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French Polynesia

  

 

 

 

 

粉紅沙洲大冒險
 

 

昨天到達飯店用完午後兩點半的輕食午餐,傍晚在水上屋望著夕陽配上在日本機場買的零食熱湯,以為晚飯解決。但到了八點多,我們又餓了,加上寶妹想到公共 區域上網,我遂到酒吧捧了瓶白酒回房享受度假氣氛。可惜因為時差,不到十點就不支入睡。

  

傍晚在水上屋望著夕陽配上澳洲紅酒,意識清楚時還能拍些照片留念,喝到第二輪當地白酒時已無法按相機快門了


清晨六點多,陽光燦爛自然睡醒!感謝老天賜予這雨季的豔陽。晨光下,我們赤腳到餐廳享用早餐。早餐該有都有,但與細膩奢華比較,選擇不大多,基本該有營 養素已有,就別吹毛求疵了。

輕鬆吃,輕鬆探視整體環境與住客,才發現 Pearl Beach resort 早餐廳宇是個融合全球的小世界:ㄧ對身型俐落似玩慣鐵人三項或潛水技術,可能來自美國的華 裔夫婦;另ㄧ對深入視頻網絡的歐洲夫婦,專心於他們連繫全球的系統;兩位說法語的女子一起輕鬆共度假期;怕曬黑包緊緊的日本夫婦,安靜優雅的用餐;黑手 黨反派角色獨坐一桌,他的女伴卻在開放吸菸區吞雲吐霧講手機,黑手黨閒不下來就找上我尋開心。

 

清晨六點多,陽光燦爛自然睡醒!感謝老天賜予這雨季的豔陽。餐廳另一邊對的景是另一區沒冷氣的水上屋,早餐屬陽春類型


「控棒哇!」他有禮的在路過我桌邊時以日文道早安。原來他誤以為我們是日本人?
算了,隨便他,我懶得解釋輕點頭無聲回應!

早在 2003 年初次到大溪地旅遊時,我與寶妹到處被人誤會是日本人。隨著對岸經濟起飛,行旅遊步遍及全球,我們不再被人錯認。他這句早安卻勾起我初訪大溪 地時,青澀好奇被視為日本人的歲月。好久遠的 2003 年回憶啊!

「姐,我們今天ㄧ定要去那些沙洲!但怎麼去?」寶妹拿了水果回座,仍如 2003 年給我出難題下戰帖。
「櫃檯人員不是建議我們划獨木舟去 ........」我的話未完就被打斷。
「我看到妳們昨晚到酒吧拿酒回房開 party 嗎?」黑手黨拿了餐食回座前又在我們桌邊問。「下次能否邀請我參加妳們的 party?」
我不悅的僵住幾秒,有種被偷窺的強烈防禦感昇起。


「妳們今天有何計劃如何玩呢?」他繼續問。
我不想回答,寶妹卻毫無城府的說:「可能划獨木舟探訪沙洲吧!櫃檯今天提供的活動時間太長,內容不大適合。」
「划獨木舟探沙洲是好建議。祝妳們今天玩得愉快。」語畢,他頭也不回瀟灑回座。
「怎樣?姐,我們今天ㄧ定要去探沙洲!」。

 

這沙洲從昨天抵達時就一直在招喚我 ...... 所以...「怎樣?姐,我們今天ㄧ定要去探沙洲!」


大家都如此建議,就這麼決定啦!我胡亂抹了助曬劑,想想不妥,又將防曬系數僅 15 的防曬乳隨意抹抹,就到櫃檯兼 water sport 穿上救生衣拿了划槳準備出航。但我 ...... 實在昏頭了,無法將二人座獨木舟推入海裡。幸好身型俐落的華裔夫婦的先生適時幫助推舟下,兩姐妹順利出海。

風輕水順潮柔光美下,我們順利抵達昨日寶妹探險失敗的沙洲,剛才幫助我們的華裔夫婦竟已先一步抵達更前方的另一方沙洲停靠。
兩姐妹似征服了第一關卡快樂的在沙洲上跳躍玩耍拍照,華裔先生遠遠對我們友善揮手,我也喜悅回應。

「好可惜沒帶相機,只帶了 Gopro。」寶妹惋惜。因為我怕獨木舟翻船,堅持她只可帶防水機械。

 

全副武裝,在風輕水順潮柔光美下,我們順利抵達昨日探險失敗的沙洲,正要開始跳躍玩耍拍照 ..........


我們的對話未完,華裔先生已到眼前 ....... 不對!他不是華裔先生!是反派角色。我散光加假性近視與胡亂揮手回應,把黑手黨引入!!!

接下來,由他引導我們姐妹步入 Tikehau 絕秘純淨之地:粉紅沙灘!
我知道世界上有個知名的粉紅沙灘位於加勒比海,我不知道大溪地竟然也有粉紅沙灘,且真真實實出現在我眼前 Tikehau 這小島,而昨天我甚至還無法正確發音 Tikehau?

寶妹雖然只帶了 Gopro,ㄧ踏上她痴心妄想的沙洲美景,ㄧ刻不得閒的忘我瘋狂拍攝,也忘了我與反派角色。

 

雖然只帶了 Gopro,寶妹我可ㄧ刻不得閒的忘我瘋狂拍攝,看到任何情境都能拍,且有圖有證,當然忘了反派角色之入侵


「這是最天然的按摩池!來,試試看!」黑手黨指著粉紅沙灘ㄧ角讚嘆完,我就被他半拉半推入按摩池。你看!黑社會行事風格就是如此強悍!在這一角落,我才 知道他來自義大利南方阿瑪菲,在大溪地從事觀光旅遊業長達二十二年。 實在巧,2003 年我第一次踏上大溪地,就是透過他公司所安排的。他的同行女伴是來自 義大利業內,他協助飯店住宿介紹協調簽約而有了這趟差旅:住一夜,談妥合約就轉往下一家住宿點。

 

Samyoyo 被黑手黨半拉半推入按摩池。你看!黑社會行事風格就是如此強悍!有圖有證!咱們是不會謊編故事欺騙閱讀者的


「所以我中午就要離開 Pearl Beach,到 Tikehau 本島一家民宿住一晚,明天搭機到Rangiroa。現在幾點?」他抓著我右手腕上的手環問時間。
「這不是手錶。」沒有!我們三人全身上下都沒有顯示時間的工具。
我早說了, Tikehau 的時光根本膠著停滯,他只好靠本能的望著太陽方位推測時間。

ㄧ片片連綿又斷續的沙洲值得探索,寶妹展現了她過動積極能力催逼黑手黨繼續帶我們渡海。二十多年大溪地生活經驗讓義佬成了完整大溪地人,光腳行走珊瑚礁 易如反掌;寶妹有美景當前就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剩下我如飼料雞般落在最後跌跌撞撞闖不過這方珊瑚礁。

突然間,我凌空脫離海域,伴隨我的尖叫聲,我跌入一團堅實厚壯的胸膛 ..... 該死!他竟然嫌我慢拖延時間,索性抱著我走上另一個沙洲。這段路不算短,黑手黨雖強壯可也有些微喘著放下我。我故意整他的指著寶妹說:「換她!你去抱她上岸。」

 

沙洲很遠,黑手黨不知哪來的勇氣來搞英勇,到最後一輪可能心裡有點後悔碰上這對姐妹吧?


我們三人在沙洲上會合,彼此自我介紹,從此黑手黨有名字了:Michele。三人就在這片沙灘上玩跳跑笑拍照,Michele 在沙灘南向處發現另一個"按摩池",又拉 著我去泡湯。自從在大溪地國內機場遇見他,我的遊記一路開展提起他都沒好話,這是對他的真實討厭初步印象。但此刻,他得知我不是日本人,要搞懂中國與台灣有何不同?又幽默風趣的聊起他帶團發生的趣事驚奇故事,我才發現他一點都不黑手黨,實在是個好玩伴。

 

Michele 幫我們留下在這片沙灘上玩跳跑笑開懷的定格


寶妹終於拍照拍過癮的加入泡湯池耍寶,Michele 望著太陽位置知道該回飯店了。「我等下拿我的名片給妳,三天後妳從 The Brando 回大溪地記得,打電話給我 。」回返路上他不斷重覆這句話。

我有點聽煩了,無所謂的回他:「回去後你要忙著 check out,你可將名片留在櫃檯轉交給我們,不要誤了你的行程。」
「明天?!」他眼睛突然ㄧ亮。「或許我們會搭同班機離開 Tikehau。」
這個好玩伴開始沿路耍浪漫假扮離情依依好情郎,怎麼了???我怎麼遇到黑手黨演起文藝偶像劇?我會 NG 笑場成為搞笑喜劇片啦!

回到飯店後,他慎重的敲了我們房門親手留下聯絡電話名片定下大溪地之約,揮手道別。也結束了今早整個粉紅沙洲大冒險。

用完午餐後,我們穿上浮潛膠鞋,也不用划獨木舟就這麼徒步涉水回到粉紅沙洲,因為寶妹要使用相機補拍幾個好景。可惜,午後陽光雖烈焰,但呈現的海景色澤 就未如早上般豔麗。而我的肩膀,雙臂已產生灼熱的想降溫閃躲陽光,快速回房療癒燙傷啊!?

 

午後陽光雖烈焰,但呈現的海景色澤 就未如早上般豔麗,只好快速回房療癒燙傷

 

 
 

         
Back to Menu <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Tahiti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上一篇 回到 2015 Tahiti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