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yoyo & Belinda's Travel

U.S. California ~ 2007.05.16 to  2007.05.22 

    

Point Reyes9

           

   

           

               

  追蠔之旅

         

    
水上飯店的早餐
   

Waters Edge Hotel
的房價含早餐.只要在前一夜將點選的早餐菜單卡掛在門外,第二天服務生會在你指定的時間將早餐送入房內.聽來很浪漫,但可點選的東西大多屬於偏冷的麵包,完全沒有熱騰騰現做的內容.唯一熱的是咖啡與茶.讓我對這頓早餐蠻失望!
  

Waters Edge 的房間

浴室使用 AVEDA 產品

飯店走道一隅

    

載浮載沉的都會幻影

飯店特別規劃的觀景台

Waters Edge 的大陸式早點

    

飯後漫步於此鎮靠海的老街道,少了昨日的紛擾混亂, Tiburon 展現了它真實寧靜,頗有歐風幽雅的小鎮風味.放眼往海面眺望,舊金山在海霧中似座載浮載沉的都會幻影.將眼光再往回收攏,眼下近距離的港口停靠了許多富豪的私人遊艇,似是與對岸都會幻影交錯成一體.
  

昨日熱鬧的水上餐廳,今晨換得寧靜

近距離的港口停靠了許多私人遊艇

     

  Tiburon 展現了它真實寧靜

歐風幽雅的小鎮風味

      

對早餐失望;對昨晚的烤蠔失望,讓我看什麼都成了幻影,只有腳下踩踏的老街石磚地是真實的.我知道我想追求的是什麼了?我要彌補昨日糟糕行程!我要吃生蠔!
  
走回飯店抓著櫃檯人員問:〔我想到 Point Reyes.請告訴我,這條路像 128 公路一樣曲折多彎嗎?〕
  
128
的曲折多彎似乎蠻知名的,櫃檯人員很瞭然的說:〔不!它不會像 128 那麼多彎道!〕
 
我一聽,馬上認真探問起這條在行前老是搜不到詳解指引的道路.之後,我像找到目標般的迅速收拾細軟,邊對老妹說:〔昨晚我們如何檢討行程缺失的?既然有錯,又有挽回機會就別錯過!本來今天要去 Napa,但我決定今天早上到 Point Reyes.中午在 Marshall 吃蠔當午餐,下午再去 Napa,怎麼樣?〕
 
有了 Monterey's Fish House 的烤蠔經驗,加上昨晚失望的烤蠔.讓寶妹知道真正美食也不是隨處可及!反正累的是開車的司機,她又可吃到美味烤蠔,當然無異議通過.(Waters Edge 官方網站  
     

   
美食的勾引力量
   

有時認真的想想:口慾舌間對美食的追尋與其潛藏的勾引力量真的是洶湧巨大,足以令人不顧後繼旅程里數遠近的行程更改,只為了要一嚐回味中的美麗點滴.我們這次在美國後半段的行程亂成一團,歸咎其主因就是為了 Monterey's Fish House 的那盤烤蠔.連吃生蠔習慣的我,都如中蠱般的在旅途間漫不經心的胡改行車路線,就只為了要吃蠔.硬生生將這段旅遊,無怨無悔的長途繞路駕駛,變成一場人來瘋,失心症的"追蠔之旅"
 
Check out
後,由 131 接上 101 往北,在 San Rafael 下交流道往西尋找 Sir Francis Drake Blvd.
 
習慣了美國的大小公路皆以數字號碼為名,這條紀念以自己的船隻航行全球,而被譽為英國最偉大航海家為名的 Sir Francis Drake Blvd. 讓我很疑惑這到底是怎麼樣的公路?又與 Sir Francis Drake 有何關連?
 
早在 1579 Francis Drake 是第一位以航海家的身份發現此地,並為了要維修船隻,曾在 Drakes Estero 停留了約五星期.在這段期間, Francis 探索 Point Reyes 整個半島的海岸與內陸土地,並與當地原始族民 Miwoks 和平相處得到不少幫助.當 Francis 要離開時,他將此地命名為: Nova Albion,其意為"新英格蘭".因為此處的景致令他想起英倫海峽中的 Dover 海港.
 
為了尋找 Sir Francis Drake Blvd. ,下了 101 交流道,因指標不明,我們又迷路了.我只好將車停在這兒人煙商店稀少的路邊,待一位跑步者經過就被我們逮住了!慢跑者心地很好,也深具道路駕駛經驗的欲將路線全盤托出的告訴我:〔妳可往前行,然後左轉到底是第三街再左轉.或是妳直接調頭往前路口右轉再直走到底左轉 ,順著路走...〕
 
我瞇著眼搖搖頭說:〔我記不起來!〕我已經被他的左轉,右轉,調頭,右轉全搞昏了.〔我等下會調頭迴轉,你告訴我這條路怎麼走就好!〕

照著他熱心的指引直行右轉到底沒路,就左轉第三街.順著路走下去經過一個迷你小鎮,在爬上山坡時,若見到路旁有高爾夫球場就表示走對路了.我就靠著這位在路旁跑步的好心人,死背他給我的
tip.走上了這條路.
 
其實 Sir Francis Drake Blvd. 是條讓我很難歸類的道路.高速公路有高速公路的模式;省道有省道的樣貌;產業道路就該有產業道路的窄小模樣;景觀道路就該有它應有的風華絕色.
 
一路車行 Sir Francis Drake Blvd.,它充滿我上述所有公路的樣貌,卻完全均等分配各個特色優缺點,讓我很難將它簡化歸屬為哪一種道路模式???只能說:想看居民小鎮;想享用低廉油價;想在綠林彎道中飆馳山道;想看山丘林壑間有高爾夫球場;更有一段小一號的紅木區讓我重溫昨日的紅木林;想看蒼茫一片風吹草地見牛羊的大地曠野;這一路交雜著豐富景觀的視野,讓我見識到不標號碼的美國公路是以何種風貌展現其不同公路之旅的自然多變內蘊.
   
     
世界的盡頭
   

車行五十分鐘後,抵達 Olema 小鎮接上了一號公路.我們馬上被一間漂亮的小民宿 Point Reyes Seashore Lodge 吸引,入內參觀拍了一下照片.之後,因為功課做得不多,手上沒精確地圖,到這兒也不知該怎麼玩?趕緊跑到 Visitor Center 去臨時抱佛腳.
 

漂亮的小民宿

大廳裝飾

後院更令人驚艷

  
從一號公路左轉進入一個彷彿是沒有牛羊,也見不到人家的放牧農場地, Bear Valley Visitor Center 就位在一個小坡上.下了車,強烈的勁風一吹,讓我差點連車門都關不上.遊客們下車後第一個標準動作也幾乎都是拉高外套拉鍊或是將自己外衣包裹得更緊.
 
才走到中心門口,我就對門口的一張告示失望極了:今日因風力過大,安全考量下, Point Reyes Lighthouse 不對外開放.
 
唉呀!寶妹為了要爬幾百個階梯的燈塔還特別穿上了球鞋.這下她可鬆了一口氣!我卻洩了一口氣,連開車去燈塔的四十分鐘路程都不感興趣了.其實來到這個自然受到保護的半島區,有許許多多的健行步道可供人細細體驗當年 Francis Drake 探索的樂趣.因為此處幾乎保留它的原始樣貌未多做開發,使得礁湖區群聚了許多鳥類,是愛鳥賞鳥族不可錯過的地方.到了冬天雖低溫寒冷,但在這兒卻能賞鯨.而 1906 年發生的大地震,也震出了與美國本土分離的 San Andreas 斷層.這可能是與 Francis Drake 當初所見唯一最大不同的改變.
 
這麼精彩的地方,我卻因沒作功課,唯一做的功課是爬燈塔,偏偏燈塔關閉.時間上也僅夠我們吃一頓新鮮生蠔,下午又要趕去 Napa 了!唉!
 
不想再趕行程了,我們就順著一號海岸公路;倚著左方,海水奇異怪誕的暗藍近乎灰黑不美麗色澤的 Tomales Bay;沿著右方的廣漠草地的國家公園往北的 Marshall 小鎮前進.這一路行來,大概因為景色不教人有驚豔的感動,絕少看到車輛或遊客,讓人彷如車行在離群索居,猶如世界盡頭般的孤獨衝擊.
 

Tomales Bay

車行在離群索居,猶如世界盡頭般

             

終於,車行約二十分鐘,暗色海岸邊出現了幾間建構在海上的人家.我疑惑他們在這片孤單的海岸如何生存的同時,成排的車輛停靠在這戶人家門前.我赫然發現 Tony's Seafood Restaurant 的店招.這不就是我追蠔之旅的所在嗎?  
  
  
永難忘懷的烤蠔
   

Marshall
是個以養殖蠔類聞名的小鎮.在舊金山赫赫有名的 Hog Island 野豬生蠔就是於此養殖.舊金山灣區甚至有一日遊到 Hog Island 產地吃新鮮生蠔的行程.但我們既然靠自己走到這麼鮮少觀光客出沒的地方,總想更深入,更真實的品嚐一些當地人的選擇,以獲得更近距離的體驗比較.
 
還未走入餐廳,我就被門口告示的營業時間嚇到!它竟然只營業每週五到週日三天?!幸好今天是週日!否則以我行前模糊亂作功課來看,可能一路辛苦行來卻碰上餐廳不營業!那絕對會讓我在店門前崩潰號叫打門!
 
入了餐廳直直走,在桌桌都有人的狀況下,我們直走到盡頭接近燒烤區才找到了一桌空位.不管它臨不臨窗邊海景;不管是否燻烤味濃,趕快坐下佔桌是為上策!坐定位了,再舉目四望,咱們兩姐妹完全像是混雜在美國社會般.唯一不同的是我們的攝影器材洩露了我們觀光客身份,而與其他人有了不同分際的隔閡.這也證明這家餐廳多受本土人愛戴.
   

不囉唆!我點了盤烤蠔與半打生蠔,配上一碗 Cioppino 義大利綜合海鮮湯,再來個家居手工起士蛋糕.吃完這餐, Point Reyes 的追蠔之旅應該沒有白來了.
 
事與願違!起士蛋糕因為昨日生意爆滿賣完了,商家太累之下,今天無力現做,無法供應.這好像是齣在旅程期待中總會持續上演的連續劇.端看你執不執著,發不發狠預備上演續集好戲?要嘛!多年後再度重返,一圓其缺憾囉!
 
我相信一切不需強求的緣份觀念下,已經蠻能適應這種旅途小缺憾.首先當下就是尋求替代品;不然,就是隨意念放任的去懷念思念想念它,並支撐自己努力存到資金足夠,假期也夠,屆時就可重返實現撫平其缺憾.最重要的是緣份到了,就吃得到!否則千里迢迢一趟來,緣份不夠就是吃不到.
  

沒有起士蛋糕,沒關係!我的重點是蠔!蠔!蠔!(Monterey's Fish House 的六個烤蠔怎麼讓我瘋成這種狀況?)
 
烤蠔上桌了!菜單上的烤蠔明明註明四個,但我們的烤蠔盤卻有五個?!怎麼回事?
 
〔我剛剛對燒烤的店主微笑打招呼,他明眼一看就知我們是觀光客,大概在做國民外交吧!〕我自信的對老妹解釋完,又不自信的舉頭一掃:〔可能他給我們的蠔比較小,覺得虧待了我們心裡不安,多送一個吧!〕
 
〔那我們怎麼分?打架嗎?〕寶妹一副為了烤蠔要和我吵架的模樣.〔他不會看看這桌坐了兩個人,多送一個是什麼意思?要送也要送兩個才有誠意嘛!〕
 
〔既然分不平,多的那一個就妳吃吧!反正我比較愛吃生蠔,熟的我還不想吃呢!〕真相是此店頗富當地人口味,烤蠔上塗滿了蕃茄醬,讓新鮮烤蠔的鮮甜被醬料蓋過了,令我比較期待生蠔!
 
再上來的半打生蠔就讓人欣喜多了,形體小歸小,但十分鮮美,只可惜沒有 Monterey's Fish House 的烤蠔來得碩大,吃來總缺少些豪氣式的過癮.至於 Cioppino 裡的各色海鮮真是料多實在,配上蕃茄醬汁的濃稠與蒜味,表現出濃濃的義大利湯品特色.這一餐含小費共四十三美元,不收信用卡,只收現金.
 

  Tony's Seafood Restaurant 

烤蠔上塗滿了蕃茄醬

令我比較期待生蠔

      

Cioppino 義大利綜合海鮮湯

餐廳靠窗有海景可看

            

吃完這一餐,讓我更想念 Monterey's Fish House 了.我對老妹說:〔妹啊!在美國的最後一天,我們再殺到 Monterey 吃烤蠔好不好?〕
 
寶妹瞪了我一眼:〔行程一改再改,妳受到的教訓還不夠多啊?就為了烤蠔,妳甘願像瘋子一樣開車百里趕路很樂是不是?我們今晚住 Napa,現在卻在太平洋沿岸邊,妳打算幾點到 Napa?我 Napa 訂的飯店是這次所住飯店中最貴的!妳這樣亂跑亂玩,預計傍晚天黑才 check in,然後又怪我飯店訂太好,無福消受白花錢.我倒覺得妳自從成了無車階級後,每次出國一開起車就像個神經病!里程數開得越多,繞的路越遠,妳反而很享受.妳現在就先給我趕去 Napa 看看!〕
 
理智的寶妹這次投下了反對票是正確的!為了烤蠔,我們的行程亂了兩天,連帶的也壓縮了遊覽 Napa 酒鄉的時間.不得已,再度趕路囉! 

     

   
放大的擎天崗
    

上路沒多久,我們即右轉上山走上另一條沒有數字,道路寬度真如台灣的產業道路般窄小的彎曲山路.不知是不是已經受過 128 公路的高度艱難挑戰,一副百毒不侵,逆來順受的任其大自然給我們什麼,我們就認真體會的心境去探看深入前方景物.此處放眼望去是一山接著一山猶如波浪般的牧草地,這景致彷如放大上百,上千倍的擎天崗大草原.加上人車稀少,幾乎只有一些熱愛運動的自行車騎士同行.讓我很輕鬆愉快的駕駛在這條叫做 Marshall-Petaluma Road
  
我們像個冒險淘氣的小孩,在 St. Helen 教堂前拍了張照,就隨著教堂後方一條雜草茂盛的小徑攀爬到頂端,為咱們的冒險行為留下一張極滿意的照片為證.
 

碰到美景就停下車來

St. Helen 教堂

小徑攀爬到頂端的美景

     

再次上路,順著無人道路上上下下,蜿蜒曲折的在山林草原中開懷馳騁.到了 Wilson Hill Road 交叉點,多了一條到 Novato 的路.因為要去 Napa,我遂放棄 Petaluma,改走 Novato Blvd. 於下午兩點半接上 101,轉接 37 再接上 29 號公路.路途又回到單調,無多變化的高速公路上.
  
數大便是美!這一天, Marshall-Petaluma Road 猶似放大的草原極景呈現的寬廣壯闊,是我們追蠔之旅中難忘的意外美麗回憶.

     

草原極景呈現的寬廣壯闊

平靜無人的道路是我們意外美麗的回憶

       

 
      

  Next to San Francisco  10          Back to U.S.           Back Home