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French Polynesia

  

 

 

 

 

無人島野餐粉紅趴
 

 

雖然 The Brando 每日都有各式免費活動供住客自由參加,也有完全滿足你客製化的行程。來大溪地已四次了,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何新奇花招,但寶妹對無人島野餐仍樂此不疲,即使要另外包船包餐付費,她一副勢在必得說了就算。


2015 年二月五日早上十一點,我們和 Tumi 在 water sport 會面,Tumi 一派輕鬆自在像與友人相約出遊。對!今天我們就是朋友一起到無人島上野餐,包括船長 Gillian 與同行服務的 Vanilla。

一登上船,我就發現 Gillian 很 high,十分 high 且孩子氣的說:「今天很棒!我從來沒載過 Flamingo,我喜歡她!」充飽氣的粉紅鶴大泳圈被擠放在駕駛座旁,Gillian 的表情似乎想惡狠狠將紅鶴抱入懷中,快艇引擎啟動往無人島出發,順著風,紅鶴似有生命力般的倒向 Gillian 撒嬌磨蹭, Gillian 更解放開懷的大笑。

 

Gillian 很 high,十分 high 且孩子氣的說:「今天很棒!我從來沒載過 Flamingo,喜歡!」紅鶴也頻頻倒向 Gillian 撒嬌磨蹭


怎麼了???一隻塑膠合成紅鶴有如此強烈療癒與提升愉悅濃度效果?
Tumi 像換了個人般問我:「妳有發現我有何改變?」
我很想誠實告訴她胖了,但實在開不了口,換我反問她:「妳覺得我有胖嗎?我戒煙五個月胖了四公斤,全胖在肚子,看不到我的馬甲線好想死!」

Tumi 立刻驚呼大叫:「妳沒胖,戒菸好事,維持住!我才胖了,胖好多好多,因為 ....... 」她嬌羞一笑:「這大概叫幸福肥吧。」
我留意她眉宇間流露藏不住的甜汁蜜液,悄聲問:「妳戀愛了!而且愛得正濃!」
她羞澀的點點頭又懊惱的說:「我有兩大改變:沒運動!又不停吃,好愛吃!」

大溪地美女就是如此崩壞的。與法國帥哥經理 Nicolas 討論無人島野餐行程細節時,我們特別指定要 Tumi 與 Gillian 同行,尤其想趁機拍攝代表大溪地美女象徵的 Tumi 時,Nicolas 含笑點頭:「Tumi 很美,每個人都說她很美。」

是的。擁有一頭大花長捲髮的 Tumi ,其髮型是任何設計師吹整不出的自然捲;翹長蜷曲的睫毛配上深邃五官,古銅發亮的肌膚與精實美腿,雖有發胖危機,她還是美得青春亮眼自然毫不做作,有如此賞心悅目美女為友為伴共遊,該是多大的福氣啊!

 

擁有一頭大花長捲髮的 Tumi ,其髮型是任何設計師吹整不出的自然捲;翹長蜷曲的睫毛配上深邃五官

有如此賞心悅目美女為友為伴共遊,該是多大的福氣啊!


我永遠記得 2003 年花了二十多小時抵達大溪地已累得半死的我,忙著應付深夜時差與溫熱溼度黏膩的軟癱在飯店櫃檯前等待 check in 時,見到一位當地美女舞者從身畔走過的情境。這位如上了小麥色的李嘉欣是我第一眼愛上的大溪地美女,這ㄧ眼徹底改變我的審美觀與旅遊人生,爾後,每段海島度假必定曬出一身古銅才罷休,曬得越黑表示旅途越圓滿!

「Belinda,我知道妳野餐時想拍的美景。」Tumi 對寶妹規劃出今天行程。「我們會到一片原始毫無破壞的沙洲野餐,連餐桌餐椅都是原生木頭。餐後,咱們去走 ...... 妳一定想像不到,在大溪地可以看到如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的景致吧!安祥平靜的叢林野地裡寧靜得令你有遺世孤立感。」Tumi 這段感性口白正式開啟咱們的無人島野餐。

 

Tumi 規劃出今天行程:我們會到一片原始毫無破壞的沙洲野餐


船行入這片純淨淺沙洲,似不敢打擾破壞它的空靈,Gillian 隔了老遠就關掉引擎動力,姐妹倆和 Tumi 下船將私人用品放上粉紅 Flamingo,拖行渡海走上白沙洲。Gillian 與 Vanilla 在後方利用 paddle board 將野餐運送上岸開始佈置。
 

粉紅 Flamingo此時化身搬運工角色,姐妹倆和 Tumi 下船將私人用品放上,拖行渡海走上白沙洲


原本艷陽高照的晴空突然浮出大塊烏雲,我心裡暗叫:「不會吧!夏季大溪地暴雨不會發生吧?」趕緊抓了 Tumi 問:「妳看這雲?會下雨嗎?」
「我 ....... 」Tumi 仰天半晌又吸吸鼻後說:「我不認為會下雨?」

真如她所言,雲層很快散去,陽光雖沒原本濃烈,剛好是我們皮膚還可接受的熱點,我們遂把握機會拍了些照片。Gillian 卻指著遠方黑雲以法文對 Tumi 古摸力系系曲半天 ....... 不懂法文的我也猜得出有問題。

 

雲層很快散去,陽光雖沒原本濃烈,剛好是我們皮膚還可接受的熱點,我們遂把握機會拍了些照片


「Gillian 覺得等下會下雨,問妳們是否要先用餐?因為他們已經都 setting 好了,若不吃,他想先收起來。」 Tumi 翻譯他的話。
我直接問 Gillian:「你有何建議?雨會下很大嗎?」
「我不確定,但這種雲夾帶著雨,我不希望它毀了妳們的野餐。」
「好!聽你的!現在用餐,請大家一起就坐共餐,請!」我發出邀請。

 

野餐相當豐盛,但雨水一副來勢兇兇狀,我們開吃前趕緊拍了一張照片,坐下來猛嗑,後來從冰箱內取出的食物就沒入鏡了


沒人就坐!唉!我和寶妹抓了飲料派發,Gillian 靦腆的接下 Hinano 啤酒灌下一大口,沖走尷尬爽朗ㄧ笑,展現紳士風度拿起餐盤為大家分派前菜沙拉,Tumi 也開了果汁汽水喝。Vanilla 呢?怎麼不見了?大夥扯嗓大喊:Venilla?

樹叢裡傳來 Venilla 微弱的法語,我突領會的說:「喔!她上廁所別打擾她。你看,我懂法文耶!」眾人全笑成一團。上完廁所的 Vanilla 獻上她親手編織的頭環與項鍊贈送我們,這禮物一戴上感覺都變公主了。

 

Vanilla 獻上她親手編織的頭環與項鍊贈送我們,這禮物一戴上感覺都變公主了


終於就坐開始野餐,坐在我右側的 Gillian 讚嘆滿足的笑說:「這是我最愛的料理,永遠吃不膩。」
「你喜歡 Passon cru?我也喜歡。」我盯著他側面驚人完美帥氣的笑顏在心中尖叫:天啊!他又帥又俊朗!還有好身材漂亮腹肌 ...... 你怎麼還穿著衣服?看不到腹肌啦!我要看腹肌啦!

我開始處心積慮想辦法要他脫衣服的與他話家常。Gillian 雖遺傳父親的法國人外表,但大溪地母親與從小在大溪地長大使他深具海島種族魂,十四歲那年耍帥偷偷於背上刺了條小魟魚刺青,差點讓任職教育界的母親昏倒。待懂事成年後,他在右腹肌上再度刻劃具人生意義的刺青。有趣的是 Tumi 與 Gillian 原本是小學同學,畢業後就沒聯絡,直到 The Brando 開幕 Gillian 來此擔任船長職,兩人才彼此相認變成同事。

一陣強風狂吹,陶醉帥哥成長史的我突然被這陰風引發寒意,右側的他猛叫:「抓緊!」左側的 Tumi 立刻狠抓住搖晃似欲飛拔的陽傘支柱,桌上餐盤也欲飄飛搖晃。接著,雨滴真的落下了!

四下周身闇黑,僅剩遠方殘留的光影努力穿透這片黑暗輸送溫暖的光明。雨水豆大卻不密集,緩慢間歇像暴雨有了善心小試一番即遠走高飛,再度還我ㄧ片純淨無雲艷陽天。

這 ...... 這 ...... 老天爺太寵愛我們了吧!真是好福氣,要多做善事佈施啊!天知道此行我是抱著絕望心情做最後之旅,祂卻處處圓滿使我正視人間之美。貪心的我還想看更美的,遂對 Tumi 直言:「我要拍 Gillian 的腹肌啦,想叫他脫衣服。」
Tumi 賊笑兮兮的說:「我跟他說妳要拍他的刺青。」

好棒的主意!Gillian 二話不說脫得乾脆,我也馬上叫寶妹就位合照。只會亂按快門的我,拍照全憑感覺也僅會捕捉寶妹的美感,這幾下卻拍出我極滿意的大溪地俊男美女組合旅遊夢想行銷照。

 

Gillian 的腹肌及完美側臉,隨意按下快門即拍出滿意的大溪地俊男美女組合旅遊夢想行銷照


合作稱職的 Gillian 扮演完深情男主角,注意到想試試寶妹的無人飛機,我們就在沙洲上努力快樂 high 舞。Tumi 與 Vanilla 舞動大溪地美女最魔幻腰肢;我與 Gillian 似搖滾似雷鬼亂舞;寶妹搖擺雙手控制無人機全程錄下這群魔亂舞瘋狂狀 ..... 我們像吸麻嗑藥般的高聲歡笑,舞動四肢忘了一切。無人機也狂野非常失去控制的直往海水衝去直墜!

沙洲上的妖魔鬼怪瞬間傻住停頓一切動作!Gillian 第一醒轉衝入海中撈起無人機!第二位衝達的 Tumi 立即反應:「我聞到燒焦味。救得回嗎?」救得回嗎?!咱們最瘋玩的時刻就此定格封存,回到台灣繼續等待救機等候至今仍無解。

無人飛機毀了,我遂開了寶妹愛喝的當地乾白酒與她乾杯澆愁,引惹 Gillian 深具罪惡感的蹭在寶妹身邊道歉:「都是我害小飛機毀了。很抱歉!」
「不是你的錯!」寶妹從冰箱翻出一瓶 Hinano 遞給他。「喝!快樂暢飲解千愁!」

 

Parrot Bebop Drone 在沙洲上墜海,失去知覺,目前正躺在台灣等零件進口維修中 (其實這趟旅行還真的摔機了)

有當地乾白酒,Hinano 還有大夥的陪伴,完全不影響我們的玩興 (楊 YoYo 妳只要有酒喝 .... 表情就很夢幻厚??!!)


有了 Hinano,Gillian 愧疚感略退。既然沒飛機玩,粉紅鶴被拖了出來,哈!她一上場大家全忘了墜機事件,歡喜異常搶著輪流爬上去要坐要躺。可這紅鶴設計有重大缺失完全中看不中用,不論你以何姿勢坐躺趴臥,她總有辦法將你倒趴翻倒。

深情男模 Gillan 換另一種方式努力與寶妹合作對付紅鶴的畫面,與剛才我營造拍攝出的大溪地甜蜜童話夢境對比,在有圖有真相,畫面會說話的解讀下,我只好下此旁白:這是見不得光的 搞笑幕後花絮。

 

見不得光的搞笑幕後花絮:被母紅鶴惡整篇 (難怪船一開...紅鶴就開始跟 Gillian 撒嬌)

 

這紅鶴難搞,Tumi 讓她喝水後終於懂得禮貌了,稍微乖一點了,但唯獨對主人好像還是會耍耍脾氣 .... 不能怪主人白眼了!


紅鶴沒想像中的好玩,Tumi 提議帶我們走訪山寨版的亞馬遜流域。她留意到驚呼:「妳們沒穿鞋竟光腳?」
「因為我認為只在沙洲野餐不需要鞋子。」我解釋。
「這一路都是礁石妳們要小心,受不了就折返。既然妳們打赤腳 ....... 」她拔下她的夾腳拖往沙灘一扔。「我陪妳們光腳。」看到沒?這就是大溪地人的率性與友情表現方式。

這兒的礁石比 Tikehau 粉紅沙洲還要險惡,整個海床滿佈珊瑚石塊,我突然懷念起黑手黨英雄救美式的強悍擁抱。僅走了約五十公尺,我們就放棄回返沙洲,玩起寶妹最愛也最熟練的比基尼模特兒外拍秀。足足拍了許久,模特兒也更換多套泳衣,加上 Tumi 巧手隨意採摘葉片編織就成了漂亮天然的頭環飾品。(以下動態圖檔呈現當時的拍攝部份定格)

 

 
遠方快艇上的 Gillian 呼叫著。他與 Vanilla 早早將野餐所有物品打包收拾好,回到船上休息打盹許久,發現是該離開之際了。

我們三個女生拖著紅鶴回到船上,Gillian 終於受不了獸性盡出惡狠狠地吻住紅鶴當永別之吻後,打道回府結束今日的無人島野餐。
 

只是一個 Kiss 大家看出差別了嗎?男女還是大不同啊!


抵達 The Brando,再一次,我們與 Tumi 像親姐妹般又親又抱又摟難掩離別情又終需一別的定約:「明天下午我們離開前來找我們,房號 110,我們要把照片傳輸給妳。」

再與 Vanilla 抱抱親親完,我望向 Gillian,唉!穿上衣服的他魅力全失,再見啦!紅鶴竟先人一步的在海裡自我四處漂搖,我跳下快艇趕忙抓回這淘氣粉紅鶴,直拖到房外庭院餐桌上安置。

隨即入房努力洗淨全身後,吹乾頭髮之時,外頭竟風雨大作如颱風,寶妹似中蠱般盯著落地門外大雨拍攝加獨白:「此刻時間是 ..... 暴雨飛揚 ....... 我們的野餐完美 ...... 此時卻 ........」

是的。何時該下雨?何時不該下?大溪地的雨季完全配合我們到底。我們這次旅程是交了什麼好運?還是行了何大善?處處圓滿無瑕到令我澈底感恩知足。不過這大雨也打亂我計劃的與寶妹商量。

「怎麼辦?這次重返最後一夜該去 Les Mutines 吃看看。但這雨 ....... 還是叫 Room service?」寶妹回我眼:一切妳決定。既然我決定我接著說:「這大雨讓人送餐 room service 淋了滿身溼,就算給小費也是折磨人命錢。」

「妳~到~底~想~如~何~用~晚~餐?」我平日會發表一番珍惜資源環保,善惡福報輪迴言論,聽多不耐煩的寶妹就會爆粗口要我講重點。

此刻,我知道她要聽重點了。「好!等雨停,去 Les Mutines 用晚餐。」
如果雨沒停呢?或是雨下到很晚才停呢?
那又是另一篇,下一頁故事了。


ps.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未成年請勿飲酒。

  
 

         
Back to Menu <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Tahiti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上一篇 回到 2015 Tahiti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