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French Polynesia

  

 

 

 

 

無與倫比的 The Brando
 

 

午後一場暴雨直下到傍晚雨勢漸歇,我們在六點四十分走入 Les Mutines 就開始後悔:明明知道它氣氛優雅,食材精緻講究,為何卻在最後一夜才選擇用餐?

因為注重運動成效與肌肉線條養成的飲食禁忌,使我們重視營養熱量控制,致於美味與否較不關切下,簡單少沾醬汁的生菜沙拉與清淡魚料理就滿足了。

但久違的 Les Mutines 使人沈淪放縱大吃。從餐前麵包開始,配上特別從法國空運而來的海鹽奶油,已不碰奶油很久很久的我禁不住貪婪的塗抹吃完ㄧ片全麥麵包,無法抗拒接受了第二片。寶妹火眼金睛的瞪著我訓道:「後面還有前菜,主菜,妳別一下子吃撐了,好吃也不能如此吃法。」我被她罵得放下吃了半片的麵包,專心研究菜單。

想到明日即將離開回台灣倒數計時中,台灣記憶頓時衝入腦海:回去後我要決定職場去與留的戰鬥?還有禽流感不能吃禽吃蛋!未來道路的不可期,好煩!我活夠了!在此死也無憾,這兒美得不像話,就算成了孤魂野鬼天天在此不回去可以嗎?想到回台的日子,我陷入空靈自我幻想。

「可以點餐了嗎?楊小姐?」
放空太久的我嚇一跳望了服務生十多秒,才醒轉回到現實的認出他是 Julian --- 剛從摩納哥到此上工十多天,英文口音含有濃重法國腔的稚嫩小男生。我用力清嗓鎮定的看清楚菜單說:「我想嚐嚐雞禽料理。」主菜沒有雞,卻有烤鴿肉。「來個烤鴿當主菜。前菜。。。」菜單上完全無入眼養生健康的生菜,我隨意ㄧ指:「牛肉塔吧!」

寶妹則甜甜ㄧ笑點了比目魚主菜,猶豫前菜許久,也點了牛肉塔並交代全部以小份量提供。

前菜牛肉塔配上甜菜根口味很重,我的烤鴿軟嫩又具嚼勁帶了點血水卻不生腥。吃到此已足夠了,寶妹捨不得放棄甜點的叫了份 Julian 推薦的義大利 Banacotta 一起分享,吃撐飽足透頂。這就是我們不敢來 Les Mutines 主要原因!

 

久違的 Les Mutines 使人沈淪放縱大吃


三餐水酒活動全包與每日ㄧ項免費 Spa 療程為賣點的 The Brando 營運半年後,餐飲方面與去年ㄧ式樣板菜單全島通完全改款,表現出高檔該有的細膩精緻度。在考量成本下:龍蝦,魚子醬等高級食材仍需另外付費。還有另一項免費洗衣服務的德政,也變更為使用者付費。

這些改變未減損我對 Les Mutines 用餐美好經歷。年輕高瘦從開幕至今已成資深服務生的 Pierre 身形瀟灑的迎送用畢晚餐的我們走出餐廳。我仰望天際光潔的月圓,行將離去的不捨令我停下腳步,感性回頭對他問道:「小帥哥,我記得你,你認得我嗎?」
 

 Les Mutines 用餐美好經歷,讓人回想起半年前的時光,星空照是第一初訪 The Brando 照的,當時怎麼看都不是很滿意


「我記得妳們!半年多前飯店剛開幕,妳們是島上第一對客人。後來妳們用完晚餐回房叫了瓶紅酒 room service 是由我送入的。當時妳們給我的小費我特別表框紀念,這是我在這島上第一筆小費。」他充滿法腔的英文令我吃力接收,但另一種無法言喻的緣份在半年前竟如此留存?!

身在服務業許多年,收受小費很多錢,我從未珍之重之表框某錢幣,只難忘某中東富豪離去前贈予我的好酒,使沙烏地阿拉伯富豪與瓊槳玉液劃上等號,而中東信仰根本禁酒!法國籍的 Pierre 卻用此方式記得我們!

旅遊中不可碰撞的文化信仰,在接觸撞擊後,人與人之間的親和找到友善適應彼此的缺口。

最後一夜還算圓滿,但腸胃禁受不了太多肉食的寶妹,當晚十一點半,嘔吐出晚餐吃下的所有東西。我也不大舒坦,但還強撐到隔天清晨七點,屋外又下雨了!怎麼這次旅程每要離開ㄧ個島嶼總伴隨著雨水呢?唉!反正下雨賴床繼續睡。

近九點才甘願起床的兩姐妹,因為腸胃不適絕口不提也不想早餐事,全心專注將粉紅鶴放氣,努力地按壓滾躺翻轉,足足花了一小時洩放它所有氣體,得以壓縮折疊還原入行李箱。力氣用盡的我們,於中午十一點半進餐廳仍以生菜沙拉與 Passon Cru 享用在此的最後一餐。已經沒吃早餐的我們竟然食不下嚥毫無胃口,懶洋洋回房理行李準備離去。
 

粉紅鶴昨夜因為傍晚的急雨,我們擔心她在外受風寒,所以請她入室。而旁邊這個起居室的角落則是我們夜裡睡前最愛待的地方

 

離開當日腸胃不適沒享用早餐,昨日的早餐就放出來記錄一下,供日後回憶

 

中午十一點半進餐廳仍以生菜沙拉與 Passon Cru 享用在此的最後一餐

 

要離開了,把握最後機會跟餐廳經理 Nicolas,Julian 及Pierre合影


「Girls,妳們的曬傷還好嗎?這幾天玩得開心嗎?」Max 擋住去路溫馨詢問。如果要打分數評比服務品質態度,Max 絕絕對對比半年多前,他那只出張嘴不真誠應付的老鳥上司強又好。謝天謝地,這次重返完全沒碰到他油嘴滑舌主管,使旅程更美滿之下,Max 要求我們是否可與 GM 聊聊?是的,應該的。GM 要瞭解驗收他領導的飯店與我們的重返彼此是否雙贏?

與 Mr. Bion 離別前相談甚歡,交流些許該改進小細節,如果有機會,還能三度重返嗎?我想起總愛計劃的某人之約,灑脫淺笑盡付隨緣。
 

晨雨下沒多久陽光又露臉了


才灑脫隨緣ㄧ回房,就接到 Tumi 剛結束早上活動要趕赴我們之約。等待 Tumi 到訪的同時,寶妹對我可憐兮兮的說:「姐,我本來就很容易累撐不住,加上昨晚吐了,等一下回大溪地覺得很累,第二天清晨趕早班機更累。我只想早早洗淨上床安睡,餓了就叫生菜沙拉 room service 打發。拜託!可不可以別打電話給黑手黨,我沒力氣交際應酬了。」

「好啦!昨晚的大餐使我到現在都沒胃口,而且妳吐得那麼難受,我不會打電話給他約晚餐啦!妳別怕!」我回她。
「可是,我怕他會到機場堵妳!」她憂鬱極了。
「哈!妳犯憂鬱症想太多了!我沒打電話給他,他就應該瞭解不會纏著我們。」

有人在敲門。
「要不要打賭?我還是覺得他會到機場接機 ....... 妳最好先在臉書私訊與他講清楚。」

寶妹無力的說完,回頭打開大門歡迎 Tumi 進入,兩人開始忙碌傳輸照片卻因機型不合老是傳送失敗。Tumi 下午又要出海導遊,我們也要搭機離去,真急死人!幸好透過 Max 與 Tumi 友人幫助變出一台 iMac 才終於搞定。

寶妹與 Tumi 忙傳相片時,幫不上忙的我乖乖接受妹妹的建議,以臉書私訊 Michele 取消晚餐約定並感謝他的話別。

兩點十五分,Tumi 被催促上工了,匆匆與我們擁抱吻別,還不忘告訴我:「我昨天回家有運動,看到 Belinda 幫我拍的照片,我知道我不能再胖下去了。希望不久能再見到妳們。」是的!希望再相見,妳是我記憶中永遠的大溪地美女。

Tumi 離去半小時後,抵達當日穿著傳統衣迎賓者變成行李員,在突如其來的雨中,除了載送行李,也將我們運送到島上另一間外觀如 Villa,內裝卻是機場貴賓室休息等候至最後時刻,我們被高爾夫球車載到了機場跑道邊,幸好雨勢轉為毛毛小雨,不會溼透狼狽登機。

三點十分機頭拉升起飛後,寶妹驚呼:「不對!我們原本該搭下午四點飛機離開 The Brando,現在整整提早一小時。」
我也茫然迷糊了。「是嗎?!The Brando 怎麼安排就照做。唉!我玩瘋了,完全沒注意這些細節,有任何不便嗎?」
「機場接送是訂四點十五接我們到洲際飯店,現在提早ㄧ小時,怕會在機場枯等。」
沒辦法了!我們在沒有網路的機上,什麼都不能做,只等降落逆來順受啦!
 

即使要離開起飛時天氣陰霾,但是窗外的景緻用另一種形式的美呈現;接近大溪地時天際出線漂亮的彩虹


三點二十五分於晴朗氣候下平安降落大溪地機場,這表示我命不該絕,老天要我回台樂觀迎接戰鬥。好吧!我接受挑戰!
 

三點二十五分於晴朗氣候下回到大溪地機場


「兩位楊小姐,在 The Brando 玩得愉快嗎?妳們預定的機場接送已在外面等候著。」地勤人員第一時間的傳達完全解除航班更改的疑慮。接著她又加了句:「外面有人在等妳們。」

我放慢腳步,慢到最後停住不動。寶妹卻快步往前飛奔確定見到那穿紅襯衫制服的黑手黨,馬上轉身回衝向我說:「我賭贏了!他真的到機場堵妳,怎麼辦?」

真被寶妹料中了,我頓時陷入另一場無助挑戰。好吧!我只好 ...... 接下。
 

  
 

         
Back to Menu <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Tahiti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上一篇 回到 2015 Tahiti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