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French Polynesia

  

 

 

 

 

Tetiaroa ultimate tour
 

 

豐盛滿載入房的早餐僅淺嚐一點點就吃不下,專心忙了四十分鐘塗抹乳液加防曬。這輩子沒如此珍惜保養肌膚了。八點半到 water sport 見到久違的 Mark,他瘦了,連同另一位同事與 Fred 都更瘦了,可見 Water sport 的工作多吃重?

而連綿 water sport 前方那片該是 The Brando 最夢幻景致沙洲今日重逢,竟然足足擴散增大ㄧ倍,我呆視不解這沙洲為何如此變化半晌,才緩緩步入海中朝快艇走去。快艇上有昨日同機的兩位女士,還有我熟悉的 Tumi,她曾在臉書私訊誘惑我們重返,不知她還記得我們嗎?

她還記得!見面相對時,她無法置信的大叫:「妳們真的回來啦!歡迎妳們!」

我們開心的又親又抱又吻完,我看了船長一眼,半年多前也是他開船載我們出海。那時的他技術略顯稚嫩,還需另一位大溪地當地人督導幫助,但回程時仍發生在淺灘處船底刮過珊瑚礁群,惹得 Tumi 心疼輕聲尖叫。如今,少了當地人隨行,顯然他已成長能獨挑大樑。與 Tumi 親吻擁抱完,她回復專業身分介紹我們與另外兩位來自瑞典卻在澳洲工作的女士認識,並簡述今日活動行程,快艇加速啟程出發。

我還來不及問 Tumi 怎麼沙洲變那麼大?她就先對重返客上新課程:「重返有何新發現變化?」我的提問正中她下懷的解釋:原來潮汐與季節更迭會使沙洲產生極大的改變。雨季強大的水量夾帶更多沙量,使沙洲面積擴增。到了乾季,沙洲又會變小。

 

快艇出航時這印象中原本就很大的沙洲,沒想到潮汐與季節更迭會使沙洲產生極大的改變,使沙洲面積更加擴增


「近日月圓,加上退潮,所以現在海水更淺了。」 Tumi 略憂心的說。
月圓本該滿潮啊?怎會更淺?事實證明海水真的很淺,船長不得不降速駛過半年前的海域。可能是低潮,也可能晨光大好,海水色澤反而美得夢幻迷離到令人沉醉到欲仙欲死的境界。我真的看夠受夠了,死也無憾!

 

快艇出航 The Brando 在視線中愈來愈渺小,晨光大好,海水色澤反而美得夢幻迷離到令人沉醉到欲仙欲死的境界

 
第一次為美麗海景感動落淚是在 2003 年初抵 Bora Bora,因為承受不了視覺之美,直接哭泣掉淚發洩。

有了 Bora Bora 體驗,我如百毒不侵見過世面的老妖,冷眼消化馬爾地夫的珍珠串。卻在離去時的夜班機上默默拭去不想讓人發現的淚水。

這次更乾脆!我不想回家了!人生該為美好而活,也可為它而死,我想留在這片值得留駐的美麗海域 ........

快艇經過鳥島過站不停 ...

 

 

快艇經過鳥島過站不停 ...

 

直航至 Reiono 登島於叢林間遊走看鳥探花尋蟹的生態之旅,已曬傷的我們蠻享受這段綠蔭濃密的旅程。

 

這趟 Reiono 登島遊走看鳥探花尋蟹之生態之旅,某些地方我們也是讓鳥看,瞧瞧右下方那隻...不爽外加好奇的表情

 

已曬傷的我們蠻享受這段綠蔭濃密的旅程 Reiono 登島於叢林間遊走看鳥探花尋蟹之生態旅覽

 

寶妹請 Tumi 指出這隻可愛的小雛鳥,長大變成如何?結果 ~~~ 有點幻滅啊 ...

 

接著涉水步行到 Oroatera 先去觀察海龜下卵處,這段水中行走將腿上的防曬乳洗掉,上岸遇陽光皮膚又開始刺痛了。 Tumi 努力挖掘海龜下蛋處,卻挖出一隻攻擊力頗強的蠍子。我忙阻擋她繼續深挖。

 

接著涉水步行到 Oroatera 先去觀察海龜下卵處


她只好帶著大夥往湖水區行去。很奇異!湖水區在此雨季竟然乾枯沒水,她執意帶著大家走過ㄧ段芒草刮傷皮膚的地區見到水源區。再回返奇異的泥地做天然 spa。

 

帶著大家走過ㄧ段芒草刮傷皮膚的地區見到水源區


兩位瑞典女士非常享受的將磨砂膏似的灰泥塗抹上身,但全身曬傷的我們欲試還休,最後,Tumi 幫我們痛處均勻塗滿泥漿,似乎起到療癒效果。「不過上船前,請將泥漿洗淨,否則就苦了船長。」像做了壞事的 Tumi 如此告誡大家。

 

大夥像發現新大陸的前往天然 SPA 區享受天然泥!也不忘上樹定格留念

瑞典女士人超好,看到 YoYo 用浴巾保護受傷背肌但仍露出後背,主動脫下T恤幫忙護蓋,佛心來著人間處處有溫情啊


行程的下一站是到海中放空,瑞典女士們一聽就迫不及待的要往海裡游,剛好我和寶妹旱鴨子幫她們拿了手機走回船上,請船長開船到海中與她們會合。

一接近快艇我就呆住了!我們的船長竟然將上衣脫了,不得了!那結實的胸膛與漂亮的腹肌 ....... 我現實的對他印象完全改觀,雙眼貪婪的流連他精實的肉體,我一個人耽溺還不夠,對寶妹使個眼色,寶妹心知肚明也偷瞄著他 (心裡邊 OS. 死色坏 Samyoyo!!!!) 。他卻毫未發覺這對好色姐妹的專心對抗擱淺開不動的快艇,好到達海中與 Tumi 會合。

海中的一段枯木意外成了拍照主角,大家輪流上場與枯木合照,直到不知誰的警告提醒活動時間將結束,船長 Gillian 加速於十五分鐘內回到 The Brando,因為同船的兩位瑞典女士將在兩小時後 check out。
 

海中的一段枯木意外成了拍照主角,大家輪流上場與枯木合照,天啊!我有成千打的大家好照片可以分享!張張喜歡張張熱愛

 

當我在拍照時不要催促我!妳會讓我一點準備都沒連調都沒調就讓妳胡亂快門,回來要讓我調整回來整個畫質都變的殘破不堪


早上的活動使姐妹餓得ㄧ回到島上就往餐廳衝,我以大溪地蝦沙拉與主廚魚料理,寶妹愛上泰式牛肉沙拉與白醬義大利麵配乾白酒當午餐。
 

重返後 The Brando 已改善了當初樣板菜單全島通的習性,姐妹也吃的愉快吃的開懷


酒足飯飽後, Mark 將我朝思暮想的 Paddle board 拖入海裡,Fred 卻很權威的下令:「今天風浪大,乖乖在我們看得到的地方玩就好。」
好!我會乖!我會不冒險乖乖玩。

風浪雖大,但漲潮使板子不會擱淺,去年令 Mark 疲於奔命的解救狀況不再出現, Mark 安心的回到工作崗位。我和寶妹立於板上用身體感受潮水來襲方向,以核心控制平衡,竟然不覺得風浪有 Fred 說得那般危險,玩得開懷暢快。不到半小時,肩膀上的曬傷又刺辣痛楚,不敢再玩再曬的放棄回房去。

能夠回到 The Brando 再度玩 Paddle Board 算是圓了我願望。寶妹卻還有美夢未圓,當晚在臉書上與 Tumi 另外有約的計劃悄悄開展於明天著手進行新玩樂的同時,我卻震驚看到台灣復興航空以不可思議的方式飛過高架道路擦過一台計程車後摔入河裡的慘劇。

 

從 The Brando 回返已快滿二個月了,旅行美好點滴仍在腦中迴盪,除了自己的照片外 Acacia Swimwear Lookbook 也讓我流連

Acacia Swimwear 是我極愛的泳裝品牌之一,去年她們六月來到了 Tetiaroa 拍攝 2015 的泳裝型錄,每每欣賞著 Acacia 的 Lookbook

對照走過的 Tetiaroa ultimate tour 行程景點,Tetiaroa Atoll 在不同時間不同天候呈現出不同風格,就同 Tumi 所說~這裡的美隨時都變化萬千
(圖片源自:Acacia Swimwear 2015 Lookbook & instagram@naominewirth)

  
 

         
Back to Menu <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Tahiti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上一篇 回到 2015 Tahiti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