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 Feb 2015 French Polynesia

  

 

 

 

 

意外 Tikehau 與高空驚豔
 

 

水上屋外風聲大作,雨水接著上場頃洩,雨季遇雨本是天經地義。睡眼朦朧的我摸了手錶ㄧ看:早上 5 點半。既然下雨就繼續睡吧!這ㄧ睡到 7 點 15 分,屋外是豔陽多雲天,我們馬上打赤腳去吃早餐。

這路上的豔陽多雲天讓兩姐妹吃足苦頭,經過昨天無防護的曝曬已嚴重曬傷的我們ㄧ碰到陽光,全身皮膚無ㄧ處不燙!熱!辣!痛得人哀哀叫疼。待一大片烏雲籠罩,我們如獲救般的輕鬆喘口氣。

「別碰我!」我不小心的拉扯,引發寶妹痛楚威嚇!全身發紅的我們變成脆弱易感的絕緣體,小心翼翼避免一切碰觸的用完早餐。因為有雲層罩頂遂放慢回房腳步,沒想到這片雲化為雨水兜頭兜腦潑下來,我們急跑百米衝刺回房。

這兩天體驗過 Tikehau 最美景緻,行將離去前的雨水,我知足隨緣的逆來順受。默默花了二十分鐘整理好行李,卻穿著內衣褲呆滯放空等待 check out 。

 

The Tikehau Pearl Beach Resort  Overwater Suites。總是要詳實記錄一下這身烈陽曬痕

 
突然,一隻在浴缸旁踟躅的壁虎吸引我目光,我好奇驅前看清楚:牠不是壁虎,是傳說中又肥又大的大溪地夏日蟑螂。啊!!!!!!!我尖聲一叫!寶妹聞聲衝來擠撞我燒燙的肌膚,引發倆人痛苦互叫:「痛!別靠近我!」

我們侷促不安的死盯那蟑螂許久,牠活力強健的在浴缸上緣來回跑動,加深了恐懼指數。衣不避體的我胡亂套上飯店浴袍說:「妹,妳盯住牠的位置,我去討救兵。」

我奔出房門才發現雨停了,烈陽又復出。我直奔隔壁 42 號房敲門,華裔先生一派悠閒的開門聽了我驚惶失措的要求,立刻拿了浮潛蛙鞋展開解救行動。華裔太太似笑非笑的以英文告訴我:「昨晚我們發現兩隻蟑螂,也不知該怎麼辦?只好拿蛙鞋對付。」
兩隻?這事若發生在我們房內,整夜別想睡了!

 
行事俐落的華裔先生快速解決了蟑螂,還好人做到底的將屍體拿到屋外拋入海堙C經歷大溪地夏日蟑螂驚魂,我們乖乖在飯店指定時間 check out 搭船離開回到兩天前抵達的小小什麼都沒有的陽春機場,面對和善胖媽媽地勤交付拖運行李。時間是 2015 年二月三日早上十點四十分,飛機要一小時後才起飛。

 

我們乖乖在飯店指定時間 check out 搭船離開,一路沿途景緻僅用手機記錄


Pearl Beach resort 真不體貼,這麼早就將住客丟包在機場發呆枯等。
「有蚊子!」我直覺反射朝寶妹大腿一拍!
「好痛!」寶妹狠瞪似想殺了我,為她火燙肌膚哀嚎:「妳不要再碰我任何一吋皮膚!」

 

後方傳來車聲引擎引發一陣騷動,又有遊客抵達機場了,隨著滾輪行李聲響,我回頭一看,身著紅襯衫制服的 Michele 雙眼晶亮有神朝我招呼:「Hi,Samantha!」奇怪?記憶中,他的雙眼沒如此炯炯有神?我雙手胡亂揮趕蚊子,不知還可忍受蚊蟲多久侵襲?

「Samantha,來!」處理完 check in 與行李拖運, Michele 的呼喊在小小機場裡放大回音,仍是黑手黨一貫風格。他又有何花招?燒熱的皮膚令我無力半抗拒不耐的走向他,注意到他身後停靠的 Le truck,我又驚又喜。到大溪地四次了,還無緣搭乘此地的國民車,他卻幫我準備好專車的說:「飛機還沒來,空等白等還是等,我帶妳們看看 Tikehau 本島。上車!」我一腳踩上小木凳登入 Le truck,與他同行業內女伴點頭招呼,開始 Michele 主導的 Tikehau 本島遊。

坐在通風的 Le truck 享受自然風行駛於 Tikehau 乾淨無人的道路,間有由椰子樹自然排列出令我最無法抗拒喜愛的綠色隧道。 Tikehau 因環礁地形圈圍無明顯海象漲退潮汐,昨天我就詢問過他這問題。今天他以專業導遊身分直接帶我們來到 Tikehau 能感受潮間帶變化區域並講述大溪地神話歷史故事。

僅有五百名居民的 Tikehau 環礁早在 1815 年由俄羅斯探險家 Kotzbue 發現。原來群居的村落在 1906 年被颱風徹底摧毀,悻存者遂往西南部較高地勢 Tuherahera 建立新家園,此地也是目前機場,主要村落與觀光民宿集中區域,有郵局,醫療院,學校,教堂與商店。如此敘述好像很熱鬧,但身處其間幾乎看不到什麼人。唯一讓我注意到這環礁島民雖直樸生活單純,但筆直道路上每隔幾公尺的路燈上的太陽能板接受器,顯現他們享受大自然卻不落後的聰明利用天然。
 

Tikehau 因環礁地形圈圍無明顯海象漲退潮汐


一向追逐時尚文明前衛奢華,但從寶妹孤身闖盪 Rangiroa 的遊記中,我知道那個島嶼啟發了寶妹某種靈性。沒想到, Tikehau 的沙洲帶給寶妹感動更多更豐盛心靈幸福感。


Michele 再次精準掌控時間將我們送回機場的同時,運載我們的班機剛好降落跑道。我不得不佩服他的魔法!見到他與 Le truck 駕駛與隨行人員話別,接著又與地勤和善胖媽媽親吻道別 ....... 此款毫不隱藏外放的熱情,我見識到義大利人喜好交際,所到之處,各方極力討好,人見人愛的魅力。

因為 Michele 交遊廣闊,被他拖住的我們變成最後登機者,對拍攝角度很計較的寶妹詢問空姐該坐哪邊?這問題馬上被 Michele 接收解決分配座位。

隔了個走道, Michele 對我保證的說:「Belinda 想拍 Blue Lagoon,放心!我等下問機師確定方位。」他說到做到,副機師與他討論 Blue Lagoon 在哪一方向後,我們的座位又一番大挪移,寶妹拿著大炮改坐右側,我用 iPhone 手機改坐左側。真不好意思,全機乘客因為副機師和 Michele 討論與我們的換位延遲五分鐘才起飛。雖感謝 Michele 的熱心幫助,但ㄧ向行事低調的我們對他高調善意略感吃不消。

飛機起飛前最後一刻, Michele 突然從右方換到我身旁空位說:「我要拍 Pearl beach resort。」
「你要和我換位子嗎?」我禮貌的問,內心其實根本不想換!寶妹要我拍左邊大景,怎可讓他?
「不用換!我拍得到!準備好,一起飛就有大景喔!」

 

一飛上空中 Pearl Beach 入了視線....接著立刻就飛到昨天他帶領姐妹倆走訪最遠的沙洲上方


昨日,我們在那片粉紅沙洲跳跑飛躍泡湯曝曬 ....... 今日此刻瞬間飛過,快樂記憶如飛梭迅速翻頁令我些許感傷。 拍完空拍照的 Michele 又抓著我大玩自拍合影告一段落後,他望著我大腿如紅龍蝦的膚色道:「我喜歡這顏色。」那沾沾自喜的自豪笑容 ....... 我突然發現:從ㄧ開始,我們ㄧ步步走入他的安排,整場粉紅沙洲冒險根本不是偶遇是他計劃的,就像剛才 Tikehau 本島遊也在他計劃內。

 

 Tikehau 的沙洲極有特色,雖然有些景緻在 Rangiroa 同樣享受得到,但需要自主島搭快艇至少一小時才能到達


現在,他又繼續計劃:「記得!妳從 The Brando 回到大溪地打電話給我一起晚餐,我會準備好 Belinda 喜歡的本地乾白酒。」

我本想輕鬆當他是個好玩伴,但我突然不想參與他的新計劃了,從未點頭答應回到大溪地打電話給他的我,駝鳥閃躲般的轉向窗外,機體正慢慢飛向 Rangiroa 巨大的環礁,我整個人受到震撼的望著這可以裝進整個大溪地全島的環礁。

 

機體正慢慢飛向 Rangiroa 巨大的環礁,我整個人受到震撼的望著這可以裝進整個大溪地全島的環礁

 

記憶中,高空俯瞰美景經歷最美的是 Bora Bora 小小環礁。而馬爾地夫ㄧ串串如珍珠項鍊串連出夢幻環礁。

但這次飛行我才知曉純粹唯美的環礁美景可以如此呈現?馬爾地夫以成串珍珠定格,大溪地則以單一桂冠環礁盡顯精華。短短十分鐘航程, Tikehau 與 Rangiroa 的純淨美艷,卻與馬爾地夫全然不同的獨特美感在高空中豐饒盡出。

 

Belinda 想拍的 Blue Lagoon


美而短暫 ..... 短短十分鐘飛航讓我體驗另一種環礁之美的降落 Rangiroa。Michele 以大溪地禮數分別與我和寶妹吻別下機,這ㄧ別,可能永別了吧! 偶有豔遇很開心,但姐妹倆默契十足的旅遊魂,他人似乎很難侵入。

我與寶妹無言自動挪換到最前方第一二排位置,默契十足卻如陌生人般分別左右方各自就座,等待再次起飛航向大溪地。

飛往大溪地的旅客開始登機,寶妹就遇到 Rangirio 最熟的舊識 Xavier 展開攀談敘舊。

 

這趟旅程的不可思議!連在機上都能碰上之前旅程中遺憾沒能留下定格的友善 Xavier


正午十二點半飛機再度起飛,我又再次幸福飽覽高空 Rangiroa 環礁。四十分鐘後大溪地在望,機身飛過機場上空到了月之海(註:大溪地與 Moorea 之間的海域稱為月之海)上方轉了個彎,才正對 FAAA 機場跑道減速降落。

再一次,我又回到了大溪地,這次的目標是重返 The Brando。

 

2014年我們當了 The Brando 開幕登島的第一組客人,這張照片是在 check out 當日拍攝的,沒想到我們又重返 The Brando

 

 
 

         
Back to Menu < Last Chapter Back to 2015 Tahiti > Next Chapter Photo Gallery
回 menu 主選單 回上一篇 回到 2015 Tahiti 選單 繼續下一篇 精選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