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U.S. California ~ 2007.05.16 to  2007.05.22 

    

Tiburon 8

           

   

           

               

  誤闖美國威尼斯

         

    
很糟糕的一天
  

今天是 2007 年五月十九日星期六.從 Mendocino 清晨的雨中醒來,大概就註定這一天不是我的 Lucky Day!因為今日的行程路線事前我查不到,至今也沒問到正確走法!只好上路後亂走;亂闖,亂改行程;還差點超速被警察攔下;誤入黑人區;誤闖週末遊行塞車陣;最後,竟然還闖入了個免費酒會;酒會後,還看人家醉酒鬧事,警察抓人...當晚反省檢討才發現:一整天沒玩到!就是到處亂闖!我浪費了很糟糕的一天!
  
  
印刻 128 與警察抓人
  

在陰沉中,我們離開了 Mendocino,前往距離三百二十公里遠的舊金山.十點二十八分上了 128 公路.兩天裡走同一條路兩趟的好處是:因為熟悉,路變得好走多了.於是我使用另一種刻度方法將 128 紀錄下來.十點三十一分進入紅木森林.十點五十分入 Anderson Valley.十一點到 Yorkville 小鎮.兩分鐘後進入九彎十八拐山路.十一點四十三分脫離 128,接上 101 往南.
  
奇怪?昨天讓我開得要死不活的難行路,怎麼今天這麼好開?可能是精神好體力足吧!希望上了 101 不要又打瞌睡.
  
101
做為平日通勤上班的使用要道,總是很規律定點定時的出現塞車潮.週六車行在 101 上,馬上就感受與平日不同的氣氛.過往的車輛似乎都是輕鬆出遊玩樂居多.雖然如此,才開了十分鐘又顯無聊的我,正想飆它一下以掃除新成形的睡意.
  
在最內側的超車道才超過第一輛車,準備多超幾輛車再回到右側車道的我,突見到後方緊跟著一輛速度極快的 Toyota.我很討厭身後有高速車輛死咬著我,而且又在下坡彎道路段.當下,我馬上換到右側車道,想等他過去後,我再去盯追他.
  
我的讓道,令他立刻加速馬力往前衝去.我也迅速打下方向燈加速預備換道緊追他.突然,Toyota 的煞車燈亮了,我正前方車輛的煞車燈也亮了.前面明明沒狀況,怎麼個個急踩煞車?
  
順著下坡彎道右轉,我知道是什麼狀況了:路邊停了一輛警車,車旁的警察拿著測速儀器,對我比了個:"厚∼抓到妳了!"的手勢後,測速儀器往車窗內一丟,警察隨即跳上車,啟動蜂鳴器追了上來.
  
完蛋了!超速罰款多少錢?我記得違規停車罰兩百多,這還是八年前的規定!超速一定是貴上加倍!不知要不要上法庭...?哇∼∼∼!我的車速降到了四十英里,等著警車到旁邊來將我逼到路旁.越來越接近的蜂鳴器像把利刃,一聲聲切割著我的血肉,我還不斷想著要如何和警察瞎掰脫罪!
  
警車沒來逼我停車,卻逼向我左後方的一輛小黑車.原來我看到前方煞車,情況不對的同時,下意識也踩了煞車減速躲過一劫.反而讓左方的小黑車承擔所有過錯被逮個正著.
  
哇∼∼∼ 如中樂透般!我省下了一筆巨額罰款!
  
  
改行換道入黑窩
  

沒被警察抓到超速的一場虛驚,我似要壓驚般的下了交流道,加入每加崙 $3.479 的汽油.正值午餐時間,又去 Big John 超市晃一晃,本想買些果腹點心.但芭芭拉豐盛的早餐還未消化,實在沒有食慾的空手又晃出超市.
  
〔妹啊!我被嚇到了!〕在超市停車場上,我對寶妹開誠佈公.〔我不想再走一次類似 128 的彎路折磨.我也不確定如何到 Point Reyes,不要去了好不好?〕
  
〔好啊!〕寶妹很大度大量的說:〔反正美國行程由妳主導安排,妳怎麼說,怎麼走!但不去 Point Reyes,那今天要去哪?〕
  
〔去 Point Reyes 除了看海景,主要是為了吃蠔.這個目的很容易取代.我們上海灣大橋到 Ferry Building 內逛逛,找 Hog Island 大吃生蠔,怎麼樣?〕功課做得不夠,我還能模模糊糊提供寶妹一個大方向美好願景,她就無異議的通過了.我卻因為這模糊提議,付出三小時的浪擲.
  
因為要上海灣大橋,我們勇敢的從 101 轉接上火燒車斷橋事故影響的 580.反正 Paul 已告訴我哪裡不能行,我也瞭然於心.首先迎接我們的是壯觀的 San Rafael 大橋.可惜,我們走的是免費南下道.所謂免費就必須付出沒有景觀的下層車道的代價.讓我行過一趟,卻無法真實體驗它的壯觀.出乎意料, 580 順暢的車流與極少的車輛,多少會引人不安的以為走錯路?我就在以為走錯之下,莫名其妙的下了交流道進入有點"黑暗" San Rafael
  

壯觀的 San Rafael 大橋

沒有景觀的下層車道

    

San Rafael "黑暗"的第一印象是:黑人群聚!(我先說明:純是色彩描述,我絕對沒有種族歧視!)然後我在第一個加油站繞了一圈想找人問路,憑直覺,我不敢多停留,駛向另一邊反方向加油站內的雜貨店.
  
我無法具體描述這雜貨店的感覺,只能全憑直覺或第六感觀察:這兒是我還能掌握的危險區!若失控連自我都無法掌控,就有賴店主了.看看店主模樣:似墨裔又似印裔!不過看他很老大粗壯模樣的站在收銀台前,目光兇惡一副不好惹的大哥模樣.我就知道在這無自信的土地上,他是可倚賴的大哥.
  
我馬上倚賴的對他問道:〔我迷路了!怎麼上海灣大橋?〕
老大哥很熱心的給我長串解答.天啊!他的口音...半猜半想,我還是聽不懂!
  
他不管我懂不懂,突然凶惡的對書報攤前的黑小子破口大罵一大串我也聽不懂的話.看肢體語言猜測老大哥似要將黑小子趕出雜貨鋪.但黑小子不依,繼續在書報攤前瀏覽.老大哥只好又回來為我指點方向.
  
我終於抓住老大哥的音腔,覆頌一遍他的指引.這時寶妹將一支 Haagen Daz 冰棒推上收銀台,甜甜一笑:〔廁所在哪?我可不可以借用?〕
  
不要說印度阿三,看到她那笑容,我都可以一切 OK!果然老大哥面有難色幾秒鐘的說出幾句我也是半猜得知的內容:〔我不借廁所...既然妳們...好吧!去上吧!...不要說出去讓人知道...我們是不外借廁所的.〕
  
寶妹如願去上廁所,我卻要付 Haagen Daz 冰棒錢.聽力數學不好的我卻付錯錢,老大哥很誠實的告訴我:〔妳付多了,是兩塊錢加 50 cents.〕(看!我眼光不錯又神準!這大哥多可依賴!)
  
就在大哥忙著退錢給我的同時,事情發生了!書報攤前的黑小子走出雜貨鋪,從監視器內室中跑出另一位高大男子叫囂的追到店外,當場從黑小子身上搜出他偷竊的色情雜誌.
  
看著這一幕,老大哥感概抱歉的對我說:〔沒什麼好隱藏的!這就是真實的 San Rafael!〕他的口音難解,但這句話我竟完全聽懂!而且還聽出他話語間滿含對觀光客在此地第一印象如此赤裸難堪的無奈.
  
San Rafael 是有點可怕!〕我點點頭,誠實的安慰他:〔但是我遇到你!你是可依賴的好人!我妹妹上完廁所了.我現在可不可以也借上廁所?〕
印度老大哥揮揮手,一副:要上就去上,問這麼多幹什麼的表情!
  
年輕時,我最喜愛的顏色是白色與黑色.這種色彩偏見曾一度讓我的人生觀是非分明,非黑即白,沒有中間餘地,任性的就要分善惡.漸漸的,隨著年紀增長,我最喜歡的顏色仍是黑與白,但還多增加了中間平衡地帶的灰色.
  
  
假日不要開車進舊金山
  

這一天的海灣大橋因火燒斷橋事故的排擠效應,真正有影響的 580 車流順暢,周邊的 80 號公路卻變成一個大型停車場.整整塞了半小時,繳交四元過橋費才上了海灣大橋進入舊金山.迎接我們的是有活動,封鎖幾條幹道供人遊行的舊金山.
 

只有現金可別走到電子收費道

繳交四元過橋費

     

我在個個單行街道裡為躲避人潮三轉四轉,總逃不脫塞車陣.更別說還有餘力尋找車位停車逛街吃生蠔了.
  
在台北塞車塞怕的我,出國旅遊是要體驗不同氛圍,絕對不想再遇上塞車!像逃難般,一小時後,我跑到 Sausalito.上次來 Sausalito 也是週六午後,現在歷史重演的結果是雖然不塞車,繞了半天卻找不到車位可停車.我怎麼又在異地重溫台北找車位的惡夢?
 
            

〔我要離開這兒!〕被塞車,找車位搞得耐心全失的我快爆炸的說:〔今晚住哪?快!我們趕快 check in,看是玩飯店或休息或去吃大餐都沒關係,我就是不要再開車受氣了!〕
 

Samyoyo 為了找車位搞得耐心全失快爆炸的時刻,我卻記錄下 Sausalito 寧靜的一角

               

  
漂亮小鎮因酒瘋狂
  
Sausalito 101,一下子接上 131,我們往 Richardson Bay 的另一邊海水盡頭處前進,目標是與 Sausalito 隔海相望,知名度較不高的 Tiburon
  
這一路和緩的山道綠樹緊隨車身;另一邊是峽灣內的海水;舉目眺望可見天使島就像個天使般的在遠眺舊金山灣區的海面上頑皮顯現.我開車時易怒的脾氣在接觸大自然後,消失無蹤.
  
在國外旅遊的行蹤步履間,我益發感受到大自然輸送給我的不只是視覺驚豔,它不只讓我逃離平日生活工作壓力;更讓我深刻相信:人,還是要接近自然,體驗自然,生活在自然中,才能體會那種身心靈全方位的舒暢放鬆.
  
131
走到底,就接近海岸港口了.原本幽靜綠樹山林隱密的高級住宅構築出的幽靜小鎮,因為街道上遊人的增加,似增添了一些不同以往的雜音.那種夾雜歡笑喜樂狂放的雜音,似乎加入了一些陶醉的暈醺--- 不超過 15% 酒精濃度的醺然酒香,充斥在 Tiburon 的港口邊.
  
於是,我看到身著體面時尚衣著的帥哥美女;一家人闔樂群聚品酒者;更有身穿白紗禮服進行婚宴的新人們;一起共同在 Tiburon 舉辦的週六免費品酒會上,不需隱瞞個性,隨性放諸自我的大口品酒,大嚼起士.讓味蕾引領腦袋,碰撞出喜氣洋洋,充滿葡萄酒氣歡愉的聖宴.飲畢,杯子還可帶回去留念這一個臨海小鎮週末.
 
 

原本幽靜小鎮因為品酒會加入了一些暈醺

Tiburon 舉辦的週六免費品酒會

  

街道上的時尚男女

充滿葡萄酒氣歡愉的聖宴

People Watching

                 

初來乍到的我,因為來晚了;因為開車不喝酒的戒律,即使屬於開懷痛飲族群的我,也只能極為渴望的看著他們痛快歡享.
  
我也要!我也要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享受迷濛微醺!還有...大啖生蠔!
  
  
彷如威尼斯的水上飯店
  

據寶妹提供的資訊,我們在 Tiburon 所住的飯店是一座僅二層樓古蹟改建在海港邊,在夜晚可眺望天使島與舊金山夜景,名為 Waters Edge Boutique Hotel
  
從外觀門面,室內色彩,時尚感的火爐設計與使用備品來看,配上它故意外露的天花板木樑與明管顯露此屋宇改建的歷史風貌.走出房內的陽台往下看,就是海水.讓人彷如是在威尼斯的水上飯店.整體而言, Waters Edge 稱得上純樸不浮華豪奢,卻少了點幽雅氣息的 Boutique Hotel
 

我們在 Tiburon 所住的飯店

Waters Edge Boutique Hotel

   

  Waters Edge 建在海港邊,在夜晚可眺望天使島與舊金山夜景

              

營造不出幽雅氣息不全然是 Waters Edge 的錯.錯就錯在我們 check in 的當下,剛好是免費酒會結束時間.喝了酒的人,酒興一起,哪堪結束在"最美的微醺"時刻?於是一大堆"續攤"者群湧到 Waters Edge 隔壁,同樣有歷史名號,兩代經營,有臨海景觀餐廳與可放歌縱酒的酒吧於一體的 Sam's Restaurant.尤有甚者,醉酒者就從酒吧裡鬧亂打架打到了 Waters Edge 的門前.
  
此時的我,正坐在 Waters Edge Lobby Lounge,淺嚐各式起士,配搭它每日傍晚免費提供的紅白酒.像個隔岸觀火的平靜觀眾,隔著大片玻璃全程目睹這場出動警察人員成排警戒的鬧劇.
  

隔著大片玻璃全程目睹

警察人員在飯店門口警戒

  

飯店左邊的 Sam's Restaurant,因為"續攤"者眾,整個景觀甲板用餐區被擠得滿滿滿!

      

等到風波稍息,開胃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遂走出飯店左轉要進入 Sam's Restaurant 吃頓海鮮大餐.但裡面狀況還是亂成一團.我無奈的對門口高大的保鑣說:〔看這情況,我實在很不想進去用餐.有烤蠔可以外帶嗎?〕
   
〔沒問題!妳直走進去通過酒吧後,到餐飲區跟服務人員訂餐即可!〕保鑣指引我道路.
  
太亂了!厭惡人擠人的我,根本通不過酒吧區,就挫敗的折返!沒有烤蠔可吃,但是不能沒有青菜蔬果的我們,像隻饑餓的牛羊,跑到超市買了生菜沙拉,水果與礦泉水.決心在異地吃素過一夜.這時,最教我驚駭的是看到 S. Pellegrino 氣泡礦泉水竟然以三美元三瓶的特價在促銷!而拿在手上等著結帳的一盒生菜要價 3.99 元!最後我買了生菜與兩瓶 Fiji 礦泉水和啤酒.
  
走回飯店門口,看到 Sam's Restaurant 的亂狀似乎結束,對美味烤蠔的回憶,讓我無法抗拒的又進去外帶了半打.兩姐妹珍之惜之護之的將這烤蠔外帶盒輕巧護送到二樓的房內平放擺正後,我又興沖沖的到 Lounge 拿了兩杯白酒回房.
  
一切的佈置等待就為了這半打烤蠔!紙盒開掀的當下,我和寶妹對望了無言一眼!那場面就像見過江湖腥風血雨的人物,正想大開殺戒,但對手卻是位耍弄玩具槍的小孩!這烤蠔雖然夠鮮甜,但還是無法與 Monterey's Fish House 相比!哇!!!這讓我更想念 Monterey's Fish House 了!
 
  

傍晚免費提供的紅白酒

Lobby Lounge

這烤蠔...

  
無法滿足我對烤蠔期待的後果是九點半浴後,頂著濕漉頭髮頻頻在床上打瞌睡.
〔妳頭髮還濕濕的不准睡!〕寶妹拔高音調的叫醒我.
〔那我們來聊天檢討到目前為止,整個行程上是否有缺失改進之處!討論完,明天可以馬上修正更改.〕我拿出紙筆記錄.
  
檢討到十一點十分,寶妹不支睡著了!我突然像一尾活龍復甦,又無人可暢談下,配著啤酒與文字到十二點半才甘願熄燈入眠,結束混亂糟糕的一天.
   
     

 Next to San Francisco  9          Back to U.S.           Back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