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U.S. California ~ 2007.05.16 to  2007.05.22 

    

Mendocino 6

              

               

                  

精彩驚奇大放送

               

         
在好飯店睡好覺

        
Quail Lodge
真是好飯店!昨晚看書看到十一點四十分,不支睡倒,半夜四點多醒來上廁所,看到滿天星子.只是不耐寒凍,僅一分鐘後又躲回房內.繼續躺向舒服的床上睡到五點半起床.
  
五點半起床?!沒錯!我們到美國玩就像在行軍!會這麼早起床是因為今天的目標是 Mendocino 夢得昔諾.八年前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就被它詩意的譯名吸引,得知這真是一個美的如詩如幻,如童話故事背景的小鎮,就抱定了非走一趟.可以這麼說:這次決定重返地點是舊金山時,我就將 Mendocino 視為第一重要旅點.
  
以台灣的路況與台北到高雄距離三百多公里來估算,加上人生地不熟可能發生的迷路時間.我預估從 Carmel 到舊金山約兩個小時,然後不停留繼續往北三個半小時就可到 Mendocino.樂觀的說:早上七點出發,午後我就抵達 Mendocino 了.
  
一夜好眠的我,自信滿滿,帶著蓄勢待發的樂觀挑戰心情,在 Quail Lodge 的大廳外帶了一杯免費咖啡,七點十二分就揮別上路了.沒想到我的自信回饋給我的是一連串困阻疲憊煎熬,到最後我身心俱疲,近乎崩潰的強撐到 Mendocino
    

Quail Lodge 的餐廳用早餐可欣賞湖景

Lobby 外走道上的燈飾

                

才住一宿的 Quail Lodge

Lobby 一隅

挑高的大廳奢華中不失溫馨

              

早餐 1: 飯店的免費咖啡

早餐 2: 重辣味 Cheetos

725 車上早餐時間

          


  
Salinas
的迷霧惡夢
    

雖然我們常會一再旅遊重溫曾造訪過的國家,但我一向不愛在同一段旅程中走重複的道路,以期得到更多的新鮮驚喜.昨日由 156 公路來到 Monterey,今日我選擇以 68 為離開之道. 68 公路非常好走,不似 156 的鄉間道,又沒有高速公路的單調.一路行來見到的土地都極力的耕種放牧,讓我深信:美國這個國際超強霸主,當初被英國殖民時,也是以農為基礎立國,慢慢轉向工業大量生產的國家.也因為土地的肥沃富饒,讓當地人有了底氣,不需仰賴殖民者鼻息,更勇敢的舉旗要求獨立的發動戰爭.這真印證了中國人的一句話:有土斯有財.
  
68
公路給我的印象就像是一條"發現農耕之路".但老天爺很有意思!它擺弄了一手"翻雲覆雨"的把戲,硬將我腦中的 68 公路變成了詩情畫意之路.
  
首先,道路充滿了濃厚的白霧揭開了這個破曉清晨面容.在清新水氣中,我相信了晨霧的善意美麗時,霧氣卻凶惡變臉的伸出灰黑般的魔爪,似要將整個世界襲捲撕裂的重重壓向人們.我馬上開了霧燈與故障警示燈減速慢行以因應這個變化.但不遠處初綻的光明似一盞明燈,指引我衝出了黑霧魔爪.太陽將雲霧逼退了!

     

白霧揭開了這個破曉清晨面容

慢慢的,太陽將雲霧逼退了

        

陽光突然刺眼目盲,逼得寶妹翻下擋風玻璃前的遮陽板嘀咕:〔什麼怪天氣啊!〕
〔美!太美了!〕我迎著刺目朝陽歡呼大自然送給我的驚喜.
  
含著這份欣喜,七點四十二分抵達 68 公路終點 Salinas.之前我對 Salinas 完全無知.但是在這小城驚慌迷路四十分鐘後,我對 Salinas 的猜測認識是:這本是個農業小鄉,因為新建了一個機場,使一號海岸公路最美路段經由這個機場產生了便利與最大的商業契機.使得 Salinas 小鄉也不寂寞的開發造橋,趕緊延伸與高速公路的交會點.
  
所謂計劃趕不上變化,黑霧魔爪又追上我們.我就在濃霧迷濛的晨間看到這兒修路改道,那兒拓寬繞道的指標轟炸下迷路陷落了.而且這種始料未及的變化衝擊是手上地圖無法預知的,使得我的小天使寶妹導航系統也徹底失靈無效.
  
因為國土面積廣大,舉目四望都是無半個人影的大片有機生機農田;進了市區又因時間過早店舖未開門,想找人問路都困難重重.最後,我找到個生技工廠,外頭有兩位工人模樣似在閒聊.我迅速停車暫借問:〔如何上 101 ?〕一分鐘後,他們的答案解開了我 Salinas 的迷霧惡夢.我安心上了 101 往北.  
    

  
到舊金山必出亂子
 

Jack in the Box 上廁所

馬不停蹄的繼續往北飛奔

          

為了追趕在 Salinas 因迷路多餘耗費的時間,上了 101,在安全範圍內我盡力的超速狂飆.說來好笑,如果不迷路照車速行駛,我現在可能是堵在上班慢速塞車陣中.但因為迷路,躲過了塞車時段,一切順暢易行,僅在接近舊金山機場以三十英哩時速緩行走了約十五分鐘.
  
十點二十五分,順著指標下交流道進入舊金山市區要接上往北的 101 又再度碰壁!怎麼搞的?每次進舊金山必出亂子!上次為了廁所出亂,這次更莫名其妙!只因為我看到一輛亮黃拉風雷鳥跑車很漂亮,意亂情迷的亂跟,亂開,亂跑,只為了多看她的倩影,就全亂了套!
   
十點五十五分,被我搞亂的寶妹導航系統終於找到正道指引我上了北向不需付費的金門大橋.橋上充滿了各國遊客到此興奮的情感.
   
自從公司搬入台北 101 大樓後,每日下班所見就是:對他國必訪景點的尊崇與到訪後膜拜留影的觀光客.每日看著觀光客的興奮已視為理所當然的同時,現在我也成了旅客之一,動情的行駛在金門大橋上.這是我第四次走上金門大橋,但這一次讓我看到金光燦爛,不再躲於雨霧中的金門大橋.

   

亮黃拉風雷鳥跑車很會勾引我的目光

金光燦爛,不再躲於雨霧中的金門大橋

      
        
讓我想睡的 101
     

過了金門大橋,北上的 101 景色有些失色單調,加上 Santa Rosa 附近有拓寬工程,車速一下子掉到了三十英里,開著開著,令我想打瞌睡了.我不斷在睡意正濃時猛加速的趕超過幾輛車來提振精神.這種效果不大,沒有變化的道路會讓人越開越想睡.我遂注意起路上的"屍體"
  
台灣的高速公路上偶會看到流浪貓狗慘死輪下的屍體.但這兒很奇怪,我見過鳥屍,松鼠屍,鹿屍,更見過一隻有如馬或牛般大的屍體,躺臥在車道最內側靠分隔島處.就是沒看到貓狗屍體.可見美國真是貓狗天堂!
  
我就靠著這些屍體以打消睡意的開到十二點五十分,在 Cloverdale 最後一個出口下了讓我想睡的 101 高速公路,轉接上往西的 128 公路.  
    

  
九彎十八拐的山林路
    

走上 128 整個景致一變,原本淡黃枯燥的公路,被蔥綠濃樹取代,兩線道的山路就在一片綠油中彎彎曲曲,上上下下.我看到這路心裡就興奮極了!飆山路絕對不會讓人想睡覺.我樂得加油猛飆,方向盤左右打得快活,將後車甩得遠遠的.
  
這種飆車快意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太多角度過小的彎道被限速在二十五英哩,我以七八十的速度這樣飆法,久了我不禁會擔心煞車片過熱而引起煞車失靈.更何況這種路還要走上一個半小時呢!還是乖一點,少踩煞車,多用引擎煞車吧!
  
有了這顧慮的同時,我們竟脫離了山路,進入有行人出沒的 Yorkville 小鎮.緊接著 Anderson Valley 寬廣平坦的鄉間路,彎道成了偶一點綴,兩旁則是滿滿成排的葡萄園.加州的葡萄酒產區除了聞名世界的 Napa Valley 外,還有 Sonoma Mendocino.這三大產區幾乎都在 128 公路附近.而今早剛離開的 Carmel 山谷也成了小酒鄉般!大約是這十年吧,美國人開始關注葡萄酒的種植與釀造,幾款知名酒也頻頻在國際間獲獎,使得加州中部葡萄園的種植地如此之廣.不過在氣候上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色:早晚冷,到了正午豔陽高照,一日的溫差極大.  
    

  
給你最精彩驚奇
  

宛若"綠色隧道"高聳入雲的紅杉木

 

Anderson Valley 路寬又直,顧慮有行人,我卻不敢飆車了.在睡意漸漸又浮起之際,過了 Philo,道路又變成窄小的兩線道,路旁景色又稍稍改變了.首先我注意到的是此處的綠樹不像初入 128 時的"平凡"樹種,而是高達有五層樓高的杉木.而且隨著車子行進,樹林有越來越茂盛濃密的趨勢.
    
緊接著,我闖入了...闖入了...用"綠色隧道"根本不足以形容我們的所在,我們闖入了紅木叢林.那壯碩挺拔,高聳入雲的紅杉木,以鋪天蓋地之姿,將陽光橫阻在上空,使得在它庇護下的我們,如在黑夜行駛般,僅見到幾許稀疏透出的光線,更讓這片森林充滿一股神祕幽靜的氣息.需要幾千百年的歲月,才會成就出如今這片紅木的恢宏風采?我不禁油生出對大自然最敬畏崇高的感動與震撼.
    
在此偉大自然的洗禮下,別說飆車!這根本是一種冒瀆行為.於是,遇到後方有車,我還主動靠邊讓他超車先行.自己則繼續貪看這些高大驕傲又沉靜美麗的紅杉木,緩慢龜速駕駛.

      
      
重回一號海岸公路
    

從舊金山到 Mendocino 夢得昔諾有兩條道路可選擇.一是取道一號海岸公路,特色是一邊是海,一邊是山壁,景觀壯闊驚險,全程雖需費六小時,但其沿途景色不會教人失望.另一是如我選擇的山路,由 101 128,其過程上述十分詳盡,共需車程三個半小時.當初會選擇山路的主要原因是:一號海岸難走難行是出了名,八年前自身已體驗過此道路的中段路程.但只要景點夠美,再難行,只要沒走過,我都有勇氣嘗試.重要的是行前的一段話語:一號海岸公路最美的路段在 Carmel Big Sur 之間.
  
既然最美的一段已被我走了兩次,略為遜色的路段又十分難行下, 讓我不易提起挑戰心理.而更重要的一點是到 Mendocino 的海線幾乎全線只有一條路.也就是說一旦你走上一號這條路,就必須勇敢努力的走完六小時,無法折返回頭或另尋替代道路.這兩個重點讓我決定到 Mendocino 或離開,都使用 128 這條道路.
  
倚傍著 Navarro River 的流水潺聲,身染紅杉木芬多精氣息,咱們在暗無天日的山道中悠遊享受最純真唯美的道路氛圍.下午兩點十分,紅木像冬日親手揭開覆蓋的冰雪,將陽光大剌剌的送回眼前,讓我們從叢林回到久違的人世般又再度體會暖陽的光明.回頭眷戀的向古木參天的杉林送去臨別不捨的回眸.我們到了 128 號公路終點,接上了一號海線.
  
一路伴隨的 Navarro 河流竟也在此感傷時刻,用另一種變幻形體的模式向我們道別.Navarro River 就如 128 公路併入一號公路般,小小河流在廣闊出海口區四射流竄外放,原有的拼搏精力突然被海水吞噬,而無力的在海岸邊小沙洲上苟延殘喘.被河水牽扯帶下的枯木敗枝,更以完全挫敗,卻仍昂然挺立在沙洲上來表現它生命中最後一刻的最美姿態.
  
這一路行來,有無聊高速公路催眠;有山路彎道飆車刺激;有平廣山谷但小心行人的驚心;有紅木森林的激情感動敬畏... 128 號往西路段可謂為一段毫無期待,卻精彩連連,驚奇不斷放送的美麗難忘之路---這是指心靈視覺領會上的享樂.身體上的承受如何呢?
  
接上一號公路行駛十五分鐘後,我的體能似無以為繼的靠路邊一停,對寶妹逞強的說:〔好美!妳看那鳥!那房子!快下車取景拍照!〕把她趕下車後,我強撐著拿起地圖探看那該死的 Mendocino 到底還有多遠?是否可讓體力不支的我在昏倒前抵達?
      

昏了頭的 Samyoyo 不知 Mendocino 就在前方不遠處

         

頭昏昏,腦脹脹的我,面對地圖也無法比擬出實際里程與車程,我只好告訴自己:〔再撐半小時!半小時絕對到得了!〕但半小時到不了怎麼辦?讓寶妹開車嗎?不行! 101 還勉強可讓她開,一號公路讓她開,準讓我睡意全消,還不如自己開!就這麼決定!再撐半小時!撐不過就找家餐廳吃中飯.
  
吃中飯??!!這時我才發現:兩點多了!為了趕路,竟連中飯都忘了吃!難怪我會呈現近乎無力崩潰的邊緣!  
    

   
投向溫暖的家 Sea Rock Inn
    

〔拍完了!〕完成取景拍攝的老妹將車門一關.意思就是:〔上路開車啦!〕
〔嗯!〕我發動引擎上路,心裡默唸:再撐半小時!
  
天助我也!不用半小時,僅僅三分鐘,我就抵達"夢裡記憶昔日諾言"的小鎮---夢得昔諾!左轉再右轉,前行五百公尺, Sea Rock Inn 的店招像異國遠途中的熟悉親友,招手歡迎疲憊的旅人.我的力氣只夠在 Sea Rock Inn 門前停好車,對老妹說:〔你進去辦 check in 吧!〕語畢,我不顧一切的癱在駕駛座上.

     

漫漫長路終於抵達 Sea Rock Inn 

 

大約五分鐘吧!老妹辦好入房手續,走回車旁對我說了一大堆話:〔...他們真的給我們景觀很棒的房間...妳要右轉進去穿過樹道,車可停在家門口...芭芭拉有很多資訊,她人很好,想認識妳一下...我們來得正是時候,現在是電影節慶...〕
  
我好累喔!聽了這一長串話,我只抓到一個重點:有個櫃檯人員八成叫芭芭拉的小姐,為了民宿住客是否為良民?要和我聊聊,驗明我的身份,以檢視住客是否危險?
  
累歸累,我仍然很配合的下車走入飯店櫃檯.因為她的顧慮,換另一個角度看,就是保障入住客人的安全.
  
一進入櫃檯見到同樣黃種膚色的芭芭拉,馬上拉近我與她的距離,我立刻開口道:〔很抱歉,剛剛躺在車上睡覺!因為我累壞了!妳知道嗎?今早七點我們從 Carmel 一路奔馳到此.〕 

      
芭芭拉一聽,臉色大變:〔妳一定累壞了!天啊!妳這一路經歷了多少累死人的曲折彎路! 妳們一定要早一點休息補眠!可選擇到這幾家餐廳外帶晚餐到房間享用.妳們的房間正好面對夕陽.〕
  
〔我以為一號公路難行!這一路行來才發現, 128 公路也不惶多讓!〕我氣弱游絲的說:〔早知 128 也不怎麼好走,我一定會計劃到 Mendocino 住上個兩到三夜才覺得夠本!可是既然來了,又是只住一夜,能否提供最超值回味的旅程建議?〕
  
Mendocino 正舉行為期四天的電影展!〕芭芭拉熱誠提供:〔妳知道有六十多部電影是在這個小鎮取景拍攝的嗎? Mendocino 平日非常淒涼冷寂,充滿不受歡迎的灰濛雲霧.但在電影鏡頭呈現下, Mendocino 可美得不得了.只有長住於此的人,才知道它的淒清冷寂與靜默. Anyway,趁著天氣好,陽光正大,我建議妳們從 Lansing St. 走到 Heeser Drive,這兒的海景風光很棒!順著路到鎮上的 Main St....〕芭芭拉在地圖上詳細指引我參觀路線.
  
謝過了她的熱情招呼,我繼續強撐的將行李搬入位於二樓的房內,坐在面向海景的陽台上靜坐.突然疑惑自己怎會累得如此,到底我是開了幾里路呢?拿出紙筆將英里換算一下,原來今天我開了五百零七公里,其中還有三分之一是多彎曲折的山路,難怪會累掉我半條命!但休息了約半小時,我又復活了!
  
〔老妹!妳聽到芭芭拉怎麼說的?現在豔陽高照,明天起床後,不知是什麼光景?有可能就是迷霧灰黯得令人掉淚的悽愴.所以就趁今天下午好好將 Mendocino 走透透吧!〕我拿起房間與車鑰匙的走到門外準備鎖門.
  
想玩!要玩!愛玩!就要永遠保持一顆活躍健康的心神與體力.只要有陽光映照,就能讓身心俱疲的我迅速起死回生.既然 Mendocino 很難抵達,一路行來我也到達了!但我只能在這美麗的小鎮停留不到二十四小時的時光,總不能將時間拋擲虛度吧!過往經驗告訴我,珍惜把握,絕不浪費旅程中的每一分秒!在當下雖苦雖累雖無力,但為何這個景點在你那麼疲憊的同時,你還願強撐到底呢?因為它值得!日後回憶起來,這份艱苦就會化為甜美回甘的記憶供你反芻回味.
    
         

      

Next to San Francisco  7          Back to U.S.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