也不在乎 .....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首先!大溪地的塞車狀況更加嚴重。下午四點半是當地人下班時間造成的塞車潮。你看!人家四點半就可下班回家!咱們台灣人多辛苦?窮忙死做長態加班過勞,一丁點太陽都曬不到無法吸收日月精華,錢沒賺比較多,身體健康卻每況癒下。每到大溪地ㄧ次,我就會反省確立人生目標:永遠與陽光起落而行才是真人生!

 

如果...陽光、空氣、水是構成生命的三要素!那...島嶼、旅行、海洋就是增加我生活中精彩的三元素
請跟 Samyoyo & Belinda 一起沈浸於海島之旅,歡迎加入我們的粉絲頁 Island Chic by samyoyobelinda.com (這是置入性行銷沒錯!)


面對塞車潮 Michele 方向盤轉入我完全陌生的小巷捷徑,ㄧ路往東北急駛。這應該是我 2003 年迷路的起點吧!十二年前我在此陷入困境,怎麼問路都殺不出ㄧ條血路,我到了純法語區,和善的大溪地人只會對我搖手: No English!最後是位背包客救我指引出金星角方向。經他解救,我們 2003 年大溪地之旅也僅到金星角,不敢再深入下去。
 

 
有趣的是當晚回到港邊夜市晚餐的我們,被ㄧ位陌生年輕男子叫住,我滿臉茫然的盯著他,內心自問:"我認得你嗎?"
他微笑送出通關密碼:金星角。
「啊!是你!」我抱頭大喊驚呼!「我們又相遇了!真對不起沒認出你!當時迷路找金星角已昏頭又要應付路況。」使我認不出這位背包客容顏。

比較 2003 年我坎坷的金星角,Michele 熟門熟路輕鬆抵達,我留存的金星角頁面重新改寫!因為在此,他讓我見到了 Ylang Ylang 這花香植物!

我在大溪地初識兩個專有名詞,其共通點是唸它們的名字如唱歌般使人愉快歡樂。這兩個名詞: Bora Bora 波拉波拉是其一, Ylang Ylang 依朗依朗是其二。但直到今日此刻金星角旁,我才看到並摸到 Ylang Ylang 花朵。我嗅聞迷醉 Ylang Ylang 花香,Michele 同時口述此地歷史事蹟。
 

比較 2003 年我坎坷的金星角,Michele 熟門熟路輕鬆抵達,我留存的金星角頁面重新改寫!寶妹好愛左圖二位的身影!


再度上車沿海岸而行,Michele 導覽介紹:「大溪地北海岸大都有環礁保護,就只有一段沒有環礁,浪頭直接打上整片黑沙灘,這一段變成衝浪者的天堂。」語畢,他將車頭往岸邊停靠。

好了!四點半下班到哪玩?我見到個個身材精實,腹肌明顯的衝浪客隨著一波波浪頭搏浪衝擊,還有我喜愛的 Paddle board 玩家用它衝浪,我看得羨慕至極近乎痴傻。天知道我多麼想衝浪,幸好 Paddle board 使我找到水上一片天,雖然只敢在淺灘環礁裡玩耍,得到的自信開懷滿足不可言喻。
 

這一段變成衝浪者的天堂

 

這段....有的...我們 2003年走過


再上路,變成寶妹的飯店之旅。Michele 指著山崖面海的建築物說:「那是以前的 Regent,已荒廢許多年。」南太平洋真的太遠了,飯店集團經營不善又找不到接手者,直接撒手放棄。Regent 如此,Club Med 在 Bora Bora 也如此。而昔日的 Raddison Hotel 則轉手被 Pearl Beach resort 接收。

車行過大溪地主要兩大河流:Mahina 與 Papenoo 出海口,Michele 過站不停,直駛到一條觀光客可能忽略的小巷口轉入。「這是大溪地長度最高的瀑布,原來還有步道可前往,但因爲土石流,顧及安全封閉了步道。」

我們的座車就在小巷道裡飛馳,我見到當地孩童天真戲玩;瘦弱小狗爬到路上發呆;當地人們準備晚餐的同時,焚燒椰子葉加垃圾變成驅蚊煙;還有我最喜愛的綠色林木隧道,乾淨翠綠一路往前往高處延伸出濃密蔥綠的高山中,一道白絲緞瀑布如煙如詩如畫傾瀉而下。這段路該是此次重遊大溪地最令我感動喜愛難忘的高潮。車行到底,步道入口在望。

Michele 問:「雖然步道封了,但還是可走。如果妳們想下去走走享受芬多精,我覺得不危險,想試試嗎?我奉陪,只是蚊子會很多。」

「不!」我清楚明白黃昏溼處林木下的蚊子大軍有多狠,而且晚了,我無力挑戰。
「那就留到下次妳重返大溪地時,我們趁破曉來個清晨健行囉!」Michele 又有我無法參與的新計劃。

不走瀑布道,車體返回來時路,過了隧道停駐在很久以前我無法抵達的大溪地景點:穴口噴瀑。2003 年自行租車的最後目標就在此,卻因為迷路時間不夠夢難圓。十二年後,這段旅程從 Tikehau 遇到討厭的他,相識後卻一路奇怪黏膩伴隨的 Michele 專業帶領我們圓滿拼上大溪地最後一塊拼圖。我們對著穴口計時數秒,聆聽浪潮來襲的強度估算下一個來潮能噴出多高浪潮?隨著衝擊噴出的白浪高低,好像玩衝浪衝到好浪的我歡呼高叫大笑!

 

對著穴口計時數秒,聆聽浪潮來襲的強度估算下一個來潮能噴出多高浪潮?


我感激萬分的說:「今晚無論如何,讓我們請你晚餐感謝這一路的招待。」
「不可能!妳們是我的客人!我請客!」身陷他地盤根本無能發揮,唯一能發揮的就是選擇用餐地點。我拒絕了他挑的高級中餐廳,想到港邊夜市隨便吃吃就好。因為昨晚 Les Mutines 的大餐後遺症:就算今天沒吃早餐,午餐草率吃,到現在竟還不會餓。

ㄧ走進 Place Vaiete 港邊夜市,我就警覺會遇到認識的人。果然!幫我們打蟑螂的華裔夫婦來了;Tikehau Pearl Beach resort 櫃檯人員帶了一大家子人在隔桌就座,他毫不意外的與 Michele 打招呼並與我們點頭微笑。我回想起在 Tikehau,就是這位櫃檯人員建議我們划獨木舟探索沙洲而認識 Michele。

我們還是不餓無啥胃口,兩姐妹共享一碗雲吞麵,剩下的 Passon cru 與 Michele 點的炸魚全數打包可當他明天午餐便當。

 

是的....我們又回到了這個夜市....這個從 2003 年就結緣的夜市....重返數次,最後在這個假期的尾聲由她來結束.....


向晚微風徐徐吹散熱氣,我們步出油煙濃重的攤販區來到邊緣的公廁。十二年前,不懂法文與大溪地當地語言的我曾在此如無頭蒼蠅般闖入男廁。今日,我自信的知道女廁的 大溪地語,這份自信是過去十二年旅遊經歷中,許多相互幫忙照顧的友人累積得來的。

金星角背包客,Marcel Roe,Patrick,Miriama,Pierrot Taati,Maui,Nina,Louise 媽媽,Jonathan,Michele,Tumi,Gillian,Vanillia,樂子旅遊的 Emma 與 Carol ,還有許多來不及記名 ...... 如此多人的幫助下,十二年裡重返大溪地四次怎會不圓滿呢?
 

握在掌心裡的這份將近 12 年大溪地旅遊回憶 .....


2015 . 02 . 06 清晨七點十分大溪地航空 TN078 飛往日本東京的班機在晨曦中飛離大溪地,坐在機上的我失控放任自己足足落淚半小時後,世界上最美的小島 Bora Bora 在窗外晨光下,妖嬈艷麗的出現與我道別後,還深情加送番外篇:寶妹上次獨自旅行的心型島清晰出現眼下 ...... 所有我欠缺該到沒到的大溪地美景全部圓滿補齊了。

我揉揉因哭泣而腫脹難看的眼皮,破涕為笑的真正釋懷瞭解:這一趟該是最後了無遺憾的大溪地之旅!

 

我知道妳覺得夠了!但只要有心 ...... 誰知道以後的旅程會如何發展呢?

永遠不要忘了 ...... 妳的寶妹是夢想編織者 .....

 

 

∼ 12 年大溪地旅遊回憶完結 ∼

邁入十一年馬爾地夫回憶錄正開始
 

         
Back to Menu < Tahiti Travel 2015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Tahiti 全篇完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2015 大溪地遊記上一篇 回到 2015 大溪地旅遊選單 全篇完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